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58章:下山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龙涎谷。

  月满长空,已经修复完整的碧青竹楼,在月夜之中显得静谧而富有生气,徐徐清风东来,吹皱一潭春水,花香四溢。

  月夜下的跃龙潭,倒映着天空的一轮明月,就像给一位美丽的女子蒙上了一层轻轻的面纱,使得这女子既含羞,又神秘,但却骄傲的任君评头品足。

  朦朦的水汽盈盈而上,在柔和的月华照耀之下如烟如雾,使得龙涎谷内的众多竹楼如在仙境一般,飘渺、悠然。

  歧晖踏着清丽的月光,面上早已不见欣喜,而是双眉紧皱,不大不小的步伐,时而前进,时而驻足,就如他脸上的面色一般,透露着一股踌躇与迷茫。

  “进来吧!”

  悠悠月色下,清风徐徐自竹楼送来三字,其音沉稳而又平静,仿佛蕴含着一道神秘的魔力,轻易抚平了他思潮起伏的心田。

  得了这三字,歧晖蓦然失笑,也对,如今师尊已经出关,只看近些时日那一尊尊来自各门各派的宿老、宗主的拜山帖子……

  就可知楼观的声势与力量,早已远非过去可比,如今的行事手段和他的态度倒也该改一改了!

  天下第一强者,这一代的天下第一位天人,在终南山,在楼观道!

  天下最年轻的大宗师,潜力最大,但战力却并不逊色于他人的大宗师,在终南山,在楼观道!

  默默的将那两个名字放在唇舌间回味,歧晖露出一抹似喜似悲的笑容,旋即昂首挺胸,步履如云的向着竹楼行去。

  这虽不是第一次,但却是首次令他这般沉重的认识到了武力的力量!

  昔日即便他多方斡旋,也只能勉强保持楼观声势不堕,这其中究竟有几分来自于他自己,又有几分来自于龙涎谷内隐居的众多宗师。

  即便是他,也不……清楚……

  但此刻伴随着楼观道先出一位天人,再出一尊大宗师,不只道门第一,甚至天下第一的称号,无需他动嘴,就有人自动的奉上门来……

  相较之于他前半生在政治这个大泥潭中的挣扎,那又是何其可笑、何其无奈?……

  “痴儿,痴儿!……修道性要顽纯,毋用乖巧。须将心放在何思何虑之地,不识不知之天……”

  竹楼上篆刻着的通道二字,此刻在月夜下隐隐反射着某种隐秘的光泽,超然而又深邃。

  “居尘世中应酬,最是妨道。人能于尘事少一分,道力即进一分。幻缘不破,终无着处。”

  沧桑刚劲的语音悠悠而来,但却似不着劲一般,只在歧晖的耳畔响起片刻,便随风而散。

  歧晖浑身一震,须臾后方才恢复如常,至于他心中究竟作何想法,又如何去行,外人却是不得而知。

  片刻后,歧晖仰望着“通道”二字横匾,再回想着自己的那位天资妖孽的师弟,虽在江湖中闯下了偌大声名,但却能说放就放,一连数年在这寒山竹楼,静心修道……

  他的目光稍稍沉默了些许,方才缓缓踏入门内。

  “师尊,师弟,一切尽如您的所料,只是杨广不但送上封号,更是欲加封您为国师,楼观道为国教,统领大隋境内佛道二门,不知师尊是同意,还是……”

  端坐在蒲团之上静心修行的苏道标没有直接开口,而是向着身后另一侧闭目修行的道人开口询问:“青玄,你怎么看?”

  “师尊,隋室气数已尽,此事已成定然,纵然杨广能改天换命,想出解决之法,但隋室之家底,却早已败坏一空。”

  稍稍沉默了些许,一个较为年轻的道人闭目不动,只是嘴巴微微开阖,传出几句话语。

  “不过,那些和尚们有一句话说的很对,想来师兄也是认可的——不依国主,无以成法事!师尊可接封号,但却不可受实职!”

  歧晖顿时眼前一亮,“师弟所言正是,如今杨广骑虎难下,能助他一臂之力者,也就只有咱们楼观道了,无论实质虚封,

  只要接下,就代表咱们有合作的意思,既是如此,只接虚封不但与隋室牵扯不大,而那些实际权力杨广却也断断不敢少上分毫!师尊!”

  “唉,既是如此,那就按你们说的去办吧,不过我这把老骨头可没时间和力气给他出力了,接下封号之后的麻烦,你们师兄弟得自己处理。”

  苏道标淡然道,“只是你需谨记:四大威仪皆是假,一点灵光才是真。晦藏灵明无多照,方现真如不二身。”

  “是!”

  歧晖闻言,不由一怔,细细一品,此二十八字,实乃是道家修行真法。此一点,如剑上锋,如石中火,一现即去。故修养家,要养圣胎、孕婴儿者,此也!

  叶凝自蒲团之上悠悠而起,看着神思飘渺,静心参悟这二十八字秘诀的歧晖,不由笑道:

  “焚香烹茶,是道也。即看山水云霞,亦是道。胸中只要浩浩落落,不必定在蒲团上求道。师尊,且看弟子往高句丽一行,大兴我楼观一道,再来回山伴您修行!”

