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59章:四大圣僧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与叶凝面对面的帝心尊者神色不变,平和的说道:“若起精进心,是妄非精进。若能心不妄,精进无有涯。

  贫僧岂敢乱起妄心,只是昏君误国,害人害己,还望楼观道的诸位能够明白这一点,回返终南山而已。”

  叶凝之右,禅宗四祖道信亦是微笑道:“碧山人来,持盈.满怀。前种李树,今收瓜田,引琢自然,何如与裁?大道无门,虚空绝路。

  两位施主只要能从来的地方回去,以后两位爱干甚么,我们绝不干涉。”

  这八句说的玄妙,其意思却是有两个,一个是今日之事乃是因为以前种下的因,才得到的果,一饮一啄莫非天定,何不和解;

  另一个就是劝叶凝二人不要继续前行,不要与杨广合作,而是回到终南山,他们便不再管此事。

  事实上,若非叶凝乃是汲取三世精华踏入大宗师之境界,与常人不同,能够勉强借用来自于天地宇宙的力量,

  要不然,哪怕是已经踏入了大宗师之道的邪王石之轩在此,面对这四个老秃,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这个世界中,武功最高的是谁世人各执所说,但是面前这四个和尚联手,天下间绝没有几个人敢正面与他们对决。

  禅宗四祖道信,天台宗智慧大师,华严宗帝心尊者,三论宗嘉祥大师,在佛门之中被称为四大圣僧。

  这四人单对单都是能够和大宗师过上两招的顶尖宗师,再加上他们联手又有一套合击之术,也难怪当初精才绝艳的邪王在他们面前,也只得落荒而逃。

  不过可惜,叶凝不是石之轩,他修的剑道类同于天刀宋缺的刀道,杀伤力最是强大,这四个老秃若还指望成仙成佛,便绝不敢直面他的锋芒!

  佛门虽称自己的肉身为臭皮囊,可这几个还未得道的老秃,却是万万不敢舍弃自己那臭皮囊的!

  ……

  叶凝没有回帝心尊者,反而是先看向四僧之中排名最末的道信,心中无惊无喜,从从容容的道:“道信大师言语一派天真情趣,足见禅心盎然,既然领悟了自然的妙旨,又何必来趟这浑水。”

  道信的实力不强,但他的心性和道行却绝对不浅,他是真的为禅宗的发扬光大做出了显著贡献。

  而禅宗超迈前人、兼收并蓄的思想,意味悠长,即便叶凝身为道家之人,可对于禅宗的理论也十分重视,甚至可以说——

  此刻在他的面前,对楼观道威胁最大的,一不是慈航静斋,二不是净念禅院,三不是少林寺,而恰恰就是那温温和和,看似不露锋芒的禅宗!

  ……

  一旁的智慧大师闻言,却是洒然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如今世态浑浊,杨广不但大兴土木,更是连征高句丽,害得民不聊生,尸横连野。

  其之残暴邪恶,无人能及,为不使楼观道千年美名染上污浊,老僧四人来此,便是希望青玄道友能够以大义为重,拒绝杨广,回返终南!”

  叶凝哂笑道:“我虽已经想到你们梵门会派人前来阻止我等前往洛阳,可却没想到的是,前来拦路的竟是你们四个老秃。

  不过,你们四个老秃哪来的脸,竟敢叫我回返终南?难道是从被你们用美人计给毁了的石之轩身上找来的成就感?”

  “大道之争不在口舌,青玄道友自是明白这点,咱们言语交锋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嘉祥大师木着脸,声音干涩沉哑,即便是对着和尚骂秃驴,他也依旧平淡如水。

  “呵呵,论舌战莲花之能,何人能及梵门?”

  叶凝冷笑,昔日因为佛门大兴之势,他还需要稍稍退避、言辞之间不落礼数,可到现在,修为到了他这一步,已然可以万事由心,讲理的不是他,而是别人了。

  “听说四大老秃之中,就以你嘉祥秃驴的枯禅玄功称冠,帝心的大圆满杖法居次,接而才轮到道信的达摩手和智慧的心佛掌……

  本人口拙,也说不过你们四个秃驴,不过想想我们回去,先让我的章武剑领教领教你们的佛门绝学吧。”

  最后一句话落下后,叶凝没有动用腰下长剑,而是并指成剑,真力凝聚,嗤嗤吞吐的剑气冲霄,一缕上善若水般的剑意,毫无征兆地直刺面前的帝心尊者。

  帝心尊者白眉长皱,旋即禅杖微动,同时翻腾而出,近乎两个甲子的佛门正宗玄功涌入禅杖,一杖如碧涧渔跳,又似溪水穿林般浑然无痕的向着叶凝的那一道剑指扫去。

  “啪”的一声,有如枯木相击!

  禅杖之内的澎湃真力,立时好似排山倒海般无孔不入、无隙不至的向他涌去。

  叶凝淡然一笑,剑指之上无比凝炼的剑气,此刻一道道斩出,凭借着无双的锋芒,生生将那瀚海斩裂,无法汇聚于一处。

  二者交击之声,既如黄钟大吕又似春雷炸向,震慑人心!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青玄道友小心,心佛掌来了!”

