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空那宏大庄严而又带着几分神圣慈悲的声音一经传出,王知远便立时发现了不对。

  在这百余年的争锋之中,对于净念禅院的手段,茅山宗大体均有所知——

  所谓的闭口禅,在佛教又叫“止语”或“禁语”,即禁止自己说话。

  一切众生之生死轮回,皆由于身、口、意三业所致,若消除此三业,可速得解脱;禁语目的之一即为减少口业。

  如了空这般修闭口禅者,均是有大智慧、大毅力的人!

  他们经年累月不开口说话,一个是减少自身的业障,一个是默默积累修行,因此较之常人,往往心灵更加敏锐清澈,修为进境更加快速。

  “口乃心之门户”,口闭心沉。此处一静,万物皆景;此口一闭,万籁皆胜;此心一沉,万象可证,方得大果!

  此刻在这情急之下,了空破除闭口禅,在开口长颂阿弥陀佛四字的第一瞬间,多年积累而下的部分力量被他此刻一朝爆发而出。

  他此刻的实力之强,简直仅次于真正的大宗师,超乎于所有宗师之上!

  “阿弥陀佛”,这句佛名,在佛教中地位宏大到至高无上,它是万种功德的结晶,具有不可思议的大威神力。

  对于许多潜心修佛之人而言,它是生死苦海中的慈航,是慢慢长夜里的明灯!

  口颂阿弥陀佛,度已亦度人!

  果然,此音一出,无论是净念禅院内满怀怒气的众僧还是骁果精锐,此刻皆被度化,拔除恶念,潜心向善。

  ——由此,便可证了空道行之高,修为之深,虽未步入大宗师,却在宗师境界走到了尽头!

  然而王知远却是夷然不惧,对抗佛门这等度化之手段,茅山中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就是佛门自己和魔门中的那些大魔头,对于抵抗佛门度化的手段,也不可能比出自于当年陶弘景大宗师留下来的手段更强大!

  “福生无量天尊!”

  王知远低喝一声,回首与隐藏在大军之内,几个老得连牙齿都快要掉光的老道士,默默对视了一眼。

  下一刻,众道士同时右手捏“剑诀“,右手食指与中指伸直,无名指与尾指弯曲至掌心,大拇指扣住尾指与无名指的指甲端。

  大拇指紧扣住尾指与无名指的指甲端时,使这两指指甲不外露,此举称为『藏甲』。

  “皆!”

  众道齐喝。

  皆字语出道家九字真言,又称六甲秘祝,在道家地位极高,玄妙非常,乃是道家秘传,自上古传习至今,乃是调理气息,沟通内外的法门,防身御魔的无上法门。

  此刻皆诀一出,天地如我,我如天地,皆同一理之道,明无内无外……

  在王知远等众道士的带领之下,顿时众多骁果军士在这等玄之又玄的境界中,迅速脱离了佛家箴言的影响,进入了一种与天地相合的奇妙境界。

  紧随其后,王知远等迅速变换手式,双手穿插交错,作出连串手诀,如穿花蝴蝶一般,变化无穷,最终双手合拢,大喝道:“阵!”

  阵诀意神居黄庭,万物为掌指。入眼而不迷,入耳而不惑,入口而不味,入鼻而不嗅,触身而不坠,入神而不思,悟却本性还归本来,面目一明自然脱俗。

  在“皆、阵”二诀齐出之下,了空精心准备的佛门真言之效,在此刻被彻底破除得一干二净,众人皆恢复了本来想法。

  众多士兵和那位李将军这时虽然依旧心灵清静,但一个个却目光不善的望向了空,这种被人操纵思想的感觉,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但毫无疑问,有过这般经历,他们对于了空和静念禅院的感官,此刻已然降至最低!

  先是闭口禅被破,此刻那宏大佛音又被王知远等人联手用九字真言轰开,了空顿时面色微白,眉眼之中稍显疲惫。

  “南无阿弥陀佛……”

  他低诵一声佛号,眼看着重新拉弓搭箭,再度将手中之兵刃对准净念禅院的众多精锐士兵,再看看身上杀机暗藏的王知远等几位道人。

  了空顿时无奈的示意自己门人弟子静观不动,随后双手合十,也不待王知远继续开口讥讽,直接坦然言道,

  “阿弥陀佛,几位道友,你们莫非真要与我净念禅院,与天下佛门不死不休么?”

  了空此言一出,不但是他和四大金刚,甚至就连净念禅院内各处都传出了一道又一道宗师气息,此刻尽皆凝聚到了巅峰。

  若王知远一言不对,这些人为了自家之道统传承,便是鱼死网破、刺王杀架之事,此刻也未必不敢做!

  “了空道长,你太看得起净念禅院啦,佛门是佛门,净念禅院是净念禅院,当初四大老秃死的时候,佛门中不也有不少人说要替他报仇吗?可到现在又如何?!”

