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69章:战终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时至这一刻,被这好似洪钟大吕一般沉重嗡鸣惊醒的众人,这才缓缓回过神来,一个个彼此对视之间,既是震撼不已,又是尴尬难言。

  谁也没想到,仅叶凝的一式攻击之余波,便将他们拖入了那如虚如实般的仙神妙境,令他们沉醉于其中。

  若非傅采林先发后置的那一剑将仙宫撕毁,二人交击的剑鸣之声令他们惊醒,恐怕他们会随着叶凝的攻击,无知无觉、无影无形的死在那片仙宫之中!

  原先的仇敌就这么恰巧的救了他们一命,而本以为的援军却是在这时差点让他们丢了小命……

  虽然这二者都是无心之举,仅只是因为他们的弱小,而承受不住攻击的余波才导致如此,可众人此刻心中仍是复杂难言……

  他们过去也曾镇压一方,言出如法,纵横肆意之间,天下莫堪与敌,于是骄纵之心渐起,自以为自己即便还为修成大宗师,可却未必比大宗师弱多少。

  可在刚刚叶宁与傅彩林的对战之中,残酷而又恐怖的一幕,让他们彻底惊醒,原来不是他们实力强,而是自己没有遇到过真正的强者。

  原来是大宗师起了杀念,他们在大宗师手下,恐怕连三招两式都过不了……

  相较之于众人的复杂,杨广倒是这些人中最为轻松的一个,特别是当他看到傅采林比叶凝多退出两步后,更是轻松无比。

  在公平对决中,正面击溃或者斩杀傅采林,毫无疑问,这对于高句丽之百姓军民的打击,绝对更为沉重,更为厉害!

  ……

  傅采林手持奕剑,虽然身上伤势不轻,但面上却是带着几分悠然沉醉之色,他不急不急的缓缓走近,深深看了叶凝一眼,柔声道:

  “在我活过的日子里,我一日为某种秘不可测合不得而知的东西努力寻找,思索,我隐隐感到这东西存在于天地思维的某一秘处,在某一刹那至乎感触道它的存在,

  而它正是生命的意义!可以为我打破平庸和重复的闷局!”

  他望向叶凝的眸子中忽然充满了感激之情:“而刚才青玄道友你的那一剑,便使我深刻地感受到了人生幻梦,把握飘渺如登仙成神般的刹那,我仿佛捕捉到了那苦寻而不可得的一丝线索……道友,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明白,不过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一生一死,一荣一枯,都只是天地间的过客而已。梦境也好,囚笼也罢,无论如何的虚幻,一日生存其中,一日便是真正的真实。”

  叶凝面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滚滚红尘,自有说不尽的爱恨情仇、情缘纠葛,颠倒迷离,傅采林视其为洪水猛兽、砒霜毒药,乃是阻碍清醒的最大障碍。

  但叶凝却视之为前行之路上至关重要的“经历”,因为不曾亲身经历,又何谈一个“忘”字?

  纵观天下三大宗师,各有各的性格,各有各的道路。

  宁道奇清静无为、谦虚自守;毕玄一派突厥人强悍暴力的作风,冷酷无情;傅釆林则是专情至性,毕生寻找最美丽的某种事物。

  而叶凝在踏入大宗师境界之前,便已经明白了他的路。

  他既不喜无情无义,也不爱专情至性,符合他性格的,是道家最为正统的“忘情之道”!

  正所谓太上忘情,最下不及情,忘情是寂焉不动情,情到浓处情转薄,若遗忘之者。

  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一言!

  了悟此境之后,他对于破碎虚空之道又有了新的感受,因而根据前人破碎虚空之事,他开创出了一门汇合太阴真水与太阳真水之法,刚刚用在此处后,便又化为了一剑。

  虽然这还很粗陋,但前景相当广大,等他修为更进一步,这一招便可向着当年燕飞的小三合、大三合迈进!

  凝练太阴真水又或者太阳真水的秘法,乃是道家密不外传之方,但武者往往踏入大宗师境界以后,便能对这方面有感,天资强大者,甚至可以渐渐琢磨出自己凝练太阴真水又或者太阳真水的法子……

  叶凝的这一剑,一切外在幻境都只是表象,唯有核心的那一丝太阴真水和太阳真水交融之法,才是伤到傅采林的第一因素!

  对于傅采林这等毕生追寻美好,感悟生命意义,乃至天道的人来说,追寻超脱的可能已经深深印刻在了他生命的本质,甚至还要超越他对本身民族的感情!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这般近乎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拖入了幻境!

  傅采林目光炯炯,看着叶凝脸上的笑容,知道对方听懂了自己的话语,当下忍不住发问:“不知道友刚才那一剑,何名?”

  “即兴之作!”

  叶凝轻轻抚摸着剑锋,深紫色的先天紫气在这过程中缓缓融入长剑之中,锤锻着剑身。

  说真的,他真的应该好好感谢遮天世界的那一卷苦海境道经,此经乃大帝所创,就中秘密无方,

  若非参悟此经有得,他也不可能这么迅速,这么准确的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向着破碎虚空狂奔。

  “不过,既然傅大师你问我名字,那便叫做万象剑诀,两仪式,如何?”

  “两仪式?两仪者,曰阴阳,阴阳相合,反衍鸿蒙,造化无穷!”

  傅采林深邃的双目之中,露出若有所思之声,显然,对于这一招的精义,他也有所把握。

  “好道行,好剑法!不意我多少年未出山门,中原竟然再出了一位大宗师,而且还是剑法之上的!