  智慧大师眉日低垂,一对巨掌向着叶凝笔直推去,看似没有任何招式花巧,甚至没带起半分劲气狂风,可其上那百年真气,已是凝然若实。

  此僧之功夫,怕是已到大巧若拙的至境,无论叶凝作何闪躲退避,仍逃不出佛掌的笼罩。

  而与此同时,除去正继续戒备御辇之中其他楼观高手的嘉祥,道信在这一刻,同样也动用了自己的得意招数,达摩妙手。

  他的双手仿佛蝴蝶穿花,繁复自然,却又隐含天地至理,一步迈出,轻飘飘袭向叶凝,只是神色怡然,不像是在做生死决斗,而是在家中拈花择菜。

  叶凝一步踏出,悠然自在,其中并无没什么玄妙,只好似清泉在石上流过,青山不碍白云飞翔的动人景像,要去便去,要住便住,出没自在。

  但这一步,却直接避开了达摩妙手所有后招变化!

  “道不同不相为谋,诸位与我既非同道之友,何来道友之名?”

  淡淡的话语声中,叶凝名震天下的章武剑终于出鞘!

  锵!

  昔日章武剑出鞘之时,尚还有先天紫气相随,但此刻却只剩下了最为纯粹的霜白剑身划破虚空,没有丝毫的剑气,只以那凝若山河的剑势,同时镇压向四僧。

  踏入大宗师境界之后,叶凝一身剑势何其浩然?

  便是在一旁观望的嘉祥大师都不由浑身一震,就更别提正在交战之中的帝心道信和智慧了。

  蓦然,叶凝一声轻吟,无双剑意弥漫周身,直入苍穹,就连章武剑都不由轻轻蜂鸣,百余丈之内,树木山石都要随之而震。

  此刻,足见叶凝已将一身功力催至巅峰,已有全力以赴,动手杀人之势!

  在蜂鸣之中,长剑直刺智慧的心佛大掌印,当心佛掌即将于长剑零距离接触之时,智慧长喧一声佛号,终于回过神来,双掌微转,却是轻拍剑身。

  四僧气机相连,功力浑然一体,纵然是仓促之间,智慧一掌之下的佛门玄功何其浩大,叶凝又怎会硬接?

  当场剑身一抖,如那青龙抖鳞一般,原先含而不漏的剑气此刻瞬间绽放锋芒,在智慧那双掌真气还未凝聚到巅峰之时,直扑而上!

  长剑与巨掌对上,一片片鳞甲微张、滑动震颤而过,如触金铁,刺耳的蜂鸣不断……

  智慧一身真力随着迅速划过的鳞甲剑气,再也不受他控制,澎湃四溢,伴着一道道剑气,扭曲虚空,四下泵射。

  令靠得最近、变招再来的道信面对着这仿佛二人合击之力,也不得不暂避锋芒。

  当心佛巨掌和抖鳞剑气互相磨灭,稍逊一筹的左掌被弹开之时,以智慧著称的智慧大师,此刻却是面色大变,不由自主的浑身真气凝聚于右掌之上,随后将之伸出!

  这一刻,充满勃勃生机的先天之气之叶凝周身百窍之中溢出,勾连天地,汲取天地之力造化己身,原先“鳞甲”将尽的那一剑,此刻却仿佛是毒龙开口,一点寒光自中射出,浑然无甚消耗。

  这一刻,色变的不只是道信,还有其他,不过最先反应过来动手攻击的却是帝心尊者!

  讲求的是“随处作主,立处皆真“自由圆满的大圆满杖法,此刻暴若山洪倾泻,化繁为简的一杖轰然击出,虽不似先前那般自然,却也合乎大道,尽数向叶凝右臂轰去。

  噗!

  如床弩射出的一根刺破长空的矛箭,章武带着“嗤嗤”的破空之声与无坚不摧的锋锐之气,化作电光跃出,眨眼间就洞穿了心佛掌,剑身直没向智慧大师被棕色袈裟包裹的腹下丹田!

  “着!”

  见此情景,帝心暴吼,目眦欲裂,手臂之上青筋暴起,持杖重击而下。

  而原先避开的道信,则是不慌不忙的一脚踹出,浓郁的佛家真气如炮弹一般轰出后,

  看似柔和,实则所到之处,却是使空气凝实,如同金铁,刚强至极,毫不犹豫的轰击在智慧身上。

  智慧亦是聪慧,在这等情况之下,他强忍破掌之痛,天台宗秘传真气汇聚于掌心之间,他却是欲以自身之血肉和百年真气,

  不断自四周摩擦、锁住长剑,欲要生生将剑身卡于掌心之间!

  如此奇招,虽不能阻碍章武前进,但却是令其速度稍减,令智慧终于等来了道信的真气炮弹,救了他一条小命。

  砰!

  智慧、道信、帝心、嘉祥四僧被人共尊为四大圣僧,曾多次在一同修行,更是参悟出了一套合击之法,彼此之间自然相熟。

  因而道信的真气,智慧毫不防御的任其破体而入,如溪流汇入江河般,迅猛无比的穿过周身经脉,最终流入其脚下,轰然炸开!

  此着奇招,简直妙若天成,虽是令智慧伤及体内经脉,但其爆炸时所带来的一股推力,却也被智慧迅速抓住,并即刻飞退,一举逃得小命。

  在这时,稍慢了一步的帝心尊者禅杖已至,此杖之凶猛,却是似乎要将叶凝执剑之右臂,一杖打断,已报伤及多年老友之仇!

  叶凝自然不可能硬受他一击,当下也只能心下暗叹四大圣僧盛名之下,果然非凡。

  此时他却是已失先杀一僧之机,当下曲臂抽剑而出,却是洒然自在、如羚羊挂角般,等侯着帝心的禅杖击来。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