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78章:天师道(求订阅,求月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旬月之间,天下动荡不休,义军起伏不定,忽而一朝骤起席卷某地,糜烂一郡;忽而风云变幻,大隋铁骑开赴,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就与杨广几与佛门彻底翻脸、打出真火之时,叶凝却是在这个时候,无声无息的离开了扬州大兴宫,亲自来到了天师道。

  ——这条消息若被泄露出去,恐怕顷刻间便要风云变色,无数光着头的刺客,便要急赴大兴宫!

  天师道当年在孙恩手下,也曾席卷天下,盛极一时,即便如今稍有衰落,但是道观也遍布全国各地,由两大总坛统领。

  其北坛在长安西郊,南宫却是当年张天师成道之所——青城山的‘天师洞’。

  ‘青城山’林木青翠,四季常青,诸峰环峙,状若城廓,故名‘青城山’。丹梯千级,曲径通幽,以幽洁取胜,自古就有“青城天下幽”的美誉。

  与剑门之险、峨眉之秀、夔门之雄齐名!

  天师洞的观门设在山脚下,叶凝自下悠然望去,只见长阶如龙蛇一般蜿蜒向上,涧深壁陡,藤萝垂挂,幽静古朴,直登道宫宫门。

  此刻,正有一个白白净净的小道童站在山脚下,似模似样对他施礼道:“您就是青玄道长么?小道清风,家师在天师洞等候您,请随我上来吧。”

  这道童年纪虽幼,但目中灵性极佳,口齿清晰,在叶凝平生所见之幼童中,仅次于石龙最近新收的两大弟子——寇仲、徐子陵。

  而论及资质亦是不差,在当世之中亦算得上是顶尖,可传承道统,足可见天师道底蕴之深厚。

  叶凝微微一笑,一边脚步不停的跟着道童拾级而上,一边打量并与这个道童交谈,这道童应该就是天师道精心调教出的下一代传人了。

  此子无论是言辞见识,均远胜其龄,更超石龙坐下的寇仲、徐子陵二人,便是短短几句交谈,也令叶凝对其颇有好感。

  天师洞在白云溪和海棠溪环抱的山坪上,洞后第三混元顶耸立如屏,左接青龙岗,右带黑虎塘,三面山环水抱。

  道观呈东向略偏北,前方白云谷视野开阔,可远眺天府平川。纵目望去:“千岩迤逦藏幽胜;万树凝烟罩峰奇。”

  踏入天师洞,俯仰之下,遥可见都江堰之水澄澈澎湃,难以言表。难怪前贤有‘拜水都江堰,问道青城山’之言了。

  “家师在第三混元顶山崖上等候道长,请道长随我向这边来。”

  这道童俗家姓名为李荣,道号清风,在先前的交谈中,叶凝得知,此子正是当代天师道主唯一传人,下一任天师道主。

  当其将叶凝引向山崖,步出宏大的天师道场,叶凝侧首遥望之时,唇角不由溢出一丝微笑。

  原来那天师道道主成玄英,此时正傲立于峭壁之巅,一身气息与这混元顶浑然合一,道袍飞扬,俯视下方,仿佛神仙中人。

  成玄英根根青丝如墨,面如白玉,肌肤如婴儿般嫩滑,显然一身道功已经到了深不可测的境界,不逊色于宇文伤一流人物。

  叶凝仿佛缩地成寸一般,简单几步便来到山崖之上、成玄英身旁,悠然道:“青玄见过道兄。”

  言谈之间,宛若流水一般的悠悠道意,便已将成玄英身上与这混元顶合一的气势,无声无息的全然化解。

  成玄英神情专注于都江堰的悠悠江水,并未回头,仿佛对此并不在意一般,只是在静默了片刻后,却是忽然发出了一声莫名的叹息:

  “果真是大宗师境界!歧晖还真是找了一个好传人啊!”

  “道兄过誉了。”叶凝神色平静的淡淡道,“道兄修为精深,咱们道家修行之法又讲究厚积薄发,因此少有中年之前就名震天下的道者。

  等到中年以后,随着厚积薄发,咱们的修为增长得越来越快,逐渐可傲视天下,道兄未必不能踏入大宗师之境,毕竟,中年之后,才是咱们道家真正的黄金阶段。”

  成玄英白嫩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侧过头微微一摇,三千青丝俱在这一刻同时微动,他用那黑白分明的眼眸,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当代道门大宗师。

  毫无疑问,对于大宗师境界,他虽然一直未能破入,但却并不曾担忧,正如叶凝所说,道家修士修炼到了后期,才是他们真正辉煌的时刻。

  只是现在,见到了叶凝,听到他随意一句话,便将自已苦心积蓄了许久的气势,简简单单,仿如瀚海汪洋一般包容化解,成玄英心中之滋味,无人知晓。

  “如今天下风云激荡,暗流汹涌,隋室江山颠簸不休,不知青玄道友此刻为何而来?”