  王知远不无戏虐的道,他和几位茅山道的老道人,何时见过净念禅院之主如此低声下气,被逼红眼睛的样子?

  此刻众僧心中之惊怒与恐慌,却是成了他快乐的食粮。

  “了空小道士啊,你们得学会面对现实,佛门已经落后、不成器啦,这个时代是我道门的时代,大宗师与天人接连出,佛门又算个什么东西?”

  王知远不疾不徐的道,与此同时,他的右臂微微向上抬起,只需再轻轻放下,那些骁果精锐顷刻之间便能接收命令,万箭齐发!

  无形的杀气,自那一位位百战而还的骁果精锐、一根根闪耀着锋芒的箭矢之上,渐渐凝聚在一起,仿若一片乌云,沉埃埃的压在净念禅院众僧心头。

  令得众多武僧神色骤变,不由得将自己的目光与希望,同时落在了了空身上。

  “世间一切众生妙明元心。本来清净无诸垢染。圆满十方湛然寂静。犹如虚空本无尘翳寂然清净……”

  了空缓缓念着佛经,感知着王知远身上那股凝然苦实的杀意,顿时目光微沉。

  茅山和净念禅院之间仇深落海,此时此刻的王知远绝对不吝啬于造成净念禅院和他了空违抗上意、聚众谋反,随后将之彻底剿灭的结果!

  毫无疑问,即将到来的很可能是一场大战,一旦成型,即便净念禅院会被歼灭,可这骁果军之损失,也绝不会少!

  只是,在这一战中……骁果军即便损失得再大,可跟茅山道和王知远又有什么关系,他又有什么舍不得的,又有什么不敢做的?

  因此——

  了空双眸微闭,低眉垂手的轻叹一声,“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臣,净念禅院,了空接旨!”

  言罢,了空率先让开进入净念禅院之入口而,他身后的四大护法金刚,亦是神色难看的紧跟着他退让了开来。

  面对着了空之命令,即便是性格最为火爆的不惧,此刻那赘肉横生的脸已是极度狰狞,但却依旧没有丝毫反驳,而是直接跟随着他的三个师兄弟一起,继续站到了.了空身后。

  随后,净念禅院之中,一道道宗师气机渐渐心不甘情不愿的收敛,而那几百武僧此刻也是在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乖乖退让。

  “福生无量天尊!了空道友果然深明大义,或许以后还能继续做这净念道观之主!”

  王知远目中杀气一闪即逝,他不无遗憾的拍了拍了空的肩膀,随后又故意望着他的大光头,皱了皱眉道,

  “身体之发肤受之父母,除这番帮胡教、蛮夷之辈外,谁敢轻毁?”

  “了空道士,既然你已经接了圣旨,那么接下来该做什么,想必你心中也清楚,我希望下次见你时,你头上不再是这么光溜溜的一大片,难看之极、无礼之至!”

  感受着一个个和尚那铁青的面色,王知远心中一乐,随后指着净念禅院大门之上的横匾,向身后那位李将军道:“李将军,东西你都准备好了吧?”

  “道长,早准备好了。”

  李将军呵呵笑道,“送匾的是哪一队?这禅不禅、院不院的,不成体统,还不给本将军将御赐匾额挂上!”

  “喏!”

  立刻,在大军之后,便有一对赶着牛车的将士,从牛车上取出一块红布包裹的横匾。

  随后,其中一个颇通武艺的小将,便在了空和众僧的众目睽睽之下,站到了净念禅院大门之前。

  下一刻,他轻轻一跃,将百余年前书法大家所书的“净念禅院”四字横匾取下,旋即取而代之的,则将那块红布横匾放了上去。

  在那小将落下之时,他信手一抽红布,随手而落。

  新出炉的“净念道观”四字横匾,便悬于大门之上,直看得包括四大金刚在内的众僧目眦欲裂!

  净念禅院原先的匾额,无论是书法题字,还是横匾之材料、雕刻工笔,均出于名家之手,这一寸扁额之价值,绝对更胜于同等体积的黄金!

  然而那小将换上去的匾额,材料简单、字体粗陋、雕刻随意,这块横匾若是放到洛阳市中,恐怕连一两纹银都不值……

  王知远还有那李将军,这,这简直是赤裸裸的羞辱!

  众僧的眼睛在这一刻都渐渐红了起来,虽然有不少僧侣在之前曾畏惧于院外数万大军的利箭,可在此刻,在这等耻辱之下,

  什么担忧、恐惧,通通被他们忘到了脑后,他们手中之禅杖,渐渐被提起!

  然而,就在这些武僧准备出手杀人,士兵们手中利箭要射出之时……

  了空一伸手,却是率先拦下了他们,面上露出丝丝悲苦之色,“一切有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阿弥陀佛,你们着象了,于我佛而言,精雕细琢与粗鄙之作又有何异?

  修佛,只在于心诚而尔!”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