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77章:天下哗然(求订阅,求月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业十年秋,杨广的一席诏令,必将让这一月名震千古!

  以杨广的眼界,自然看得出杨正之是真心实意想要为国出力,山药解决佛门之弊的,若是佛门真的因此策而行,虽然会受到一定的约束,但其未来却会更加远大。

  毫无疑问,杨正之的建议是正确的,但杨广却并不想那么做。

  杨广是一个极为复杂之人,他身上兼备着各种品质,有好更有坏,不要说是别人了,就是他自己都未必能摸得准自己下一刻的心思。

  在这个必将被历史铭记的凌晨,在底下众臣的争执之中,杨广心中却是忽然生出无尽的豪情与壮志。

  他是一个从来不知道满足之人,其欲望永远没有沟壑。

  在挥军灭陈、获封晋王之时,踏上皇帝至尊宝座,踏上中原权利的最高巅峰是他迫在眉睫的目标。

  为了这个目标,杨广能做出任何事情,无论是曲心迎奉,还是尽力伪装,每一次进展,每一次距离皇位更进一步,都给他带来了新鲜的满足感,但紧随着的呢?

  已然贵为天子的他,仍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当爬山者爬上最高的山峰时,便是尽头,紧跟着要往下爬,回到平凡而不断重复的日常琐事里、应付人世间的各种烦恼!

  但傲如杨广,却并不想这么做!

  醇酒美人,煊赫的权势,已经不能再给杨广带来刺激。孤寂的权利巅峰,只让他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空虚,所以他要寻找新的刺激。

  契丹,吐谷浑,高句丽,一个又一个成对大隋造成威胁的域外种族乃至于国度,都已经在他挥鞭直指下,在无数大隋健儿的铁蹄下,被践踏着,或是归顺依附,或是彻底灭国,收归己有……

  在大隋,或者说在“天下”,他和大隋都已经登上了最巅峰,域内八荒,纵横无敌,便是草原之霸突厥也需向他拱手称臣。

  然而刺激和快感从来都是短暂的,纵然是开疆拓土之伟业,经历了几个月的消耗后,也早已失去了让杨广迷醉的颜色。

  因此,他决定,从现在开始,他要寻找一个新的刺激,再次获得一次新的伟大胜利!

  杨广原本浑浊的双眸,在这一刻如鹰视狼顾一般,尽是锋芒,就连他那苍白的肌肤,在这一刻也不由激动得泛起了几抹红艳!

  “传朕旨意!”

  杨广忽然自那龙座之上高高站起,锐利的眸光和黄门侍郎裴矩以及妙虚真人微微交换了几个眼色后,便落到了礼部官员身上。

  此时已有专门负责为他书写圣旨之人,取出了一卷空白圣旨,紫毫大笔沾墨,静静等候着杨广即将下达的旨意。

  至于其他众臣,则在这一刻纷纷静了下来,杨广本就是个疯子,而且越活越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不敢触怒杨广。

  因此只好在暗中腹诽,明面上表示出一幅恭顺倾听的模样。

  “佛本胡教外道,如蚀骨之毒,腐蚀民族根本,于中原百害而无一利,占地,以贷取民财,所谓供佛如是供僧,阴市甲械,训练僧兵,谋害大臣,此实不轨之徒,有乱江山之象也。”

  “朕虽胸怀天下,包罗万象,泽被苍生,而亦难容此逆党!”

  此言一出,莫说是底下群臣纷纷紊乱,便是那个负责书写圣旨的大臣都不由手腕一抖,他的官位和项上人头,差点都随着这幅圣旨一同毁于一旦。

  然而杨广却是丝毫不顾,一身帝王气势,此刻如排山倒海一般汹涌而出,震慑着底下的群臣,口中话语,更是字字如刀枪利剑。

  “然天不绝人之道,朕亦予其一线生机,佛门当去其蛮夷腥膻之气,沐我华夏文明之辉,心怀王道,摒弃前嫌,方可立于我大隋之土!”

  “即日起,凡大隋境内,一切佛刹改为宫观,释迦之名改为天尊,菩萨以为大士,罗汉改尊者,僧为德士,皆留发顶冠执简,违者以谋逆之罪,不得有误!”

  “佛曰四大皆空,僧寺之财亦属空,寺中诸等物,凡言不清本处著,皆归于国,田锡寺外,佃户耕种……”

  “严审缁流有无不法之事,或有,皆与其罪;佛寺,僧与免税之地,皆有其限,或超或违者,皆须任匹夫之责……”

  ………………

  杨广一道圣旨传下,不过短短数百余字,却是在这天下间掀起了一阵阵腥风骇浪,在四大门阀、各个官员紧闭大门之时,天下之间却是暗流汹涌。

  无数人忍不住在心中高呼——杨广,疯了?!

