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61章:三僧入灭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即便是智慧重创,可嘉祥枯稿的长脸依旧不见丝毫情绪波动,他那乾枯的两手从宽阔的灰袍袖探出,右手正竖居上,左手平托在下,淡漠的道:

  “随缘而动,应机而为。缘起缘灭,因果相乘。执之失度,乃入岔道。何如放之自然,体无去住?一指头禅,施主小心!”

  纵然是极速前行,可嘉祥全身却是纹风不动,连衣袂亦没有扬起分毫,不过须臾便已从远处来到了叶凝身侧。

  不论其他,此僧的功力,确实是四大圣僧之功最强之人,他的动作看似缓慢,能令人一一分辨清明,实则却是迅若风雷!

  忽然,嘉祥枯瘦的右手从上登变为平伸,身体则像一根本柱般前后左右的摇晃,右手再在胸前比划。

  掌形逐渐变化,拇指外弯,其他手指靠贴伸直,到手掌推进至尽,拇指刚好一分不差的按向叶凝洁白如玉的太阳穴处。

  “道信老僧,果然好境界、好本事,可嘉祥你虽然号称四大秃驴第一,但比起他来,却是差得远了!”

  纵然直面如此境地,叶凝依旧淡漠自信,一声低吟,直入人心。

  此时弥三点山河的浓雾已然散去,天边晨光熹微,朝阳微微露出一线,映照得河边水道红红艳艳,充满了一种生机勃勃之感。

  而在隐藏在御辇之中的歧晖的灵觉当中,叶凝那优美自然的身影于一刹那间似乎从这世间消失,天与地无限扩张,又以中间的人为核心纽带,连接到了一起!

  浩大而阳刚的意念,化为阳神,从叶凝身上冲出,寄托天地,天人化生,摄取宇宙中至刚至阳的本源力量。

  朝阳初升,第一缕光线照射下来,令沐浴在阳光中的叶凝看起来有如神祗。

  叶凝眸子中无悲无喜,周身紫气如雾,渐渐向外散发,自身在这一刹那已然嵌入天地的某一极。

  “嗡!”

  章武剑如同有了生命般轻鸣,叶凝通过元神攫取而来无有穷尽的力量,此刻被化为高度集中的能量,夺天地之造化,流动于剑身之上,使其高频震动,丝丝缕缕的至阳剑气,吞吐如龙。

  频率高到难以想象的震动,带着长剑做出种种精细巧妙的微小动作,轻易震开了道信的拈花一指。

  甚至那至刚至阳的剑气迅速自剑尖之处蔓延,不过一刹那就没入了道信的胸膛,斩灭了他的生机!

  论技巧,道信这一击当真是心神皆备,天人相合,妙到极致!

  可正所谓一力降十会。

  叶凝这一道汲取了天地宇宙能量的剑气,已然不是凡胎肉体的凡人能够阻挡得了了,道信即便修炼的时间再长,技巧再妙,可境界不够,无法同样的汲取宇宙能量,又怎能挡得了这一招?

  因此,即便他功力道行再深,此刻最多也不过能勉强延长一点生机罢了!

  收回长剑,叶凝步履微移,身躯轻转,旋即道袍长袖一拂,袖里乾坤的劲风,带着强绝无比劲力,直接迎向嘉祥的那一记一指头禅。

  好和尚,好神通,这一指头禅不愧是嘉祥的看家本领,又是他积蓄多时所得。

  此刻他一指点出,如碎沙石般点碎劲风,劲力激荡,散在周围,似乎空间都发生了异变,显现出了一柄充满着浩大无尽,神秘伟力的长剑!

  却是不知何时,裹挟着阳神力量的一剑,已然被叶凝无声无息的向着嘉祥刺出!

  见识过这一剑的威力,面对着这破了禅宗最强传承的一剑,嘉祥神色肃然,却是不敢硬接此剑,而是右手由左向右横比,左手由下而上纵比,在虚空中画出一个“十”字。

  浑雄的佛门真气在此刻狂泻,涌入那“十”字之中,掀起一股庞大的气势,但却无法动摇叶凝分毫。

  嘉祥在胸前比划出来的“十”字正中处,精准无误的抵在剑尖之上。

  嘉祥低吟道;“枯如乾井,满似汪洋;三界六道,惟由心现。”

  当叶凝的那柄剑刺入嘉祥大师的双掌之间时,果然如陷入一道乾涸了不知多少年月的枯井的感觉。

  不过在那井下,却是有着瀚海汪洋,随着嘉祥的话语潜伏待发。

  “新月有圆夜,人心无满时,嘉祥你倒是有点本事,可惜还是不够啊,我看你这口枯井,恐怕是一辈子都满不了了!”

  但见嘉祥双掌之间好似泉涌一般,不住的生出无穷劲气,似是将要用劲气将叶凝的这一剑夹住。

  但是这一剑中蕴含的至阳秘力何其浩瀚?至刚至阳、至精至纯的剑气在这一刻轰然殛发出无穷劲力,瞬间将嘉祥双掌之间涌入的劲力尽数冲散。

  随即叶凝长剑一绞,带动着嘉祥的气劲与“十”字凭空划出一个螺旋上升的圆环,在无尽的旋转之中,赫然化身为一个混不可测的黑洞,将然的劲气尽数吞噬。

  轰!

  待这一招的掌控权落到叶凝手上之后,黑洞倒转,无穷的劲力自中喷发,霎那间便如泄堤之洪般冲破“十”字封锁,狂涌入嘉祥的手臂乃至奇经八脉之内,无比狂暴的摧残着他的身体!

  “噗!”

