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74章:地仙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地仙者,天地之半,神仙之才。不悟大道,止于小成之法。不可见功,唯以长生住世,而不死于人间者也。

  晋葛洪《抱朴子·论仙》:“按《仙经》云:‘上士举形升虚,谓之天仙;中士游于名山,谓之地仙;下士先死后蜕,谓之尸解仙。’”

  《云笈七签》卷一一四:“此飞仙之所服,非地仙之所闻。”

  清薛福成《庸盦笔记》卷三:“罗浮山中有黄道人,相传东晋时,葛洪炼丹仙去,道人捞其鼎中余丹吞之,遂为地仙。时时披发氅衣,出行山中。”

  道书上对于地仙的形容,总是玄之又玄,不过在大唐双龙传这个肯定不可能出现仙人的武侠世界,地仙自然没有道书中形容的那样神通广大。

  事实上流传于大唐双龙传世界道家之中的地仙一词,指的是一种极其特殊的道行境界、心灵修为。

  何谓地仙?始也法天地升降之理,取日月生成之数。身中用年月,日中用时刻。先识龙虎,次配坎离……

  大唐双龙传世界之中的地仙所代表的,乃是道行高深、心性圆满无垢的武者!

  武者先修阴神,再出阳神,阴阳神如太极两仪,再辅以武者自身之高深道行境界,以圆融之心灵为引导,阴阳神勾连宇宙某一神秘力量时,会在自身之外形成一处小小的“领域”。

  他人若是居于这处领域之中,一则是受到武者心灵境界之引导或者说“辐射”,变得清静宁和,少惧少怒,心灵圆融……

  其次,“地仙”修行之时能与天地合一,汲取天地间某一神秘浩大的力量强化自身,而在这之时,外人靠近“地仙”,居于领域之中,便能受到这一神秘力量的影响,不但少病少灾,更能延年益寿……

  其三,地仙若长居于某一处,那处土地便会因为长年累月受到那一神秘力量的浸染,由此能渐渐诞生某些神异,如修炼者进入其中更容易入定修行,灵气更浓郁,修炼更方便……

  ……

  此外,地仙因为自身能够汲取天地间某一神秘力量,而心灵圆满无碍,因此若无外在因素,往往能够达到人之寿元大限,远超常人。

  于一般短短二三十年、三四十年寿命的百姓眼中,有降龙伏虎之力,寿长与长生无异,故尊其“仙”,而因其能之异,已非凡人,是故号曰:地仙!

  地仙之“领域”便为“福地”,即有福之地,享福之地!

  …………

  回忆着自家密不外传的道书之中,对于地仙的形容,叶凝摇了摇头,坦然道:“师兄说笑了,地仙之道何其浩大,便是师尊也未能尽窥,师弟谈何能够修得,不过与灵光一闪间,对此稍有感悟罢了。”

  “灵光一闪?稍有感悟……”

  歧晖苦笑一声,饶是在被杨广打断后又经历了漫长的时间,可他在这一刻,仍是被惊得不轻!

  地仙道果……

  这可不是纯凭武道修行能够修成的,就如名震天下近百年的散真人宁道奇,此人之心性修为均是极高,踏入大宗师境界数十年,至今对于地仙之道的了解,依旧仅止于传说!

  在这一境界中,武者的武道修行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更重要的乃是道行和心性的高低。

  按照道门的历史、神话,这一境界可以说是天人强者的高配,踏入这一境界之后,便是羽化飞升也未尝不可能!

  “师弟啊师弟,你果真不是凡人,我曾听说佛门之中有着转世活佛这一说法,或许你便是我道门的天生灵童、转世谪仙吧!”

  歧晖神色怅然、踉踉跄跄的一边转身退开,一边喃喃自语,此刻他也只能用这种想法,来安慰自己那饱受冲击的心灵了。

  天仙之道,早已止于传说,渺不可闻,然地仙之道,却是上至东晋魏博阳、仙翁葛洪,下至百余年前的陆修静、陶弘景,乃至于自家师尊……

  这些人虽未必已经彻底修成地仙大道,但均在此道上已有非凡造诣,能够展现灵异,故方被尊为一代天师,道门魁首。

  可以说地仙境界,便是此世道门修行的最高境界,而天仙,则是最高目标!

  自家师弟不过区区双十之龄,却已开始参悟这等道家无上大宗师之境地,自己毕生最大的渴望,这一辈子都未必能够企及的目标,这是何等的惊人,何等的可怕?!

