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73章:抑佛之策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感知着杨广眼底的凶光,歧晖心中暗暗高兴,当下毫不犹豫的在这根稻草上,再次加上了最后几个沉重的砝码。

  “佛门想要建立地上佛国之心,众所周知,陛下可知其底气和本事究竟从何而来?”

  杨广双目微眯,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歧晖,方才道:“道长请直言,朕且在此听之。”

  “佛门之强,在于三个方面,分别是武力,势力和影响力。佛门之武力,绝不可小觑,昔日四大圣僧之名天下皆知,

  如今虽已陨落于师弟手中,但佛门中的高手仍是层出不穷,如慈航静斋之主梵清惠,净念禅院之主了空,还有曾经窃取我道家机密的佛门护法——真言……”

  歧晖快意的一连说出数十个在宗师这一层次之中,却算得上是顶尖的佛门高手,这才缓缓收住语势。

  “佛门之势力,当真可谓是扎根天下各地,天下间各处有名一点的正规寺庙,根据前朝统计,最少也有五千余间,而寺庙中的僧人几十、几百,甚至上千,若是将这些寺庙之中的和尚统合起来,怕是有着十万之众……

  佛门之道统,又不似我道家这般讲究精英,他们的基础功法可是流传各地,这些和尚泰半都修炼有一定的佛门禅功,他们平日里除练功外也无需做其他之事,因此只需稍做准备,就是数万相当精锐的僧兵!”

  看着双眉紧皱、暗中计量的杨广,歧晖却是心下暗笑,佛门僧兵看似极多、威胁极大,可实际上这些寺庙遍布天下,是很难合到一起的,无法合到一起,他们最多也就几百之众,算不得什么。

  不过身为坚定的反佛斗士,歧晖自不会在这个方面提醒杨广。

  “陛下,这还仅仅只是经过正规手段办理的寺庙,天下间其它的山野小庙数不胜数。在每一地,与这些寺庙有关联的香客、佃户和信徒更是数不胜数!”

  “因此,对于这天下的话语权方面,佛门影响力确实极大,大到仅次于儒门!”

  歧晖一脸忧心忡忡的道:“陛下可知慈航静斋?”

  杨广眸光一冷,旋即沉声道:“慈航静斋之名大名鼎鼎,号称江湖白道代表,朕自然听说过,当年南陈的传国玉玺,便是被这群号称与世无争的女尼所窃走的!!!”

  “慈航静斋虽然号称修天道,与世无争,可实际上这慈航静斋所收徒的一大重要要求便是需有绝色之姿!而这些带发修行的女子在行走江湖之时,与很多人的关系,可是不清不楚……”

  “据老道所知,慈航静斋本代斋主梵清惠与其师妹就与镇南公宋缺、宁道奇、李渊、王通等人有着诸多关系。

  而慈航静斋的传人绝不会只有她们,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天下又有多少枭雄、英雄会与她们有关?”

  歧晖精心准备的佛门这最后三大罪证,终于令杨广变色了,实力、势力、影响力……再加上慈航静斋遍布天下的人脉关系,这佛门,确实有了建立地上佛国的资格和本钱!

  而知道这个就够了!

  杨广很清楚,估计他看佛门之人很不爽,佛门看他更不爽,或许前些日子被他平灭掉的乱贼之中,就有佛门支持之人!

  在过去,杨广对于佛门势力的警惕之心,一个是来自于他对于佛门的仇恨;另一个则是始于自己对佛门的制衡和打压,却是一直收效寥寥,朝廷内外,与佛门有瓜葛者数不胜数……

  可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距离北周武帝灭佛不过短短数十年,佛门之势力竟然再次膨胀如斯!

  如此之势力,如此之手段,当真恐怖如斯,佛门,不当人子!

  杨广那狭长的双眸之中,此刻已是将佛门的威胁,提升到了史无前例的第一位……

  对于他而言,不论佛门是否要准备造他的反,无论如何,佛门拥有造反的实力,那就是大逆不道,罪该万死!

  “佛门之祸,竟已蔓延如此,朕虽已知其欲谋不轨,却是未想其势竟致如斯!不知两位道长,可有抑佛之策?还望不吝指点!”

  叶凝面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当下向前一步,沉声道:“佛门势力虽强,但对于陛下、对于大隋而言,却未必如此,就看陛下愿不愿意忍一时之痛,灭百年之祸了!”

  “哦?”

  杨广转过身,目中难掩惊讶的望向叶凝,大道之路,贵于恒一,这位大宗师级别的年轻道人,竟然在这方面也有所知?

