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55章:八方风云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苦,是弟子无能,对不起师尊和列位祖师,无法振兴我楼观道统……”

  歧晖红着眼睛,声音沙哑,在自己最为亲近的师尊面前,他彻底展露出了最为真实的自己。

  一个有血有肉有缺点的人!

  而非那个老谋深算,精通装逼之道的楼观道主!

  “幸而师尊您及时出关,更是一举证道天人,成为这个时代数百年来第一人,而师弟在您之后又踏入大宗师之道,否则我楼观道,恐怕就快要被他们排挤得,连道门之首的位置都保不住了……

  不过现在,有着您和师弟,咱们楼观道统的地位不但稳固无比,甚至可以大肆扩张!”

  说到这里,歧晖的面色忽然转冷,声音冰寒,“师尊,你可要为弟子作主啊!如今那化外胡门越发猖狂,根本不将我等老子道统放在眼中,

  甚至妄图借助那道贼的力量,统御咱们道门,实现他们改朝换代的野心,这些秃驴,当真是狼心狗肺,无君无父之辈,着实该杀!”

  “还有天师道,上清派……这些人当年一个个对我恭恭敬敬的,可是当师尊您闭死关之后,没过几年,一个个就好像觉得我好欺负似的。

  如今更在道门之中四处篡取咱们楼观道的权柄,时至今日越发壮大,此事绝非吉兆!”

  “除此之外,还有……”

  …………

  苏道标面色祥和,静静倾听着自家大徒弟向他大倒苦水的话语,心态沉凝若水,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与烦躁之感。

  那几个围绕着他四下询问的几个老道人见此,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此时正好是苏道标与歧晖师徒情深的交流之刻,

  他们在这里却是不大合适,也不好向苏道标询问天人大道,只好率先退了下来。

  反倒是歧晖,那些老道士在时,他声音悲切,面容哀伤。

  可在他们走后,歧晖却是在苏道标那种温和的目光下,将许多旧事向着自家师尊倾吐完毕之后,倒是像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老脸上尴尬之色一闪而过,旋即紧紧的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

  另一边,在倾听的同时,对于自家徒弟所说的话语,苏道标这时也是在暗下细细分析。

  有些地方该为自家徒弟出气的,那自然应该让大徒弟出口恶气,而不应该出气的,那苏道标也不会枉做恶人。

  不过不论如何,楼观道的尊严都是不容侵犯的!

  “好了,为师都知道了。”苏道标看着身旁的歧晖面上尴尬之声一闪而过,旋即却恍若无事一般,不由无奈的轻轻摇头。

  “徒弟,你如今虽贵为楼观道主之尊,可武功修行之道却也不能放下,须知所谓的权柄权力,都不过是外物罢了!”

  “就像你之前的遭遇,若你也是一尊大宗师强者,这天下又有何人敢小瞧于你?让你难堪,占你的便宜?!”

  苏道标缓声说道,“如神兵利器,权力地位……这些东西都只不过是外物而矣,会随着时间和地点的转变而产生变化,甚至从你手中失去。

  唯有真正属于你自己的,如知识、武功……才会永远的伴着你一同成长、变化,可以作为你一生的依靠和底气!”

  苏道标目光炯炯有神,他看向歧晖时,澄澈锐利的目光就好像能够看透他的心灵深处每一个想法似的,令称得上是老谋深深的歧晖讷讷无言,却也不敢拒绝。

  “师尊,我修炼还是很努力的,之所以一直修为进境缓慢,不是因为我修炼不努力,而是修炼的时间太少了,是楼观道内所需要处理的内务太多了……”

  歧晖的声音在那通明的目光下越来越小,最后直至彻底消失,苏道标方才淡淡的道:

  “天下武功,炼气之法无非动、静二势,只要明悟其中真义,无论是行走坐卧,还是处理公务,皆可修行……

  此外,如果你如严师弟那般,真正的喜欢上修行、喜欢上那种蜕变升华的感觉,即便你再忙,你也可以自行找出或者组合出,合适的时间修炼武功,还有……”

  还不待苏道标一一说完,听得满心无奈的歧晖,便已经打断了他的话语,“师尊,我明白了,我以后一定努力修炼,早日追上师弟前进的步伐!”

  “嗯。”苏道标颔首,“这件事我肯定没有时间去督查你的,不过你放心,在咱们楼观道之中,清闲的长老还是很多的,我会找时间让他们代替我检查你修炼的情况的。”

  “弟子明白。”

  歧晖叹息一声后,便坦然应了下来,他知道自家师尊就是这个性子,平生说一不二,而且这也是为他好,他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不过……

  “对了,师尊,师弟呢?”