  他人若是知此,其表现定然更甚于歧晖!

  …………

  大业十年八月十日凌晨四点。

  扬州行宫之外,灯火通明,人头涌动,无数持刀握剑的着甲之士伴着跳动的火光,映得雄伟的行宫朦胧而又神秘,隐隐似乎有无数刀光剑影在其中酝酿、隐藏!

  “咚咚咚咚!”

  伴着响彻全城的钟鼓之音,红漆的宫门缓缓开启,身着重甲的大内禁卫分立两厢,空出正对着大街的兴阳门。

  文官武官,分立两行,旗帜分明的徐徐而进,所有人均往来匆匆、肃穆庄严,怀抱朝勿,惶惶若干城之具也。

  大兴宫,立于三十六节石阶之上,站在石阶下只能看到翘起的飞檐,檐首的吉兽狻猊,獬豸在微明的天光下显得威风凛凛。

  大兴宫之内更是极其华丽,以清香名贵的木兰为架梁之椽,装饰着鎏金的铜铺首,直栏横槛上雕刻着清秀典雅的图案,敞开的门扉上有玉饰,杏木铺就的地板一尘不染……

  此时此刻,大兴宫内外的宫女、乐官早已就位,鼓、瑟、琴、笙逐次奏响,一场浩大的合奏随着钟鼓之声,已经拉开了序幕。

  明白的人一听就知道,这是专供朝会庙堂之用的《大雅》之乐,更有赞颂杨广开疆拓土的《皇矣》、《常武》之音……

  伴着宏大的雅乐响彻殿堂,今日的大朝会正式开始。

  “入殿!”

  杨广的贴身内侍此刻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不疾不徐的声音中,虽略显阴柔,但亦堂皇大气:“大朝觐开始,诸臣工觐见!”

  在内侍的引导下,殿外聚齐的诸臣依次步入大兴宫,站在自己往日站的位置上。

  殿内不同的位置,同样代表了不同的等级,和与皇帝的亲近程度,就如黄门侍郎裴矩和杨广心腹爱将张须陀,就直接站在“陛下”,也就是帝榻台阶下!

  而紧随其后的就是独孤峰和宇文化及等人……

  在众臣聚集于大兴宫内,约摸百二十呼吸之后,前后内侍相互传告高呼皇帝驾临,随后杨广便端坐于步辇上,由八名强壮的内侍一路抬入殿内,直入于陛上,高居龙椅。

  众大臣们按照爵位高低,分班次朝贺,高呼万岁,于三番之后,杨广高呼一声平身,众大臣方才各归各位。

  此后,第一件事自然是歌颂功德,大大小小的官员,上至于宇文化及这段位高权重,身份高贵之人,下至于普通官员,纷纷歌颂大隋所取得的辉煌成就。

  当然,这一切都来自于英明神武的杨广,正是在他的英明带领下,骁果军才能开疆拓土,取得这般骄人的功绩!

  直至杨广龙颜大悦之后,大大小小的官员这才依次将一些自己无法决定的大事,上呈杨广,由众臣商议,请杨广定夺。

  大兴宫不过一行宫,除了紧急之事外,自然不会有什么大事在这里处理,而杨广的能力也的确不弱。

  在众臣的商议之下,杨广娴熟的处理着一件件大小的政务,有些无法当即决定的事情,就先搁置于一旁,等待会再召集三省六部核心官员商议。

  如此种种,不过约摸一个时辰左右的功夫,前些时日积攒下来的政务,便迅速被对杨广一条条的分理干净。

  处理好今日之政务后,杨广身形微动,不动声色地与堂下众臣中的某一御史交换了一个眼色,随即自有身边内侍高喝:“诸事已定,尔等有则启奏,无事退朝!”

  对于这般每日例行之举动,文武百官早已熟视无睹,毕竟有事的早就已经在之前的商议和裁决之中处理干净了,又何须等到现在?

  内侍每日在这时开口,不过是惯例罢了。

  当下,大兴宫内一片沉默,众臣都在等候着最后的“退朝”二字。

  不过可惜,今日之早朝可没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也不是这么快就能退朝的!

  此时此刻,富丽堂皇的大兴宫内,就在一片寂静之中,一道沉稳有力的浑厚中年嗓音,缓缓响起。

  “臣,御史大夫,杨正之,有禀启奏!”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