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66章:激战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嗖!

  一点寒光先绽,随后剑出如龙!

  傅采林宽大的衣袍轻轻鼓动,素白的五根手指握着长剑,在天空中划过一道曼妙的弧线,瞬间便超过了诸多禁卫的第一层布防,继续向着杨广飞进。

  地面上,一个个禁军之中的武林好手,此时见到傅采林在万箭齐发时竟有如此惊人之表现,一个个忍不住握紧了手中的武器,背后冷汗直冒。

  但在傅采林即将飞跃他们之时,所有人却仍是握枪持盾,几乎在同时向上扑去!

  半空中的傅采林暗叹一声,旋即他那名震天下的奕剑泛起青湛湛的异芒,画过超乎人间美态,具乎天地至理的动人线条。

  双方短兵相接。

  一个个凌空拦截的禁卫,此时此刻,不仅提剑格档慢吞吞的,甚至还将自己的致命之处主动暴露出来,仿佛一个个像是要寻死一般,主动用自己的脖子,一试那奕剑动人的锋芒!

  瞬息之间,在青芒或点或刺或削或斩,奕剑没入这些禁卫致命窍穴之后,但见血洒长空,一具具尸体无力的自半空之中堕落,砸在地上后发出扑通扑通的闷响!

  诡异,神秘,可怕!

  这是傅采林到来后,第一时间给在场除叶凝之外,所有人的第一个印象和念头……

  不过先前那一批禁卫虽然转瞬身死,但却用他们的性命,成功拖住了傅采林前进的步伐。

  一口真气已尽,傅采林不得不这空中斜划出一道靓丽的弧线,直接超过众禁军,降落在杨广御辇之前的不远之处。

  此刻,傅采林抬头望了一眼杨广,没有动用任何人气势,但一种心悸仍自杨广心中升起。

  会死的,会死的,死的,的……

  杨广昔日那深不可测的眼珠之中,此刻血丝密布,背后冷汗,不由自主的浸湿了龙袍!

  他望了望傅采林,此时双方之间的距离已不过七、八余丈,这对于傅采林这等顶尖高手而言,不过是一纵之距!

  杨广咬了咬牙,前面的独孤峰,宇文伤等人此刻已经环绕在他的身前,可他却仍是不由自主的向后轻退,一步步的,最终退到了手握剑柄的叶凝身后。

  若是在他时,杨广此刻的行径必会赢得众人心中嘲讽,然而在此刻别说是他了,就是宇文伤都忍不住心生寒意,不敢正面撄其锋芒。

  傅采林如入无人之地般,在这万军丛中一步步向着杨广推进,虽然有不少高手自他从天上落下时始,就将他团团围住,蜂拥而上。

  刀、枪、剑、戟等十八般兵器,掌握在各个视死如归的战士手上,没有丝毫防御措施,直接迎面冲上,在各个角度、各处地方刺出他们的兵器,以伤换伤,以命换命。

  然而,这还不够!大唐世界的巅峰武者,已经逐渐的不再畏惧大批军队的围攻!

  傅采林一步步向前行去,掌中的奕剑神鬼莫测,那一剑剑都具备着一种超然于天地的壮烈之美,简单粗暴而直接,可往往却能轻松无比的带走他周围的禁军性命。

  此时的他,再也不是平日里那个热爱生命之人,而是一头凶悍无比的魔神,一个战场之上的绞肉机,没有人能阻挡他前进的脚步。

  他所过之处,血色遍地,残尸盈野!

  殷红与尸臭弥漫,长剑与兵刃共舞。此时此刻,此地杀气冲天!

  杨广昔日倚之为镇压天下得力臂助的禁军,此时虽然一个接一个的奋勇冲上,但却再无昔日的悍勇和耀眼表现。

  他们落在傅采林的攻击范围之中后,往往身不由己,丑态毕露,死得简简单单,毫无价值。

  漫天的禁军人影,在傅采林面前破绽毕露,甚至似乎主动将自己的脖子送上去任他劈砍,因而无论多少禁军围攻傅采林,但从无人能够得见他的第二式剑法!

