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70章:战定,落幕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一刻,傅采林染血的唇角露出怡然的笑容,凄厉而又明艳,仿佛并不为自己的伤势而感到担忧,他将心神彻底融入了茫茫虚空。

  忘记了天地万物,忘记了此刻风雨,甚至忘记了面前这个强大的敌手。

  精妙入神的奕剑划出一道道美丽至极的弧线,仿佛一块巨大的吸铁石,不断想要叶凝偏离位置,想将他拖入棋盘之中,化为一枚生死不由己的棋子。

  奕剑大师傅采林,果真不愧是过去的天下第一剑客,他先前的那一道道攻击,虽然举手抬足之间都可斩杀如宇文伤这等顶尖宗师。

  可实际上在那一剑剑下,他仍没有全力以赴,而是在蓄势,这一击,才是他呕心沥血所做!

  此时此刻,在他忘却生死,压榨体内一切的力量挥出这一剑后,竟隐隐有着一丝天人境界的味道!

  天地为棋盘,自身为“将”,剑为“棋子”,以方寸棋盘容纳山河万物,故以“将”御“子”,以“子”攻敌,玄妙难测,教人无从破解,只能自投棋盘之上,与之搏杀。

  毕竟又有几人能够破得开天地?

  不过叶凝,却从不是寻常人!

  叶凝悠悠闭上了眼睛,先天紫气在他体内都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唯有一颗忘情天地外的敏锐心灵,在这一刻,被发挥到了极致。

  此刻的他仿佛生于一个寂挣虚无的空间之中,外界的一切仿若投影,渐渐在这虚空中成型……奕剑的每一个角度,每一个微小的变化,都隐隐浮现于这片空间之中!

  战场之上的尸骸、血河,宇文伤,独孤峰等人面上的那复杂难掩的神色,以及杨广冰冷凶残中的一丝喜意……

  还有这山河天地之间的一草一木,一尘一石,在这一刻,都渐渐的浮现在了他的心中,幻化为了一张渐渐变得清晰的模糊黑白影片。

  忽然间,风起了,紫芒如玉的长剑,随之而动了。

  章武剑仿佛溶于虚空之中般,拥有了虚空挪移的本领,瞬间如羚羊挂角一般,无迹可寻的出现在棋盘之外。

  如同潮水般奔腾澎湃的紫气在这一刻突然出现在长剑中,连绵不绝,推动着这一剑,提升着这一剑,令其在极境之中再登巅峰,巅峰之上再进一步……

  这一剑,不但如傅采林一般融入天地之中,借势而行,更是突破巅峰后,更进一步的点入了天地之内,某一无限玄妙的门户之中。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这便是太乙神门剑,太乙者,天地根本的玄妙,道之初源;神门者,众妙之门,蕴含着大道奥秘的一扇存在于有与无之间的门户!

  太乙神门剑,便意味着直指一切天地玄妙之门户,一剑洞彻一切,破掉一切,亦即此了悟一切。

  傅采林那种天、人、剑三者混元如一的状态,在这一剑之下,瞬间便被强行打落!

  这一道玄之又玄的剑法,引动了众妙之门内的变化,斩破了傅采林与天地联系,孤立了他,让他独自面对无限宇宙。

  这就是太乙神门剑之玄妙,一剑斩破天地人,在感悟众妙之门的同时破开他人与此之关系,如此一来,纵是大宗师在此剑之下,也得乖乖受束,投剑认输。

  傅采林的身影更加萧瑟了,他与这天地再无联系,借助天地灵气由虚化实的那一面宏伟星空棋盘,在这一刻亦彻底淡去消散。

  再不如先前那般,将天地万物尽皆笼罩于棋盘之上,化作一枚枚棋子,来对付棋盘之上叶凝这唯一对立且持剑的“帅”!

  然而他体内还有修行近百年的浩瀚九玄真气,他手中还有奕剑,剑在手,他依旧是那位天下剑道之锋,少有人敌的奕剑大师!

  周身气势虽然渐渐衰弱,一枚枚星辰缓缓消失,却有着一个个圆满无漏的圆环,一个接一个的自星辰消失处吐出,向着叶凝送去,此环圆转如意、自成一体。

  哪怕是邪王石之轩在此,也未必能够借走,或者挪移掉这圆环之内的圆融气劲,哪怕是叶凝这等能够沟通天地的大宗师在此,若是不经意间硬受了一击后,都得身受重创,甚至一命呜呼!

  不过石之轩还有他独步天下的幻魔身法,叶凝也有掌心三尺章武剑!

  章武剑伴着叶凝的身影渐渐变淡,转至无形,这是将身法提升到急速的表现。然空气中炸裂之声经久不绝,傅采林不断发出气环,仿佛是永无尽头一般!

  剑势滔滔,剑气如江。

  章武剑向着奕剑迎面直击而上,忽如奔涌长江,又似清泉明澈,偶尔吞吐烟岚,有时快如流光,幻化天地万象,不一而足。

  “轰!轰!轰!”

