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67章:论剑灭神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傅采林斩杀杨姓老宗师之时,独孤峰和他的碧落红尘剑法,便已然来到傅采林之上,剑气直指傅采林全身各处要穴,似要将其乱刃分尸。

  而独孤盛、宇文述等众人的刀、剑、拳,亦纷纷怒吼着递出,从后面和侧面夹击傅采林。

  其中尤使先前被杀的那个杨姓老宗师关系极好的皇室供奉、杨家宗师,出手最为狠辣,配合最为默契。

  其一人身材壮硕,肌肉鼓起有若岩石,他身披铁甲,手振长鞭,鞭如龙蛇,在虚空中,以波浪似的怪异路线不断前进,挥舞得嗤嗤作响。

  不过,他的这一击并非是为了直接攻击傅采林,而是束缚傅采林的移动范围,因而当他这一鞭从左侧贴近傅采林之时——

  长达两三丈的长鞭,竟是神乎其神的随着他那如珠走玉盘般的步伐,化作盘旋数匝的鞭圈,一圈接一圈的向着傅采林的身上套去。

  在真气的催动下,鞭身满布吸盘以的突出小圆点,此时微微震动,诡异莫名,使人知晓他这一击虽是为了束缚,但其攻击力绝对不可小觑!

  右侧之人一身黑衣,身材不过中人之资,但眸光阴柔,声音尖利,其双手之上各带着一幅黑色的、略泛腥臭之气的手套。

  此人似虚似幻,宛若鬼魅一般闪烁不定的迅速向前突进,在距离傅采林不过数寸之时,那双黑色的手套十根手指之前突然各自弹出数根碧莹莹的牛毛细针!

  随后此人仿若弹琴一般,十指微弹,如疾风骤雨一般迎着傅采林的周身大穴,密不透风的迅速自上而下重重点出。

  又有一人横移向傅采林的身后,宛如流水行云般迫近对手,他双手各握着一柄分水峨眉刺,当其向着傅采林刺出之后,迅若灵蛇,且像可随时改变方向!

  左手分水峨眉刺诡毒阴狠,变幻莫测,却是隐隐攻向傅采林腰间发力重心;而其右手之分水峨眉刺则是刚猛霸道,恢宏大气、莫可抗御,则是直刺傅采林眉心太阳重穴!

  一时劲气侵迫,寒意大作。

  饶是以傅采林之能,面对此等舍命合击,也再也无法不顾一切的直接直扑杨广,从而不得不做出应变,改换身形。

  笼罩着傅采林周身的点点星芒此刻同时向着四面八方的敌手,闪烁着反攻而去。

  而他那宽大的身形微微动移,一步又一步,玄奇而又精微巧妙,其步履变动范围并不大,但却如风中飘絮变换不定,忽左忽右。

  “叮、叮、叮……”

  一阵细密而又连绵的金属碰撞之声,宛如叮咚清泉,清脆悦耳,剑湛青芒的奕剑,

  此刻在傅采林的手中画出一道又一道奇妙的痕迹,暗合天地至理,在变化周移中自具恒常不变的味道!

  此处十多个人围攻傅采林,可在他那奇妙的步法和神乎其神的奕剑之下,无论是那些毒针,还是一个个宗师递出的兵刃……

  在这一刻,却是前前后后的,近乎在同一时间与奕剑交锋!

  此刻,即便是在一旁自恃身份观战,并且守护杨广的叶凝,也不由感叹奕剑大师之名,果然名不虚传,甚至更胜其名……

  傅采林的身形和步伐,均如围棋国手落子一般,浑然一体,形态优美,他的剑已经彻底融入了他的整个人,步法亦是剑法,亦是奕道之术!

  每一步迈出,每一剑挥动,都巧妙无比,如瀚瀚之水,无孔而不入的将众人蓄谋已久的合击,逐渐分而化之,消敛于无形!

  ………………

  “青玄道长,此僚凶恶难挡,还请道长出手相助!”

  看着那施展快刀的老者,转瞬之间身陨于傅采林手下,杨广虎目之中,略过一抹腥红与狰狞,额间臂上更是青筋暴起。

  那施展快刀的老者名为杨振,乃是杨姓皇族之中的顶级高手!

  他还是晋王之时,此人就是他的贴身护卫,当年在扬州,他能镇压各大帮派,迅速做出一番事业,此人便是他的得力臂助!

