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60章:拈花一笑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心冷剑狠!

  叶凝目光幽冷,长剑之上紫气缭绕,穿梭编织,吞吐之间,发出嗤嗤之声。

  对于自己先前出手一招所造成的成果,叶凝倒也颇为满意,这四个老禿绝非寻常之辈,能一招重创智慧,他已是得了个不小的便宜。

  而且在那一剑之下,智慧虽是在道信的帮助下勉强逃了一命,但剑身之上的先天剑气,早就已经传入了他的体内。

  即便是道行的那一团真气暴力冲刷,可也不可能抹掉一位大宗师的剑气!再加上其手上的伤势,可以说现在智慧已是重伤,再无几分余力!

  四大圣僧的联手合击阵法,还未出现,便已然告破!

  ……

  嗖!

  帝心的禅杖势若摧山毁岳,当他将禅杖化作大刀,狂暴一劈而下时,更是刚猛无铸!

  任谁看,在此等境地之下,仓促回剑的叶凝一身修为虽已经踏入了大宗师境界,但毕竟年轻,功力积蓄不够,此杖之下,虽不说催剑断臂,但定要吃个大亏!

  可劈下那一杖的帝心尊者先前或许如此认为,但随后却是心下暗暗一沉……

  “噗嗤……”

  禅杖与长剑还未交接,便率先落入那绵密浓厚的紫气之中,那以特殊手法编织而成的紫气,令帝心仿佛击在一床厚厚的棉花上,使得帝心闷哼一声,直感手足发麻。

  “当!”

  帝心持杖,在怒极之下执着下落,缓缓分开“棉花”,与章武剑相交,迸发出一道沉哑的金属碰撞之声。

  此次碰撞,帝心一身浓烈的气机不断攀升,而叶凝也随之提升功力,但毫无疑问,在帝心锐气已失的情况下,叶凝的优势最大!

  不过到了这时,智慧立地调养,嘉祥蠢蠢欲动。

  道信的达摩妙手一如先前般简单朴素、个中玄妙暗藏,他从侧面攻来,虽没有其他三人功力加身,威力减少了许多,但修行百余年的他,招式境界早已圆融无碍。

  这一掌之运转更加如意,化繁为简,大拙胜巧,无论时机、角度都无可挑剔。

  眼见得道信从侧面攻来,帝心更是拼了老命的以禅杖压下长剑,智慧已伤,如今他们四人那一套合击阵法无法用出,若是不能先行将此孽击伤,不要说是迫他回返了,恐怕自身安全都有问题!

  嗤!

  叶凝手腕一抖,章武长剑并着禅杖于空中划出一道圆弧,帝心自禅杖之中迫来的真气,此刻如入虚空般轻飘飘,空荡荡。

  帝心神色不变,他们四人曾从多次追击邪王石之轩,对于这种借劲、泄劲之事,早已熟悉无比,知道高度凝聚的真气,正是这类法门的克星。

  当下他就要变招,凝炼自身真气,将其化作无坚不摧的利箭……

  可就在这时,圆弧之中,轰然绽放出百十道剑气,竟如朝阳初升一般的耀眼夺目,堂皇的剑气竟将此地映得如正午一般,朦胧雾气,不断被四下驱散。

  ‘糟糕!’

  帝心心下暗暗叫苦,可光的速度远超他的反应极限,原本正聚精会神的直视着叶凝长剑,准备变招的他,在这时顿觉眼珠生疼,几欲流下泪水来!

  至于变招,在这种状况下,那就更无从说起了……

  ……

  感受着体内真气在一瞬间的失神下,如天河倒转一般向着叶凝倾泄而去,帝心的面上露出了惊骇欲绝的神色。

  他精修百年的佛门真气,何等凝炼精纯,若是常人被其侵入体内,不说立时毙命,至少也得经脉寸断,深受重伤——

  因此在体内真气狂泻之时,帝心并未太过阻拦,这种手段,他经历过,并不怎么畏惧,但叶凝的手段与当年的邪王石之轩并不相同!

  他体内的真气根本没被叶凝融入体内,而是直接就借势在长剑之上回旋,于九曲十八转之下,仿佛引导着洪水的流势一般,化为己用!

  章武剑乃是昔日汉昭烈皇帝刘备取牛头山之精铁,令名匠锻造而成,赐予诸葛丞相的名剑,锻造手法与材料无一不是上上之选。

  此刻再在叶凝注入无比精纯、专气致柔的先天紫气后,更是坚不可摧,仿若无垠天穹,深渊地狱,容量深不可测……

  帝心的佛门真气被引入其中后,根本没泛起什么风浪,就被叶凝乖乖驯为己用!

  “唵!嘛!呢!叭!咪!吽!”

  这一刻,无论是道信还是嘉祥都在注视着叶凝与帝心尊者的交锋,注视着他的长剑,因而一时之间感触虽不如帝心,却也是同样为之夺目失神。

  倒是先前重伤的智慧,因为忙于疗伤,不曾注意,却是侥幸自那一招中逃脱,不过他是拥有大智慧之人,心下一转便知道在猝不及防之下,叶凝动用这一招,帝心肯定要吃个大亏!

  四人近百余年的交情何其深厚?

  当下他急忙抬头,等见到就连道信和嘉祥都中了此招后,顿时目光一凝,旋即他毫不顾及体内和手上的伤势,手捏法印,做狮吼状,发大雷音,佛门的六字真言顷刻间从他口中吐出。

  一句句,一字字,当这六字真言全出之后,智慧已是七窍流血,瘫倒在地,但那真言却仿若狮虎怒吼,晴空炸雷,佛陀讲法,至刚至圣,邪魔退却,万物慑伏,传遍四野!