  裹挟着天地大势、法用万物的章武剑,或是引导,或是斩灭,或是避开,或是令其自相殛爆……

  在短短时间里,叶凝便破灭了前进之路上的一切圆环,出现在了傅采林身侧,避开了其他圆环气劲。

  “叮叮叮……”

  章武剑与与奕剑,在短短时间内便交击了千百次,无形的剑气割裂清风与空气,远远望去,好像这片空间成了无数碎片,十分奇异。

  双方的长剑在高速运转碰撞之时,又攀升到更极限、更高峰,当二人自一个突破以后,这两柄长剑便再也无法用肉眼目睹!

  战场之上的两道模糊的身影纵横扑朔,高速对剑,寒光与锋芒撕裂大地,纵然是宇文伤这等宗师境界的顶尖好手,在这一刻也不得不一退再退。

  如丝如缕的剑气稍有外露,便似一道微光掠过般,摧金断玉,裂骨分尸不过须臾闪烁。

  时光缓缓过去,日头西沉,一轮弯月渐渐自东而升,一层层蒙蒙黑幕缓缓笼罩万物。

  宇文伤、独孤峰等人如痴如醉的追寻着叶凝与傅采林的战场,观看着这一场天下见到的最高峰对决,虽然他们之中一大半人并不用剑,可能目睹天下两大剑道大宗师在此决战,对他们的修为,亦是极有益处!

  在月色中,在四处避退、环绕的禁军卫士之中,攀升至极致的奕剑忽然微微一颤,剑势一乱,自最高之处跌落。

  属于章武剑的紫芒顿时爆涨,仿佛弥天盖地的紫色光雨,彻底将傅采林笼罩,点点滴滴,密密麻麻,如一道雨帘,席卷山河。

  哪怕仅有如头发丝大小的紫色剑气落下,也能洞穿一块一人高的巨石,其下更是深深的没入大地之中,而如今面对着一道道雨帘的傅采林之处境,可想而知!

  怀远城中,街边小巷栽满的花儿早已盛开,然而在这一刻,却是突然凋谢,一片片叶子凋零在地上,萧瑟的悲戚充斥这座城池,这个国家,这个民族。

  朦朦的夜幕中,点点雨粉自天空中飘落,迅速的由一丝丝始,渐渐浸入了这山河大地,将这万物都染上了一抹水意。

  在这雨幕之中,暴涨至极限的紫色光雨团,忽然收敛,漫天的光宇消失不见,唯有一柄长剑斜对着大地,细密的雨丝渐渐附在长剑之上。

  点点血水,自剑身滑落,没入了大地之中。

  叶凝屹立在怀远城内某一栋民居之上,他四面八方各处,原先的民居此刻仿佛经历了十二级龙卷风一般,一道道剑痕弥漫于其上,摧石断梁。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一般,叶凝便这么静静的望着对面的夜空。

  忽然,一道已经承受到了巅峰的木屋,在这一刻轰然倒塌,木折石碎之声,不绝如耳,无尽尘埃在这一刻自地面上卷起漫天黄雾。

  紧随其后,原先屹立在那木屋之上的傅采林,遥望着对面沉默的叶凝时,他那丑陋的面容上忽然露出一道美至极限的笑容,既是欣喜,又仿佛是解脱……

  下一刻,无声无息的,傅采林整个人都消失不见,而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团血雾,渐渐飘洒在那木屋废墟之上!

  与此同时,叶凝面上一白,一口口鲜血“哇”的自他口中喷出,周身浓密的紫气沸腾如雾,已然影响到了现实,干涉到了外界!

  在那一场最后的剑斗之中,傅采林终于成功的将他那无形无质的剑气,送入叶凝的经脉,而且令他无法及时驱除。

  即便他经脉坚韧,此时亦不免感受到经脉内一阵阵痛苦,纵然她早已大成的文始心诀,此时将紫气化作生机,随心意流转间,很快便将这些剑气消弭……

  只是,剑气消失之后,伤势还在,而傅采林在那剑气之中所蕴含着的剑意,也依旧还在,短时间内很难扑灭!

  遥望着那一团渐渐渗透入黄色尘埃的血雾,叶凝心中蓦然一叹,在那场最为巅峰的剑斗之中,他的心意,他的灵魂,他的真气,都在那一刻运转到了巅峰。

  他和傅采林在那一刻斗的不仅仅是剑,还有各自的智慧!

  堂堂奕剑大师如此轻易的亡在他的手下,这一刻叶凝的心中也有着些许的诧异和失落。

  他在与奕剑交锋之时,能够感受到傅采林心中的矛盾。

  傅采林明明想从人世中的泥潭挣扎出来,可是却又不得不在亡国灭族的威胁下,肩负上保卫国家的使命。

  这种想出而不能出,能入而不肯入的矛盾心情,亦是傅采林难以攀升到剑道极致的阻碍!

  只因他放不下却又想放下,正如他追求生命的美好,却依旧保留丑陋的面容,亦是他心情的写照。

  正因为这种矛盾感,傅采林才不可能臻至燕飞那种境界,永难窥见破碎虚空的奥妙,更令给了他机会的叶凝,不能一窥傅采林在剑道之上,最闪亮的光辉!

  而这天下间,除叶凝外唯一剑道大宗师的死亡,更是令他此刻的心中,不可避免地生起了丝丝寂寞与失落!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