  “请青玄道长指教。”杨广双手一拱,却是拿出了他十来年未曾用过的礼仪姿势。

  “佛门虽是胡教旁门,但传入中原之地已久,根深蒂固,若想一时半会就根除之,实在不易。”

  叶凝看着暗暗点头的杨广,淡淡的道:“想要对付佛门,首先便是要严格限制佛门度牒之数量,从这个方面限制佛门的扩张。

  其次——整顿寺产,规定每所寺庙的免税田亩数量,而所有寺庙都必须到当地官府登记报备,否则一律打为淫祠,依法取缔!”

  “第三——如今正在给寺庙耕种的佃户,只要来官府报备,除了寺庙的免税额度之外,其它一切田亩全部均分给佃户,而且收税比当地寺庙少上几成……”

  “第四……”

  …………

  歧晖擦了擦了冷汗,心惊肉跳地恭送着心满意足的杨广离开临朔宫,直到杨广消失在双眸余光之外,他才跳起来尖声叫道,“师弟,你,你……你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师兄,不是我胆子大,而是你胆子小。”叶凝哑然失笑,“佛门又如何?难道他们还对付得了我们楼观道吗?有师尊在背后,莫说是佛门,就是杨广又如何?!”

  以楼观道如今之势,天下间除非再诞生一尊天人,否则,无人能够将之压制!

  事实上,叶凝的那几策,还真不是很毒,真正毒的,他还没说呢。

  就比如——后世的某条策略,大致是:严格管控铠甲、战马、武器,任何非官府军队之处,只要搜出一副铠甲,当即以谋反论处,株连之!

  这才是真正打中佛门乃至于道门的死穴,因为无论是佛门还是道门,蓄养兵甲者皆不在少数,这也是佛道在某些方面敢于制衡皇权的一些底气……

  在后世传说中十三棍僧救秦王什么的,这都是以讹传讹,即便是在大唐双龙传这个武道世界,可光凭一身单薄僧衣、一根木棍就想打天下,那是扯淡!

  只要武功没有练到传鹰的那般破碎虚空之境,数百棍僧,没有铠甲、没有战马,被大军一围,万箭齐发之下,最终只有变成蜂窝一种可能!

  因此不论是道家的道兵,还是佛门的僧兵,除了习练武功之外,大多都是有着全套铠甲、兵器装备森严……

  而除此之外,能够用于对付宗教势力的手段,叶凝还知道不少,只是这些手段对付佛门固然能够大起作用,可反过来用来对付道门,却也同样是一把利剑!

  杨广是什么人,叶凝或许比他自己都清楚,有朝一日若是道门挡在了他的前面,他可不会吝啬于施展手段!

  而叶凝之前提出来的策略,虽然在某些方面同样也能对道门造成一定的影响,可这种影响并不大,无论是度牒还是土地什么的,对于现如今崇尚隐修的道教而言,都不过是切肤之痛而已。

  “师弟啊师弟,此事哪有你说的这么简单,你这是在挖佛门的根基啊,他们能不和你拼命吗!”

  歧晖苦笑,限制佛门免税之土地,分化给佛门佃户……这招又毒又辣,不仅是打到了点子上,更是狠狠的一刀捅到了佛门身上。

  对于杨广的不满,佛门想要造反之心,可谓是路人皆知,然佛门要造反,凭借一个寺庙几十个,数百个武僧,怎么够?

  因此在造反的时候,他们必然要煽动佃户,发动周围百姓,才能形成数千上万的起义军,以数量压倒质量,农民压倒精锐。

  而叶凝现在却是釜底抽薪,一举将寺庙原本的依仗剪除了!

  很多佃户都是佛门的信徒,可他们说白了都是租种寺庙的田产,但若是能将良田收归己有,甚至收税还比交给寺庙的少,那如何不愿?

  就算以后不能拜佛陀了,还可以拜拜天尊嘛!

  小民百姓,即便有信仰,也是极其淡薄的,他们无不趋利而动,更不用说这次还有着官府给撑腰了。

  纵使各处寺庙还有几个死忠信徒能与僧众勾结,那也是极少数,即便有武功在身,可又能成得了什么气候?

  自家这个师弟,这手段……他的成长的还真是快啊……

  他虽然是在自己眼底成长起来的,可如今不论是眼光、境界、道行还是实力都远远超过了自己!

  此时此刻,歧晖对于不久之后的未来,已经有了一定的预感,自五胡之乱以后,其势难压、席卷天下的佛门,终于要遭到一场伤及根基大难了!

  这让歧晖在欣喜之余也有些感慨,自己苦苦努力了几十年都没做到的事,放在自家这个妖孽师弟的手上,

  却是如此的简单,如此的一击致命……

  “师弟,你老实告诉我,你如今是不是已经开始在修地仙道果了?”

  摇了摇头,将与佛门之间那点狗屁倒灶之事,仍到脑后,歧晖目光炯炯的盯着歧晖,难掩激动的高声问道。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