  真言一出,三僧顿时浑身一震,如入名灵山妙境,自那等境地之中脱逃,而叶凝却是一身真气都在这一刻被撼动,连灵识都不由为之一眩。

  至于帝心和叶凝之间相连的真气,在这一刻瞬间就被打断!

  “好和尚,当真不凡!”

  叶凝长笑一声,声遏行云,虽是不及佛门六字真言玄妙,但凭借着一身大宗师之力,却是生生将其声势压下!

  言罢剑转,面对真气浩瀚如海,且警惕之心提升至百分之二百的帝心尊者,叶凝长剑一抖,将禅杖弹开,便不再纠缠。

  而是转身回旋,将一道道锋芒毕露的剑气,夹杂着帝心的大圆满真气汇聚成河,以剑气为表,大圆满真气为里,向着道信汹涌澎湃的轰去。

  道信低眉,对那吞吐不定、纵横万千的剑气视而不见,其两手伸出,紧扣如花蕾,无名指斜起,指头贴合,做出达摩手的起手式,

  整个人立时进入直指人心,顿悟成佛的超然脱俗、不滞於物、闲适自在的禅道境界。

  却是面对着伤了老友、又拥有兵解他之力的叶凝,道信终于将一身功力催生至前所未有的极限,此刻,三招两式之下,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虽未用眼睛看,但道性那圆满无瑕的精神,早就已经盯准了叶凝手中的长剑,待得无穷剑河涌来,道信双手顿时如孔雀开屏,又似那莲花绽放。

  双手或推、或拍、或擒拿,宛如老年人做体操一般,向前连绵轰出数十道的连绵劲气。

  劲气或刚直、或阴柔,御向铺地连天般攻来的剑气,当与朝阳一般耀眼夺目的剑气正面硬碰时,这些无形拳劲东拍一下右击一下,中间再轻轻一点……

  不多时,道信凭借着一身浑厚佛力,沟动剑河之中帝心尊者的真气,使那剑气发生混乱,无穷剑气将碰撞、消磨,分流四野。

  如此声势浩大的一记大杀招,被道信举手之间轻易化解,但他此刻不但没有丝毫松懈,反而更加的凝重。

  真正的杀招,来了!

  这一刻,叶凝的心无比的静,无比的清,与一霎那之间,便沉入了上善若水的妙境。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这一刻,章武剑似乎慢了下来,但又似乎变得更快,可叶凝却是缓缓与雾气之中的田原,乃至外界的大天地融为一体。

  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步伐,便好似那白云苍狗,清风拂面,清静自在,说不上好看与丑陋,但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发乎内心而阐释天理。

  嗤~~~

  在渐渐散去的剑河之后,霜白的长剑显出无尽的锋芒。

  心似白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任东西!

  这一柄剑中,就蕴含着这种意味,就好似叶凝仅仅只是轻轻一剑递出般,并未用力,好不潇洒自然!

  但那从远处拂来的清风,甚至是这天地,都推着这一人一剑,推着这一剑不断的加速,转瞬间就来到了道信之侧。

  道信神色郑重无比,此刻展开压箱底的本领,双手隔空虚抓,使出“达摩手”十八式中的“拈柴择菜”,登时劲风狂作,发出两股暗带回旋的强大劲道,欲要移动那一剑,破坏那一剑中的意境!

  叶凝神色不变,一身精神都凝聚在剑内,此刻面对着这两股强大的劲道,他目光一凌,真气一震,

  一点锋芒破虚空,却是身随剑转,毫不防御的挺身而出,一剑刺破气旋,继续向前,向前,再向前!

  面对如此危局,道信目光深邃而奇特,他那白净肥胖富有生机的脸上,忽然破颜一笑,流露出一点禅意盎然、神秘莫测的笑容。

  他左手结佛心印,以涅盘妙心,行实相无相之正,一手缓缓递出,竟是神乎其神的将章武剑锋,拈在手里!

  道信轻松谢意,自然而然的,仿佛手中捏的不是锋芒毕露的章武剑,而是一朵娇嫩的花儿一般,手上有着一股黏劲,将雪白的剑身稳稳捏在手里。

  几根粗壮但却不失灵活的手指,轻轻在剑身之上敲打,消磨其剑气,使之不能动弹!

  道信的整个动作均浑成一个无可分割的整体,这一黏一弹,却是包含了道信全身的力量,只是所有动作都浑然天成,潇洒自然。

  不过最为厉害的,还是这一笑一指中蕴含的高深智慧、禅意,蕴含的佛祖拈花微笑、以心传心的禅宗至高法门!

  这一拈不但妙到极致,一手黏住了叶凝长剑的七寸,更是以一种玄妙无比的感应,逼迫或者说彻底锁定了叶凝,使他避无可避,必须硬受!

  这一刻,看似漫长,实则只有短短几息,帝心尊者横眉竖目,好似一尊金刚般持杖,运转真气,跃跃欲试,只是未能恢复到巅峰的他,尚还来不及出手。

  因之前那六字真言伤势更重的智慧,此时依旧在一旁疗伤。

  而在一旁,与隐藏在御辇之中的歧晖对恃的嘉祥,不但已经摸清楚了御辇中人的修为,更是蓄势待发,此刻待见道信施展禅宗绝技锁住了叶凝的长剑,顿时目露奇光。

  年纪最小、实力最弱的道信之功力已至如斯,那名震天下的、四大圣僧中最强的那位嘉祥大师,其一生之功力又是何等强大?

  下一刻,便将揭晓!

  因为,嘉祥蓄势至巅峰的一击,此刻已然即将施出!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