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89章:无形气环(求订阅求票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章武剑仿佛诞生了智慧和灵性一般,引导着叶凝简简单单几步迈出,随意做出几个姿势,却是正好的应付住了石之轩。

  下一刻,叶凝握着章武剑的五指微转,一记记迅疾绝伦的神妙剑法,一步不差的斩向石之斩,任他的幻魔身法如何的变换,也躲不开叶凝心灵的锁定和剑光的追踪。

  石之轩的身影迅捷如鬼神,一道道身影层层叠叠,约摸几十有余,将叶凝围困在正中心,或是掌刃或是指剑,或是拳枪,或是刀腿……

  此刻万象纷呈,战况一时之间对叶凝不利到了极致!

  剑气如虹!

  章武剑在叶凝的掌心如被握住了七寸的毒龙,此刻张牙舞爪,四横挪移,转瞬间遍及八方。

  一道道剑影,却是将石之轩那快如鬼魅的凶残手段,没有丝毫疏漏的一一抵挡下来!

  “好!出手若闪电雷霆,变招似叶落随风,掌握的时间分毫不差,不愧是敢杀石某人部下,让石某亦要亲自出手格杀的人物!”

  石之轩自那一缕黑烟中忽然传出了一道深寒冰冷的话语,其中竟充斥着些许惊讶与森然之意……

  在以往之时,邪王石之轩的幻魔身法之名,可谓是名震天下!

  石之轩虽然仇家遍地,可倚仗着这门奇功,这天底下无论是四大圣僧还是三大宗师之一的散人宁道奇,又或者黑白两道,却也无人能够奈他如何。

  幻魔身法,这门武功既以幻魔取名,自然说明此功不但长途奔袭速度极快,在方寸之地中更是变幻莫测,无人能及,是故号之曰幻魔!

  然而在此刻,在这以快对快较量速度的对决中,幻魔印法虽然没有落在下风,却也被人找到了应对方法,这对于石之轩而言,无论是此刻的战斗还是以后的战略地位,都是极其不利的!

  ——特别是掌握着这个方法的人,还是一尊正道大宗师!

  石之轩心中杀机迅速增至史无前例的巅峰,不过他的身体却仍是遵循着刺客定律——“一击不中,远遁千里”。

  在连续两着失败之后,石之轩身体滴溜溜的向后一转,随即袖手一推,一连三枚充斥着石之轩一身魔功精华的圆环,便分别向着章武剑、叶凝的六阳魁首、双腿套去。

  气环游行之间,不断吸取天地间的精纯元气,甚至于在二者交锋之时外泄的气环,也在这气环吸取范围之内!

  章武剑轻点,连续三道剑气随之而出,向着那三道气环劈砍而去。

  锵!

  剑气与气环交击,竟发出了有若实质般的声响,双方碰撞些许光阴,相较之于气环,最终还是剑气之锋利更胜一筹!

  那一道道剑气渐渐的没入到了气环之中,只是那剑气继续深入气环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小,反而不断有剑气被气环融入自身之循环之中,不增不减,不罢不休。

  叶凝轻咦一声,似乎也在为石之轩这集一身武功之大成的招数,而感到惊讶。

  不过,也仅仅只是惊讶而矣!

  章武剑在这一刻,仿佛诞生出了自己的灵性与智慧,自动的叶凝莺的掌心雀跃着,划出一道道曼妙的弧线,诠释着力与美的极致奥秘。

  直如海底捞月一般,章武剑轻轻一弹一窜,竟是将这三枚气环几乎同时套入长剑之上,随后,剑身轻轻一抖,便宛若苍龙抖鳞。

  长剑之上的每一个角落,剑尖、剑刃、剑身俱都化作鳞片,不断与气环发生时速诡异万变的摩擦,自气环之上的每一处同时消耗着其中的力量。

  砰!砰!砰!

  不过须臾,在那细密而又锋锐的“抖动”并不断壮大之时,终于,那一个个气环被撑大到极致之后,轰然炸裂!

  石之轩的魔功和叶凝先前被那气环容纳的剑气,在这一刻同时殛爆,卷起起一阵阵烟尘,深深没落大地之中。

  呲!

  下一刻,石之轩体内的生气,在不死印法的转换下,化作无穷的死气,容纳于一根食指之中,此时此刻他并指如枪,在自身那如鬼魅一样的身影的推动下。

  这一根手指如枪般挺的笔直,但却并不是枪,而是一把匕首!

  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人

  石之轩的那一指在他的“刺客之道”上面凝聚的结晶,亦是真正的、属于他的“刺客之刃”,此匕一出,于刹那之间人更刺破空气,带出了一道尖锐的鸣叫。

  石之轩的这一“匕”,仿佛突破了空间的限制,上一个刹那它距离叶凝还有一段距离,可在下一个刹那,它便直接出现在了叶凝的眉心之前……

  甚至,就要刺入他的眉心!