  此人身死于傅采林手下后,顿时便挑动了杨广的某一根敏锐的神经,此刻,他也顾不得继续让叶凝保护自己了。

  他亦是一方高手,自然看得出场上众人的胜负比率,在此刻已经迅速向着傅采林倾斜。

  若再不派出自己这好不容易请出来的大宗师,恐怕份属于杨家的高手,就要被傅采林斩杀殆尽了!

  “谨遵陛下喻令!”

  叶凝向着杨广点了点头后,微微活动身子,不过他的目光依旧紧紧的关注着战场上的动静。

  傅采林不但是奕剑大师,而且叶凝可以肯定他在算术、幻术上的造诣也并不弱。

  他在追求美丽与生命的同时,也造就了他那非同一般的幻术。

  傅采林的剑,是他对于生命和宇宙的探索,自然玄妙而又美丽至极,在那如星空一般的剑法挥出之后——

  一边的叶凝可以清晰的看到——

  包括独孤峰在内的众人,都仿佛被那美丽玄妙的一剑夺了心神魂魄一般,不由自主的停顿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不能动,不能想,眼中只有这美丽到极致的一剑!

  也正是这短短的一个呼吸的时间,给了傅采林回气的机会,这才让他先以剑气震退独孤峰,后又挥剑迫退其他众人。

  傅采林毕竟是一代大宗师,他回气之后,剑内蕴含的大宗师之力何其精纯浩大,不论强若宇文述,独孤峰,武器为分水峨眉刺的男子,

  又或是较弱的宇文化及、独孤盛等,均无不躯体猛震,所有后着都展不开来,便被迫得往后跌退!

  ‘傅采林的奕剑术是感性的,其精微处在于他把全心全灵的感觉与剑结合,外在的感觉是虚,心灵的感觉是实,从而产生无与伦比的感染力。’

  这是叶凝一观傅采林的奕剑大法后,心中生出的第一感想!

  随后……

  看着怒吼一声,双拳之上,冰玄奇劲大作的宇文伤,此刻挥动双拳,仿佛提起两柄大锤,带着万夫不挡的气势,隐隐就要向前,发出誓死冲锋……

  叶凝微微摇了摇头,时至此刻,除了那几个杨家供奉,其他的包括宇文伤在内的各个门阀子弟,此时依旧在与杨广勾心斗角,并未真正全力以赴的与傅采林作战!

  要不然即便傅采林乃是一尊大宗师,可也不可能这么轻轻松松的杀穿包围圈,来到杨广御辇之前。

  对于这种状况,傅采林自然是心中门儿清,所以,在他那于短短一个呼吸间,连续挥出封堵众人的十数剑之中,其威能大小,各有不同,巧妙到了极致!

  此时此刻,在这处战场之上,在傅采林的手下,这批高手之中重伤或者死亡的,大都是来自于杨家以及皇室供奉高手!

  事实上,宇文阀、独孤阀等门阀,实力损耗根本不大!

  “宇文阀主,大宗师的力量,不是宗师能够抗衡的,让我来吧!”

  叶凝缓缓走向前,握在章武剑之上的那只白晳清秀的手掌,此刻忽然松开,在宇文伤的眉头轻轻一拍,瞬间就镇压下了他体内澎湃的真气,打断了他的攻势。

  “道尊愿意出手,自然最好不过。”

  宇文伤哈哈一笑,神色自若的道。

  对于这位最近声名鹊起的“道尊”,他也是闻名已久,未见其能,不过单看其战绩——斩杀四大圣僧,佛门虽然报复不休,但却无人敢登门挑战。

  雅号“道尊”,即道门之尊,可饶是如此,对于这个称号,不论是天师道也好,还是上清派也罢,至今无人敢正面对外说出一个“不”字!

  从此两点,宇文伤便知道,这位青玄道长虽然年轻,可其实力绝对不可小觑!

  当下,他便顺势收身后退——显然,杨广先前的话语早已被他听在耳中,要不然他也不可能敢像刚才那样拼命。

  “奕剑大师,傅彩林?”

  叶凝望着这个即将杀到他身前的,大名鼎鼎的天下第一剑客,神色平静,声音悠然。

  “贫道自幼时练剑时始,就曾多次听闻过天下第一剑客,奕剑大师之名,今日既然道阻相逢于此,还望大师不吝赐教!”