  嘉祥脸色一白,当下一口浓血便从其口中吐出,不过他亦是个既狠且能之人,此等生死攸关的时刻,他根本没有时间去化解这些狂暴而又混乱的劲气。

  因此,他毫不犹豫的凭借着自己,近乎两个甲子的醇厚佛门真劲,强行驱使的这些混乱的劲气,冲入自身手掌,向着叶凝一掌拍出!

  可叶凝又怎会替嘉祥化解此难?

  当下他身形化影,如一阵清风一般绕着嘉祥飞速出剑。

  只见一道紫影衍生出千万剑影,旋风般卷起了无穷锋芒,直直朝着嘉祥涌去!

  那剑,越来越快,起初尚如一阵清风,旋又变成一股飓风,飓风盘旋无形、无相、无束,越来越快速,到最后就如一道雷霆一般,迅猛、狂暴!

  嘉祥勉强屹立于大地之上,早已五劳七伤的他,又怎能跟得上叶凝的节奏?

  当下,他只能凭借着自己敏锐的心灵感应,勉励还击,将自己全身每一部分均变成制敌化敌的工具,以手、肘、膝、腿等部位做出种种令人惊奇的动作方式反击。

  这才是传承自达摩祖师的天竺瑜伽绝学。

  但不过须臾光阴,深受重伤的他根本跟不上叶凝的速度,身上霎时间便不知中了多少剑,点点红血已然将他的袈裟染出了片片腥红!

  少顷,叶凝的身影化作一道狂风自原地消失无踪,唯有一道道残影出现在嘉祥到帝心之间的各处。

  一道流光如同划破天际的流星般从叶凝手中激射而出,直射帝心,搅动周围一定范围内空气,如同扭曲般的出现异态。

  天地的生机死气全集中到剑锋处,耀眼的剑光是的天上的太阳也即黯然失色!

  “叱!”

  感知着那一道速度更胜天上之雷霆的剑光,帝心尊者大喝一声,目中精芒爆射如电,心灵、真气与手上之禅杖合一,化作一道金色长虹,如同天龙怒吼,似风雷炸响……

  遵循着一道冥冥之中的轨迹,带着自身最为圆满的功力,帝心双眸似阖非阖,其手中之禅杖,好似会自动寻路一般,简简单单的,直接就向着他面前的虚空砸去。

  “铛…嗤嗤……”

  偌大的金属碰撞之声还未响至巅峰,便被一道尖锐刺耳的金属切割之声掩盖,帝心的双眸在这一刻瞪得前所未有的大,目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嗖!

  两道模糊的人影刚一靠近,便乍合骤分,于电光石火之间,叶凝刺剑收剑不过刹那,便借着一股弹力侧身燕返而回。

  叶凝一个旋身,凌空虚踏,乘风驾云,身形一闪,便已经落在富丽堂皇的御辇之上,章武微微一震,随即自动跃入鞘内。

  一道阳刚剑气如龙蛇般嗤嗤吞吐,破空而出,顺顺利利毫无抵抗的没入了,正闭目调息的智慧体内。

  啪!

  一道轻微的殛爆之声响起,智慧忽然睁开眼睛,长叹一声,“好道人,好神通!原来青玄你已经堪破阳神之妙,难怪能有如此神通,让我们四个老家伙,在几剑之下输得干干净净……”

  最后一个“净”字还未落下,智慧胸口之处突然炸开,一滴滴鲜血连带着几片碎骨、青色的经络,乃至于一些五脏六腑的碎片,自胸口处向外迸射,染得方圆丈许之内,一片腥红。

  与此同时,帝心身前,一截被斩断的禅杖砰的一声落入泥土,帝心听得智慧的话语,遥望着身前的两节禅杖,亦是叹息一声。

  “生死及与涅檠,无起无灭,无来无去,其所证者,无得无失,无取无舍,其能证者,无作无止,无任无灭,于此证中,无能无所……

  唉,老了,老了,倘若换作二十年前,即便是要败,咱们几个也不会输得这么惨……”

  帝心做金刚愤怒之像,语意未尽,却是已然入灭而去,在他的眉心之中,有一道细细的剑痕,此时正向外流出红白交加的脑髓和鲜血……

  感知到智慧和帝心先后入灭,伤重难返的嘉祥勉励睁开双目,看着三位相交多年的老友,嘉祥神色木然不变,双手合十,却是主动运劲震碎心脉,入灭涅槃。

  “人生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大千红尘,终不过一场虚空大梦,我等空活百岁,如今也是时候从来处来,自去处去了。”

  “阿弥陀佛……”

  道信虚弱的低喧一声佛号,“三个老秃!你们驾鹤西游,前往灵山妙境,早得正果,却累得老僧我还得在这五浊红尘之中,缠绵七日有余,为你们处理后事……”

  口中轻轻说着,道信饱满的面容却是迅速变得干瘪,甚至生出了皱纹,第一次显得像个百岁开外的老人,垂垂将死,而并非过去那般道骨仙风。

  “根深则叶茂,性明则道成,无所从来,亦无所去,若无生灭,是如来清净禅,诸法空寂,是如来清净坐……”

  他轻吟禅语,转身望了望御辇之上的叶凝,待见得叶凝似乎已经直接无视了他,道信忍不住长叹一声。

  他回首望了望智慧,帝心,嘉祥的尸首,最终还是颤颤巍巍的,独自一人徐徐向着远方行去,天际一点虹光落在他的身上,显得凄凉而孤独,但伴着他迎着晨光的低语,却又似乎蕴含着某种难言的禅味。

  “若人求佛,是人失佛;若人求道,是人失道。不取你精通经论,不取你王侯将相,不取你辩若悬河,不取你聪明智慧,唯要你真正本如。要眠则眠,要坐即坐;热即取凉,寒即向火。”

  显然,在此等生死关头,直面死亡之后,道信失去了大半武功,但心境却反而更进一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