  成玄英仰望着天上的浮云,任那悠悠飘过的浮云,渐渐漂净自己的心灵。

  叶凝微微一笑,“道兄何必故作不解?对于佛门把持白道权柄、疯狂发展之事,想来道兄与贫道应该是一种看法的。”

  “道友所言不差。”

  成玄英神色不变,淡然自若的道,“对于胡教沙门,想来只要是个道士,定然对他们没什么好感,如道友一般所做之事我虽未必会做,但落井下石,却是极简单的。”

  “只是,道友身为大宗师,又号称天下第一高手,身份何其之尊贵,我可不相信,道友仅仅只是为了此事而来!”

  “有何不可?毕竟我楼观道和大隋关系菲浅,杨广现在又四下灭佛,无论是出于哪一方面的因素,贫道似乎都应该来一趟,不能让佛门真的掀翻了大隋江山。”

  “大隋江山气数已尽,又岂是人力能够阻止?你我均为道人,毕生修行为的是成仙得道,谁又会为了一外物,逆天行事,损耗自身功德气运?

  再者,即便杨广能够汲取高句丽之气运,勉强维持隋室气运不散,但他的几个儿孙之中,可没有一个能够重整江山之人。”

  “道友果然知我。”叶凝声音温和的淡笑道:“贫道虽然帮了杨广一把,却并不代表要将自己绑在大隋这一艘快要彻底倾覆的大船上。”

  “贫道今日来此,只是希望道兄日后,能够加入一下贫道新建的“道盟”,多多应和一下我楼观道所言之事。”

  成玄英眯了眯眼睛,不动声色的道:“哦?道友当真是好大的雄心壮志!”

  “道兄说笑了,咱们道家自古以来便散作一团,这是从思想上就决定的,根本无法改变,变了就不是道门了,贫道也没有那个心情和时间去改变。

  贫道想要做的,是如佛门一般,谈不上什么统一天下道门,只要建立一个松散联盟,有个名义即可,无需其他。在联盟中诸位能够一致对外,在重要的事情上可一起发力,便足矣。”

  “原来如此。”成玄英神色平静如水,口中淡淡的道,“若仅是如此,想来道友之宏愿,应该不难完成……”

  叶凝浅浅一笑,感知着天师洞极深处,那几道隐隐传出的、腐朽的大宗师气息,忽而道:

  “确实不难,鄙师已证天人道途,开始着手飞仙之事,目前正急需传下自家之道统、思想,道兄若是有兴趣加入的话,未必不能在终南山一听我师阐述天人之道。”

  此言一出,不要说是面前的成玄英了,就是天师洞深处那几道气息,此刻都不由微微震动,显然是心中震撼的不轻。

  “令师近日会开坛讲道?”

  此刻,即便是这位天师道主也难掩以心中之激动了!

  正如他所说,他们一生修的是大道,为的是成仙成圣,然而此时有前行者愿意开坛讲法,传授自身之道统,解疑解惑,这是何等值得庆幸之事,何等重要之事?

  若是他有一双翅膀,此刻恐怕早就已经飞向终南山,在终南上外苦苦等候苏道标传法讲道了!

  叶凝微微颔首,淡淡一笑。

  然成玄英却是目中精光大盛,毫不犹豫的道:“道友所言极是,贫道愿附道友骥尾,咱们道家百年混乱之局面,也是时候应该在苏前辈的引导下,好好整合一下了!”

  “道兄何言此词?咱们都是老君道统,一家之人,又怎会有什么上下之分?

  清玄之意,不过是想建一个平台,让成道兄、王道兄、鄙师兄等道门魁首在一起多聚聚,多谈谈,求同存异,共同努力,合作共进,在一起抉择一些大事!”

  俄而听得叶凝此话,成玄英不由一怔,当他望向身旁这个年轻的道人之时,对方却只是恍若未觉一般任他打量。

  直至片刻之后,成玄英方才苦笑着摇了摇头。

  对于这个年轻人,他是真的看不透,也从来没看透过,若是自家天师道能出一位天人级别的强者,恐怕自己早就想要同一道门,甚至……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对于天师道而言,却是更好——

  “青玄道友之气度,当真令人钦佩至极,倒是贫道以小人之心夺君子之腹了!”

  成玄英之双眸渐渐恢复平淡,可以叶凝却知道,他心动了!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