  言如剑,词如锋,这一字一句便是叶凝的道剑,区区五十余字,却是将叶凝的一身气势提升到了最巅峰。

  悠然飘渺,如水般变幻莫测的剑意,隐隐将傅采林彻底锁定,无论他下一刻是何等举动,稍有不对,下一刻都会迎来叶凝倾尽全力的一击!

  这一刻,纵然叶凝所针对的仅仅只是傅采林,可无论是宇文伤也好,独孤峰乃至于那几个皇室供奉也罢,此时此刻,随着叶凝的话语,他们的心中都不由涌起了一股心悸之感。

  ——那仿佛是一把剑,一把锋利无匹的剑,一把具备了快、狠、准三字的剑,此刻正顶在他们的心脏之前,隐隐就要破肤入体!

  这种气势,这等手段,竟能隐隐与傅采林分庭抗礼……

  几人的目中顿时忍不住掠过一抹不可思议之色,同时转首望向杨广,愕然失声道:“大宗师?!”

  杨广没有回答,他也无需回答,他只是紧紧的盯着叶凝与傅采林,关注着他们的战斗。

  他是魔头,是大帅,是帝王,唯独不是武者,因此,在叶凝和傅采林的战斗之中,若是叶凝落在了下风,他会毫不犹豫的迅速将宇文伤等人全部派上!

  他要的是结果,所以哪怕是堆、用人命换,也要将这个对他征服高句丽的最大威胁,彻底斩杀于此……

  哪怕这个结果,并不如他先前所料!

  ……

  “中原之地,果然不愧为天下之中心,最为富饶之所,武道源头。”

  傅采林神色凝重之极的转过身来,看着这个最多不过二十余岁的青年,心中也是不由生起来一丝惊叹与无奈。

  中原之地奇功绝艺层出不穷,再加上代代天骄辈出,二者相结合,高句丽可谓是远远难比,从古至今,中原之地大宗师一代接一代从未断绝过。

  然而如高句丽这样的小国,便是侥天之幸能诞生出一个如他这样的大宗师,可却很难找到真正传承大道之人,而即便能够找到,但却更难培养出第二尊大宗师!

  甚至就是在他陨落之后,不出意外,在这一辈以及下一辈之中,也不会再有第二个大宗师出现!

  心下思绪变幻,但傅采林面上之神色却是如万古寒川一般,没有丝毫变化。

  他一步踏出,奕剑在其掌中瞬间摩擦着撞回剑鞘,面对一位大宗师,即便此人或许只是刚刚晋升,而他傅采林成名多年……

  可此时,他却依然不敢有丝毫的小觑。

  “生命为何物?道友可答我?”

  傅采林澄澈淡然的声音中,此刻充满了沧桑与深邃,他的声线有着一股奇异的魅力,似乎能使人甘心遵从其命。

  这一刻,叶凝忽然感到,包围着傅采林的众人,四周的残尸碎骨,脚下的血红泥土,深厚的堂皇御辇和杨广,在这一霎那间,全都消失了!

  人与地,还有大地上的万物在这一刻都消失不见,茫茫之中唯有无尽的星辰,此刻随着傅采林的意志排列着,化为了纵横交错的巨大棋盘。

  而傅采林的位置,就刚好在最中心,天元的一点上!

  落子天元!

  通过先前的观战,对于奕剑术的奥秘,叶凝已经颇为了然。

  奕剑术讲究的是料敌机先,先决的条件是以高明的眼力掌握敌手武技的高下,摸清对方的底子,从而作出判断,先一步封死对方的后着,始能制敌。

  就像下棋时要先明白棋盘那永恒不变的法则,才能永远占据主动!

  此时他身处傅采林的‘棋盘’之内,便如高手对弈,后着却被尽数看破,实在是危险至极的场面。

  “呛哴!”

  腰下鞘中,自有神剑跳出,幽幽清鸣,仿若龙吟虎啸一般震动人心,又好似自九天云外传来的天籁,一圈剑气扩散而开,将纵横交错的棋盘撕扯得不成样子。

  “我说,生命如水!”

  叶凝淡然伸手,一抹微光浮现,似暗香疏影,又似云雾飘渺,倏忽不见。

  下一刻,风儿的呼啸,夹杂着血腥的花香,外界的惊呼,凛冽的剑气……真实世界的一切,在这一刻齐齐映入耳中。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