  宽袍、长剑、靴子,此时尽皆为血色浸染,不过短短数息,死在这一剑之下的精锐禁军,至少已超过百余之数。

  然而傅采林却仍如一头体力无穷无尽的大魔神,视生命如蝼蚁,杀人如劈柴砍草,迅速突破层层防线,靠近御辇所在,杀得众禁军胆寒心颤!

  “杀!”

  眼见得傅采林迅速贴近御辇,又即将杀出禁军环绕范围,宇文伤再无什么高手风范,更是迅速显露出了自己能得杨广信任的本钱——

  此时此刻,他第一个,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一道蕴含着真气的爆喝,此时忽然如惊雷炸响。一面为自己提胆鼓劲,一面则是从侧面干扰傅采林的攻击!

  随即,他一拳捣出,以特殊方式旋转的气劲,将前方的空气吸纳得点滴不存,冰寒彻骨的冰玄气劲犹如一道冰龙,盘旋在指虎锋芒之前,笔直向着傅采林的胸口直捣而去。

  冰寒肃杀的气氛笼罩全场,似要把傅采林完全笼罩其中,一击毙命,洞穿其心肺!

  紧随其后的,便是被宇文伤一道怒喝惊醒的独孤阀主,独孤峰!

  呛哴!

  独孤峰一跃而起,手中长剑在此刻幻化出点点的星芒,家传碧落红尘之剑法,此刻一展无疑,千百道剑气从他手中如莲花绽放般迸射而出,自上斩下,丝毫不顾及其他围攻傅采林的禁军士兵。

  随后,杨广护卫队之中,几大门阀的年轻一辈弟子以及各个皇家供奉高手,脚不沾地的滴溜溜绕了一个小圈,倏又加速,

  配合着宇文伤和独孤峰这顶尖两大高手,施展出自己的得意绝技,组成一个圆环包围圈,同时攻向傅采林。

  须知,这些人可不是之前围攻傅采林的那批禁军,禁军之中连先天好手都欠奉,而这些人一个个都至少是宗师高手!

  他们组成的合击阵形,虽不敢说斩杀或者重创傅采林,但至少也会让他受到不轻的影响。

  如宇文伤和独孤峰,这二人的家传绝学均已臻至大成境界,甚至宇文伤的冰玄劲,在他手上已有推陈出新之势,

  此刻他倾尽全力的一拳捣出,所有气劲不但不外泄,反而向他的拳心集中而去,但霜寒奇劲,却是令得这春夏之交的怀远城外瞬间变得好似大雪纷飞之刻!

  傅采林也是人,而不是真正的魔神,在他杀穿众禁军之后,体内真气不可避免的有了不少的损耗,此刻若是和宇文伤应对应的碰上这一记,他的进攻之趋势,势必会被打断。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此剑一断,再想在中高手的包围之下斩杀杨广,那就是难如登天了!

  傅采林长吸了一口气,宇文伤打出的冰寒之气,此刻被他一丝不漏的吸了个干干净净。

  随后奕剑之上那青湛湛的异芒竟是瞬间爆涨,直抵宇文伤的冰霜之拳,傅采林的这一剑,竟是直刺宇文伤这一拳最强之处!

  大唐世界的武功大都讲究心法和计算,故而往往有很多武者,在特定的时候,能够爆发出远超自己寻常的战力,但也会因状态的跌落从而被逊色于自己的对手击败。

  此时的宇文伤,便是在心中计算好了自己这一拳的进攻趋势,然而令他惊诧、难受的是——

  正在自己蓄势即将到达巅峰之刻,傅采林手中的奕剑,突然绽放出数尺剑芒,不仅将其拳头之上的旋转气劲生生斩灭,

  随后更是将一举将他在臻至巅峰之前,瞬间截断,一切后续变化再也无法顺势展开……

  令他上不上,下不下,简直难受得想要吐血!

  原先全力以赴,呼之欲出的冰玄拳劲,此刻被傅采林截断以后,再也无法顺势挥出,反而在他经脉之中乱窜……让他差点真的吐出血来!