  同时无尽的死气,推动着这一把“匕首”无坚不摧,无物不蚀,虽还未刺入叶凝的眉心之中,但种种幻象却已然侵入他的脑海,血腥而又残酷!

  面对如此死局,叶凝依旧不慌不乱,区区幻境,被他之道心轻易击破,旋即他将头微向后移,同时五指微屈。

  双手如繁花盛开一般缤纷缭乱,转瞬间变换无数手形,凝成一印:

  “临!”

  临者,乃是明天地所在,悟万物本来,人如其中全三才之意。

  此刻此印被叶凝结出后,却又有了崭新的变化,在道家不秘之传,六甲秘祝的效用下,叶凝先是与这天地融为一体。

  随后却只见他的双目之中暴涨出寸许眩人的紫光,仿佛是道家至圣的氤氲紫气。

  下一刻,以叶凝为中心,整个与他融为一体的空间,随着他心中的强大意志,不但将石之轩打落天人合一的境界,更是挤压着、推搡着他后退!

  这一刻,仿佛空间自他的躯体之外,向着四面八方不断扩张膨胀,已经快要刺到叶凝眉心之上的那一根漆黑手匕,此刻也不得不随着这空间的扩张和膨胀,弹飞而去,向后划出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

  “好!好!好一式道家九密,好一个道家大宗师!”

  不知喜,不知怒,一缕阴气森森深的声音,自黑影向外飘出,随即向后弹飞的黑影借着那一股余力,石之轩身形微转,

  却是瞬间如再不受到地心引力的束缚一般,向后横空挪移,即便是章武剑在这一刻都追之不上,只能任他消失于黑暗深处!

  ……

  一间广袤、富丽、堂皇,彩塑金装,建成之日距今绝不超过十年的道观之内,香烟缭绕、香火如云,无数信徒来来往往,进进出出。

  在这道观中的某一间清净大殿内,有两道人影此时正相对而坐。

  “歧道友可知,这些时日以来,咱们所盯住的佛门宗师,已经有不少在无声无息的向着巴蜀之地靠近,看这样子……他们似乎是在准备截杀贵派的青玄大宗师呢。”

  一身灰袍灰发,身材高大的道人独立于一座大殿之内,予人一种无比稳重之感,就好似一尊巨人撑起了这座大殿一般,给人带来极大的安全感。

  “无妨。”

  与灰袍道人相对而坐于一案几之后的歧晖,唇角勾起了一丝冷笑。

  自家师弟究竟有多么妖孽,多么变态,自己可是深受打击,在歧晖眼里,自家师弟就仿佛是一座无底深渊,背后究竟还有何等手段,除非他自动展现出来,否则无人能知。

  不过不论如何,佛门那些秃驴准备的手段,或许有可能伤得到普通的大宗师,但自家师弟这等已经开始参悟地仙大道的存在,绝对不在其中!

  佛门的下的这一步棋之臭,恐怕到时候、等消息传出来后,会让他们亏到哭!

  心中思及此处,歧晖唇角勾起一抹畅快的笑意,继续着先前的话题道:“梵清惠此人,当真罪该万死,她简直是我大汉民族的罪人!她所谓的胡汉大融合之抱负,更是其心可诛!”

  灰袍道人心中微动,歧晖此刻有如此之神色,显然是并不将佛门手段放在眼里……看来那位新晋大宗师,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远远深不可测啊!

  心中这般想着,那灰袍道人口中却道,“道兄又不是不知,胡教本是外来教派,又非我中原所出,若不祭出民族大融合这等冠冕堂堂的言辞,又何以能在中原扎根?

  若非自五胡乱华以来,汉人势力大衰,胡人势大,这天底下又何有佛门大兴之基,以至于今日成为咱们的心腹大患?”

  歧晖闻言,不由一叹道:“陈道兄所言不差,当年五胡乱华时,北方汉人只剩下百万!即便是北方衣冠士族也不得不和胡人通婚,保存血脉,几百年下来,胡法大行其道,令人叹惋。”

  事实上,当年佛门势力盛行绝不止这一个原因,其中错杂,即便是三天三夜也说不清楚,不过无论如何,佛门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绝不光明。

  谈及此处,歧晖神色稍稍低落了些许后,再度愤怒了起来,“当年在五胡乱华之时,我汉人被那些胡人视作两脚之羊,以鼎烹食,若非武悼天王横空出世,恐怕我汉人早已在这锦绣中原之上绝迹……

  而今这些小儿辈见色忘义、背祖忘宗,见了梵清惠那一副妖颜,就忘了祖宗的血泪和自己究竟姓什么,简直可恶至极!”

  “道友此言正是!贫道看慈航静斋之传人游走于有情无情之间,和魔门花间派之行事手段相差无几,十有八九修的应该是天女之道,能有此魅惑力,倒也不能只怪咱们旗下弟子不争气!”

  灰袍陈姓道人闻言,思及当年自家弟子,追逐于梵清惠和碧秀心裙下的场景,顿时不由得大有同感的点了点头,旋即却又忍不住为年轻一辈的弟子开脱。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