  自明帝之时,佛门随着两个天竺僧人扎根于中原之地,渐渐愈传愈广,再至五代十国,菩提达摩渡江而来,这一蛮夷教派在中原早已根深蒂固,臻至鼎盛。

  从汉明帝到大隋,期间虽然有不少帝王下令限制佛门,甚至更有甚者,如魏武帝,周武帝灭之,但对于这一势力庞大的宗教来说,即便如此亦不过仅伤其枝叶藤蔓,未伤其根。

  从北周武帝灭佛到隋炀帝之时,期间约摸六十余年,佛门从废墟之中,便生生便发展出了五千余座寺庙,十万余僧人……由此,足可见一斑!

  但杨广这一次既不是限佛,更不是灭佛,而是欲亡佛之道统,以前的二武帝灭佛,最多不过拆毁寺庙,砸掉佛像,取出其中的金子,焚毁经书,遣令僧人还俗。

  然而在叶凝这个拥有后世眼界的道人的建议下,杨广的灭佛,看似没有动用这些粗暴的手段,实际上毁的却是佛门的根基!

  如佛道二门,其最根本的是什么?即便在这个武道世界,最为根本的也不是武功,不是财力物力而是思想与文化,或者说遍扎根于天下的信仰。

  紧随其次的,是信徒!

  杨广与佛门之间的仇恨,可谓是仇深若海!

  不灭佛则矣,一灭佛就是直接瓦解佛门文化,去其信仰,甚至让原先对佛门忠心耿耿的佃户信徒,此刻因为田地财产等利益纠纷,彼此翻脸,衍生矛盾、仇恨。

  一去信仰,二毁信徒,这种毁掉佛门根基的手段,专门针对佛门弊端,非常狠毒,但却又极其精准!

  要杀一个人容易,但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却是千难万难。

  同样的,一个王朝虽然可以雄踞天下,但对于漫漫青史而言,却不过尺寸之地,不足为道,千年之后,不过灰灰。

  然而相较于短暂的王朝,思想却是可以真正的绵延千秋万岁,代代不绝!

  若仅仅只是在物质层面灭佛,对于诺大的天下来说,那根本无伤大雅,只因天下信仰佛门的人实在太多,不可能断绝。

  可一旦佛门连自己的佛陀,奉行的经文,这些事物都被禁锢更改,他们的思想也就会逐渐改变至荡然无存,佛门将不再是佛门!

  这就是杨广在心中积蓄了十几年的仇恨,酝酿出来的最毒之剑,他要彻彻底底的将佛门以及相关之事彻底埋葬于历史之中!

  要让自己的子孙后辈一级的人物想要了解佛门,只能去看史书!

  改佛陀为道士,化佛经为道经,一般人或许以为这是杨广和道门在侮辱佛门,就如同当年佛门用茅山道统威胁道门大宗师陶弘景,令他不得不低头受佛戒……

  可在真正的佛门高人看来,杨广其他的几条戒律,佛门还可以稍稍忍受,可这改佛化道四字,他们却是万万不可能接受的,这虽然不是在灭佛,却在亡佛之道统!

  佛门这一次所遭逢的危机之大,简直可谓是亘古未有!

  ……

  不过短短十余日,天下各地从原本一幅江山稳定,国泰民安之景,瞬间转变为隋末乱世。在杨广之令还未传达到天下之时,天下各地的佛门,同时发力了!

  各地都有佛寺以种种手段制造佛陀降世之异象,宣告他们已获佛陀灵启,大隋气数已尽,杨广乃是天魔化身,种种污水迅速自一个个高僧大德口中吐出,泼到杨广身上。

  不过区区几日,杨广在百姓心中就已然从开疆拓土的有为君王,成了一个弑父杀兄、篡位夺权、荒淫无道、生食人肉、酒池肉林的大魔头!

  佛门不但在天下各处煽动起义,投资义军,有的甚至还有当地名流大户参与其中,聚拢过万流民,以寺庙武僧为大将、声势浩大,一时之间隐有席卷天下之势!

  然而杨广又岂是易予之辈?

  他既敢下次命令,自然是早已做好了准备,征伐高句丽的大军并未解散,是早已开赴各地。

  佛门不得已之下的起义,虽然煽动了不少百姓,可又怎是这些百战而还的老兵之对手?

  再加上魔门和道门在这一刻隐隐联手,共同限制佛门,虽然很多时候都没真正出手,但却也牵制了佛门相当一部分精力。

  虽不敢说天下,但杨广精心经营的杨州一带、洛阳一带、关中各地以及江南一带,在三家戮力同出之下,义军首先便被平定。

  而在其治下的寺庙之中,更有不少和尚弃庙逃亡,但——人可以走,武功、债券之类的东西可以段掉,田亩、金银却带不走!

  因此杨广直接大笔一挥,便将之尽数充公,不但国库很是充盈了一番,就连各地大军的待遇都增加了不少!

  如此一来,更让各地大军对于剿灭佛门,从原来的仅仅是听令行事,变成了现在的发自内心、迫不及待!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