  言罢,也不带待苏道标回答,他便携着歧晖,步若乘风,缩地成寸,转瞬变出了通道竹观,悠悠向着玄都观行去。

  ………………

  崔凤举前来宣旨,自然并非仅有他一人,伴着他前来的除了一众随从宣旨的吏员外,还带着一队骁果军精锐护卫,以及杨广亲乘的御辇,以示诚意。

  崔凤举能得隋炀帝信任,多次派遣他前去邀请道家高人讲道,他自然也是有几分能力的。

  这御辇并不奢华,但一应配置皆是顶级,车厢自外面看着不大,里面却是极为宽敞,纵然叶凝与歧晖一同坐入其中,依旧颇有所余。

  在二人之间,崔凤举更是摆放了一张固定好的桌子,其上燃着上好的檀香,让人头脑不禁为之顿感清明。

  桌子上还放着一壶清茶,乃是上好的龙井。

  除此之外,在靠近两边窗户的暗格之中,竟是还存有几卷大内收藏的道经,皆是道门先贤亲自撰写,文字、注释一一分明。

  可供叶凝与歧晖观看道经,顺便于此之中谈玄论道,打发时间……

  给叶凝二人驾车的乃是杨广御用、技艺高绝的马夫,驾起车来虽然迅捷,但却平稳无比,一点也没有颠簸之感,一路上松木长桌上的茶竟不曾溅去一滴。

  时值此际,天下虽乱,但挂上楼观道和大隋精锐骁果军的牌子,在这长安洛阳附近敢招惹的,还真没几个。

  于是乎叶凝二人或是在御辇内静心修行,或是讨论天下局势,细说各地风情,一时间倒是好不快哉。

  论见识之多、广,叶凝不如歧晖;可在道经等诸多方面,叶凝的一些独特看法,却也让歧晖不由眼前一亮,深觉之家这个师弟,果真妖孽、非凡……

  一天天的时光如流水,御辇迅速出了关中,际此清晨,浓浓晨雾弥天盖地,众卫士虽有修为在身,却也难见三五米之外的山石,因而一个个都提高了警惕。

  突然,原本正在御辇之中与歧晖谈论道德经的叶凝忽而转首,带着一丝冷笑的凝望向车外。

  “师弟,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事?”

  歧晖顿时疑惑的问道。

  叶凝眸子中冷光一闪,声音冰冷的道:“没什么,师兄勿忧,只是佛门有几个老秃,藏在这雾中装神弄鬼罢了。”

  歧晖闻言,不由面色一变,自家师弟的性子他可是相当了解,能够被他称为老秃的和尚,定然相当厉害,绝非无名、无能之辈!

  “谁敢再此阻我楼观道行事,难道不怕我楼观天人杀上门去吗?”

  歧晖的声音中不无疑惑,但等叶凝一只白玉无瑕的手掌,轻轻按在他的背上后,一切尽皆了然。

  绵密如紫霞的真气汹涌如江河般灌入他的体内,流动于耳窍风府等窍穴之中,增强他的感知与听力,随后的所感所知,令他顿时大为惊骇:“佛门的四大老秃?”

  四缕声息若有若无,似有人在薄雾中急掠,气息极为悠长,显然乃是不世高手,歧晖的“四大老秃”四字一出,四条身影顿时不由一震,随即缓缓停下,却是已经距离御辇不远。

  “阿弥陀佛。”

  定下来的四僧同喧佛号。

  四僧声音不一,声调有异,道信清柔,智慧朗越,帝心雄浑,嘉祥沉哑,可是四人的声音合起来,却将各自的功力连成了一个整体。

  四僧年龄极大,每位老僧都有近乎一两个甲子左右的修为,此刻联合起来,一身功力已然近乎八个甲子!

  其一开口,便如暮鼓晨钟,震荡虚空,有佛门真言之力相随,裹挟着他们的降魔之能,随着佛号长喧,似可把深迷在人世苦海作其春秋大梦者惊醒过来,觉悟人生只是一场春梦!

  至少在护卫叶凝二人前去洛阳的崔凤举以及吏员、骁果卫士看来,这功效似乎恰恰相反,简简单单的四声佛号在他们的脑海之中来回冲撞,不过须臾,便令他们全数乖乖昏倒。

  嗖!

  一缕细风穿破冷雾,御辇之中便只剩下歧晖和一句淡淡的话语。

  “师兄且在此中等候,待师弟打发了这些老秃,再与你来详谈道德之道!”

  矗立于御辇一角之上,叶凝目光如电,划破薄雾,在这片白蒙蒙的天地中,百丈之内,他尽皆看得分明透彻。

  御辇之后,也是他目光所向的是一位手持禅杖,气质雍容尔雅,身材魁梧威猛,须眉俱白的老僧。

  御辇之左的那人,一身棕鸟袈裟长披,身材挺拔,须眉皆黑,一脸悲天悯人之态,双目闪耀智慧之极的光芒,好似得道高僧。

  御辇右边的那位白眉过耳,长须直及胸腹,脸上肌肤却是青春嫩滑,头顶光秃,整个人透出一片安逸神态,看似和善可亲,手捧一壶,好不惬意。

  而在他身后,即御辇之前的一僧,枯瘦黝黑,身披黑色僧袍,手执木鱼,眼神精芒一现即逝。

  这四个秃驴之中,就数他的气势最为宏大,给予叶凝的压力也是最大。

  四人只那随便一站,便如菩萨塑像一般,似动非动,融于天地之中,封死了御辇中人所有可以逃走的道路。

  “贼秃好胆,竟敢阻拦御驾,官道之上打昏官员,骁果卫士,欲要围杀圣上所宣召之人,道信,智慧,帝心,嘉祥,你们四个莫非是要代表佛门,扯起造反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