  “以人奕剑,以剑弈敌”,这便是奕剑术的精髓,剑出如弈棋,以天地为棋盘,以敌我为棋子,以生死为宅,一剑击出,已经预料到对手的所有变化,于无声中占据上风。

  傅釆林唇角逸出一丝笑意,奕剑一动,在挡下这一拳后,画出一道蕴含天地至理的美丽线条,剑锋之上霞光流逸,迷神幻目,他竟是要顺势一剑斩断宇文伤最强的右臂。

  在这位奕剑大师的剑势笼罩之下,宇文伤灵觉和周身气势具被压制得无法动弹,因而他不但感应不出傅采林这一剑的强弱、虚实,更是隐隐有一种此剑必杀他之感,萦绕于心中!

  不过宇文伤终究是宇文伤,是四大门阀之中,仅次于天刀的一阀之主,此刻他张口一吐,一道深寒冰冷的气箭,瞬间向着傅采林的剑身旋转着迸射而出。

  此气箭之速,剑上之力,绝不逊色于强弓劲弩!

  傅采林没有应接,而是微旋剑身,避过此箭,同时直斩宇文伤之右拳——因为,他的这一剑本就是虚非实!

  然而宇文伤却是并不知晓此剑之虚实,他对杨广远远算不上忠诚,再加上宇文阀早已在暗中积蓄力量,时刻准备造反……

  因此,他又如何肯为杨广舍命,舍弃自己的最强右拳?

  当下他脚下两道气旋喷吐,自己则借势电退而出,不过他亦是老奸巨猾之辈,此时虽是后退,却并未退出多远,更是隐隐护在杨广之前,拳势含而不露,以示自己在侧面牵扯傅采林。

  最强的宇文伤一退,原本被封锁的傅采林剑势一变,霎时好似顿开枷锁走蛟龙,他右手瞬间回剑,幻作漫天的星芒,

  星星点点的,好似夜空之中的星辰般美丽到了极致,这些星星点点的剑光似动不动,仿佛在护卫着自身,但又好似同时攻击向四周杀向他的众人——

  点点星光剑气,遵循着天地妙理微微移动!

  他的左手五指,则是在这时漫不经心地向后一拍。

  在他的身后,乃是一个出生于皇族杨家的宿老,放在众人之中也算得上是靠前高手,这老者手持长刀,此时一刀又一刀的,

  仿佛融入了清风之中,随着扑面而来的风势,瞬间数十刀向着傅采林的周身急掠而下!

  然而,傅采林的那一只左手,却好似一位围棋国手,轻轻从棋盒之中取出一枚棋子,落于棋盘之上般,就那么妙至极点的正面顺着刀背轻轻划过。

  同时九玄大法鼓荡的气劲同时振动长刀,当傅采林的左手从刀尖之侧,掠至刀剑柄之时,这柄薄刀长刀终于发出难以承受的痛苦呻吟,旋即刹那崩解。

  在这之时,傅采林的左手终于向后延伸到了极致,此时正向他回撤,五根细长的手指来到崩碎的长刀碎片前时,微微波动。

  下一刻。

  一枚枚碎片携带着九玄大法轰出的狂暴精纯之气劲,向着那老者,如同倾盆大雨般密密麻麻、毫无疏漏,彼此之间相隔等同的依着一美丽的角度,又似划过天空的陨石雨一般,直射而出!

  老者神色一变,随即大袖挥舞,如同巨浪浮云悠游自在间,欲要将那些碎片,一一拂开。

  然而大宗师之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噗嗤、噗嗤……

  老者浑身巨震,那一枚枚长刀碎片,就好似一把把巨锤不停的轰击在他的手臂,他的筋脉,他的身上,令他不由自主的哴呛后退。

  下一刻,也就在他的衣袖因为震动而移开之时,一枚枚碎片便从此而入,瞬间洞穿了他的躯体,射入了大地之中!

  老者瞪大了眼睛,目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他堂堂宗师,出生皇室,所会的神功绝学不计其数,此刻居然在傅采林手上,连一招都捱不过?

  砰!

  鲜血伴着生命力,从他身体中十数处被洞穿的血洞之中向外狂涌,老者只觉浑身迅速转冷,还来不及继续思考,随后便无知无觉的倒在了被鲜血染红的尘埃里!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