  苏道标抚了抚胡须,转身望向竹楼,望向楼内那个一举将他推上天人境界的青年道士,目中满是亲近与谢意:

  “你师弟先前进入顿悟境界之中获得了莫大的突破,这才一举踏入阳神境界,如今正在梳理自身的武功,还要一点时间才会出来。”

  ‘啊?怎么还不出关啊?!’歧晖心下暗暗叹息一声,‘师弟你再不出关,师兄我可就要完了……’

  “对了,今日恰好出关,又需为青玄护法,此刻正好无事,就让我来看看你现在的功夫水准,来吧!”苏道标淡淡的望了一眼终南山之北,慈航静斋所在之处。

  不过须臾,他便回过头来,向着歧晖微微一笑,悠然开口说道。

  此言一出,直听得歧晖面色一僵,心中虽是暗暗叫苦,但却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只敢在心中暗暗腹诽。

  ‘完了完了,这次真的完了,师弟,你快点出来啊……’

  ………………

  终南山北,云深不知处。

  在那里的某座高峰之上,被一位机关建筑大师,营建了一座座隐藏在飘渺云雾之中的宏伟殿堂,四下白云缠绕,建筑中透露着浓厚的佛门气息。

  那里神秘而又壮观,好似仙界的宫殿堕落到地界山峰之上一般,虽是辨得不大清楚,但大致应该是佛寺。

  其中居住着若干容颜美丽,身上自带着一种“仙化”气息的“仙女”……

  在那一重重大门的身后,又有一座清丽佛寺,佛寺中居住着一个潜心修行的带发女尼。

  此际,也就在苏道标一举踏破天人大道,引起风云变色,雷霆呼啸之时。

  一位身着僧袍,手捻佛珠的俏丽“女尼”,忽然转身抬头,身影闪烁间踏出佛寺,遥遥向着龙涎谷方向望去。

  “如此庞大的气机,浩渺通达天地,勾连大道……唉……世间至此多事矣……”

  她那丹红的朱唇,檀口轻开,整个天地都似因她出现而被层层浓郁芳香的仙气氤氲包围,教人无法走出,更不愿离开。

  在平静和冷然的外表底下,她的眼神却透露出彷若在暗处鲜花般盛放的感情,在倾诉出对生命的热恋和某种超乎世俗的追求。

  “女尼”一袭僧袍随风拂扬,说不尽的闲适飘逸,洒然如仙。

  她的面庞莹润无瑕,美的好似镶嵌了一轮明月,那悠悠拂来的清风,卷起几缕发丝,份外强调了她有若钟天地灵气而生,如川岳般起伏分明的秀丽轮廓。

  无论她在哪里,她的“降临”都会把一切转化作空山灵雨的胜境,如真似幻,动人至极点。

  但她的“美”却绝非“艳”,而是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那么自然的、无与伦比的真淳朴素的天生丽质。

  就好像天上月宫当中的仙子,忽然降临凡间。

  只是她虽现身凡间,却似绝不该置身于这配不起她身份的尘俗之地。

  她的美眸清丽如太阳在朝霞里升起,又能永远保持某种神秘不可测的平静。

  这种令人呼吸屏止的美丽,确非尘世间的凡笔所能捕捉和掌握的。

  此时此刻,伴着那略带忧愁无奈的话语,这女尼那青丽的秀眉轻轻皱起,丝丝忧愁缠绕在其眉羽之间,令人心折。

  若是能知晓她此刻所担忧之物为何,恐怕不但是少年俊杰,便是中年、老年英豪,也肯为她心折,愿花费一切代价,只为博得这佳人一笑!

  女子的容颜气质臻至这个地步后,始知佳人倾国之言、苏妲己与褒姒的故事,并非妄谈,而是真实!

  …………

  江西,深山丛林之中。

  一间茅草泥屋依山傍水而建,简单而又自然,其间居住着一个道人,道人心中开朗,喜爱自由,常涌南华,此间山水田园之乐,令他得而忘返。

  此时原本应该是那道人诵读南华经的时间,然而此刻的他,遥望着终南山方向,却是早已忘记了此事。

  道人峨冠博带,领下留着五缕长须,面容古雅朴实,身穿宽厚锦袍,显得他本比常人高挺的躲开更是伟岸如山。

  此刻他虽是凝神遥望远方,却颇有出尘飘逸的隐士味儿。

  “前方仍有路?原来路是如此,该这般行……过去的那一步,倒是我行错了……”

  遥望着北方那一道弥天盖地的气息,好似擎天之柱一般顶天立地,旋即又消散于天地之中,道人欣喜不已。

  伴着他口中的话语,先是迷茫,后又欢喜,再又叹息了片刻后,最终一切归于平静。

  但道人身却的气势却是愈发的高昂,目光越发凌利,甚至浑身那浩大“虚净”的真气,此刻都仿佛纯正了些许……

  “这个方向,莫非是那位苏无敌一举踏破了天人大道?在前方道路被迷雾笼罩之时,能有人斩破迷雾,高居于前,当真是我辈求道者的大幸!”

  叹息的声音,最后竟是带上了丝丝庆幸与渴望,“终南山……或许是时候再去一趟了!”

  …………

  岭南宋阀,磨刀堂内。

  宋缺手抚他名震天下的天刀,感知着终南山那道仿佛无处不在却又无处可寻的浩大气息,五指在刀锋之上轻轻弹击。

  铮铮的清鸣之声伴着愈发高昂的刀气直冲九霄,声震岭南,引得无数宋阀高手,回首遥望磨刀堂,心中惊愕莫名。

  虽不知究竟,但却隐约知晓,这是自家阀主,跃跃欲试,即将挥刀砍人的前奏!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