  若是换个时间与地点,傅采林定要与你一论那天人之道,把酒言欢,只可惜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以及你我两国之现状,

  却只能让你我这两个大傻瓜,放弃美好的世界,在这里做生死一搏!这实在是愚不可及!可惜大义所在,我却不得不如此!”

  “多谢傅大师坦然相告,其实对我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道不同,不相为谋,傅采林你要为国家民族考虑,贫道又如何不是如此!”

  叶凝悠悠一叹,在这一战中,对于这个只在传说之中出现的大宗师,他也有了相当深刻的了解。

  若说宁道奇是致虚守静的道者,那毕玄便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本色突厥人,唯有傅采林,身上充满了一种对美好的追求。

  若是换一个环境,血统,或许他们之间可以把酒言欢,共坐于一处谈玄论道吧!

  “彼之英雄,我之仇寇,国与国之间又有何善恶可言?实际上若非傅大师坐镇的高句丽,已经拥有威胁我中原的实力,杨广又何须冒着亡国的险境,连续三征高句丽呢?

  茫茫寰宇,浩瀚星空,在你我脚下这片微小的土壤之上,绝承受不住两位霸主!而我华夏传承上古,源远流长,自古以来便是这片大地的唯一霸主,现在如此,未来自然也如此!”

  闻言,傅釆林猛地张口,古拙奇特的脸上发出的慑人光彩,凝视着叶凝面上的神色,许久之后方才叹道:“唯一霸主之位吗?原来如此!原来不过如此!”

  “我曾因两国之间竟会进行如此庞大的战争而感到惊讶,最终仅纠结在杨广身上,却从未想到过这个方面,国与国之间,同你我现在又有什么区别呢?”

  “道友你的天赋绝世无双,不过双十年华就有如此成就,未来必定不可限量,而纵观吾国后辈,无一能与阁下相比者,因此在这战场之上,你我一见面,我便对你起了杀心……”

  长叹一声后,解决了心中困惑的傅彩林,心中仿佛被弹掉了一层尘埃般,掌中奕剑之锋芒更胜。他傲立于战场之上,便仿佛一座宏伟神圣的山峰。

  “你我之间,大隋与高句丽之间的诸事,勿言其他,便用剑来决出个胜负吧!”

  言罢,傅采林一震手中奕剑,当下自虚空之中暴涌出一团剑芒光雨,紧接着剑芒扩散,瞬间如一团绽放开的星空,将身前一丈的范围化作宇宙空间。

  那点点星芒则是在这片空间中运行的星辰,整个星空化为了一座棋盘,令人难以相信这只是由一把剑变化出来的视象。

  一颗颗棋子一闪而灭,无尽的星辰汇聚成一道星河,前赴后继的浩荡而去,直扑叶凝。

  显然,借着开口说话的时机,傅采林已经压下了自己腑脏间的伤势,此刻倾尽全力出手,如他所说的话语一般,要用剑来博出个正恶胜负。

  “好!”

  叶凝面上露出一丝笑意,与巅峰状况的傅采林一战,这亦是他之所求,当下章武剑仿佛穿越了虚空一般,直接出现在另一侧。

  无形的剑气明凝炼而富有光泽,仿佛流水一样在剑锋之上高速流淌,给清亮的剑锋带了一抹如水的柔光。

  这一剑,既具备了剑的锋利又兼具了水的至柔,锋芒掩藏在水柔之下,至柔暗藏锋芒……

  一剑出,剑身之上柔弱如水的真气此刻高速循环流动,随着时间的流逝成几何倍数般推动着章武剑,高速前进!

  初时,尚能看清剑锋,但当章武剑划过虚空之时,剑锋已经变得模糊不清,肉眼难以分辨,而当章武剑达到上升之势的最的,整柄剑蓦然的消失不见。

  章武剑迎着那一颗颗星辰、棋子,迎着那漫漫星河,悍勇无匹的直接冲去,与奕剑进行最为激烈的交锋。

  “叮叮叮……”

  刹那之间,急促的声响拉成一道尖细的啸声,刺耳的魔音横贯战场,直刺得宇文伤等人皱着眉头,将真气流动于耳边诸窍。

  至于一旁的众多禁军战士,修为不够的他们更是受创菲浅,众人耳鼓**鸣动不休,隐有血痕!

  章武剑与奕剑虚空交击数十余次,在这一处小小的方寸之地仿佛变成了一个棋盘,而章武剑和奕剑则成了一道棋子,随着主人的意志在不断落子。

  无形与有形的激烈交锋,撞击出灿烂的火花,如年夜燃放的烟花一般,绚烂璀璨,耀眼夺目。

  光点倏地散去,两人的身形瞬间交错而过,傅采林的嘴角鲜血溢出,在其飞出三丈之后,双手执剑身形急旋。

  青湛湛的弈剑挥出,再出手便是弈剑术之中最为凶猛的一招杀伐剑术。

  “连环棋子千目杀!”

  剑气纵横交错十九道,交织成囊括寰宇的棋盘,无数的黑白棋子置身棋盘之上,在弈剑的指挥之下,向着身前的叶凝电射而去,丝丝劲气吞吐,空气被高速穿破后,嗤嗤作响。

  这一刻,于这棋盘之中,天地间的灵气浩浩荡荡的汹涌而来,由剑气构成的棋盘与棋子,在这一刻竟仿佛要由虚化实一般……

  连虚空都在这一刻,隐隐有扭曲之象!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