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52章:离开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玄牝?谷神之动静,即玄牝之门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

  歧晖浑身一震,回忆着那一篇可谓是倒背如流的道文,顿时恍然,“不错,我怎么没想到呢?正是这个道理……看来倒是我在这邪帝舍利面前有失本心了。”

  “师兄,你就放心吧,不会出问题的,就算有问题,咱们解决不了也可以去询问师父、师叔他们,以他们的境界和道行,解决此事,不过反掌耳。”

  “嗯,嗯……”歧晖连连点头,但他的目光却是不住的在铜罐之上流连,之前一直保持着道家高人之气质此刻早已被他抛到脑后,面上满是一幅渴望的表情。

  “师弟,邪帝舍利老是放在这铜罐、水银之中也不好,咱们又不怕那些邪念、杀气,为了避免舍利在其中受到损伤,不如拿出来让师兄我欣赏欣赏吧!”

  “师兄!你放心,等提取元精之法创造出来之后,肯定少不了你那一份的,不过首先还是得供给师父、师父他们……至于现在,邪念未除,你还是别惦记了……”

  叶凝没好气的说道,“邪帝舍利流传在天邪道邪极宗内千百年,为了保护和确定邪帝舍利的所在,早给他们根据舍利每时每刻向外放射出一种奇异的精神异力的特性,创造出了一门特殊的心法。

  一旦修炼成了这门心法,哪怕是远隔数十里外,魔门中人都能够遥遥感应到这种异力。因此若是想要汲取邪帝舍利内的元精,必须找到一个隐秘的地方。”

  “我看这杨公宝库就挺合适的,至于师叔他们吗,我只是想拿出来看看见识见识其中的特殊能力,又不是要吸取其中的元精,你把师兄我当什么了!”

  歧晖好似小孩一般越说越委屈,说到最后,竟是连嘴巴都嘟了起来,仿佛因为叶凝对他的不信任,而感到心被伤透了似的。

  叶凝脸上一黑,“师兄,你莫不是忘了杨素的后人还没死绝呢,杨玄感对杨公宝库内的情况,绝对知道的一清二楚,

  到时候别咱们才刚把室内内的邪气使气驱除掉,邪王石之轩和阴后祝玉妍他们就联合起来,一起打上门,堵到杨公宝库内了!”

  “你的意思是,这灌满水银的铜罐能够阻挡邪帝舍利向外散发的那种精神异力?好吧,不看了,不看了!”

  歧晖收起先前的委屈表情,稍稍思索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叹息着应了下来。

  “师兄,你无需将这邪帝舍利看得大过贵重,实际上天地间比这还玄妙的东西也不在少数,就如那传说中曾有凤凰立足的和氏璧,其中蕴含着一种特殊能量,连天人强者都能从中得到感悟。

  储存着战神图录的战神殿,更是密不可测,可随星象,地势,舆图在天地中自动运转!”

  叶凝认真的盯着歧晖,“事实上真气同样也是一种极度飘渺的东西,对于那些没有修炼武功的百姓而言,这就是传说中的‘仙气、神力’!

  元精之力对于你我而言或许极为隐秘,可对于比我们更强大的破碎级强看而言,恐怕只是如元气一般的常规手段吧……

  师兄,要是我没记错的话,我存在一本名字叫做边荒集的书中看到当年那位破碎虚空的仙门剑圣燕飞,曾创出一门阳神重生之术,极度非凡,于我等而言,这又虚无缥缈的传说与仙神何异?

  仙和神,只是我辈之前行者而已,可敬不可畏,或有一日咱们打破虚空而去,未必不能成仙成神!”

  歧晖闻言,不由面色微变,身为楼观道之首,对于这个世界是否真的有仙神神圣的存在,他比别人更加的清楚,更加的明白……

  或许过去这个世界上有神仙,但反正歧晖自己一生,却是从未见过仙佛神圣的存在,对于真正的道家隐士而言,修道,修的从来只是他们的心,而非泥塑的神佛……

  只是这种事情却是万万不能真正说出来的,特别是像他们这些身份不凡之人……

  若非此刻站在这里的是他的亲师弟,敢“光明正大”的说出这句话,他绝不介意就在这里直接弄死他!

  “师弟何出此言?师兄只是一时转不过来,感觉有些迷茫而矣,你小子别想的太多了!”

  感知着歧晖瞪向他的目光,叶凝微微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从此处就可看出,岐晖虽然也算是个人物,但较之于那些真正的大佬还是差的太远了。

  固然他很有眼光,手段也不差,可在这样一个武侠世界中聪明人多的是,更别提他从来都不是最聪明的那个,无论是这个世界还是原来的历史,他最多也就是个一时俊杰。

  而在这样一个能够以武碎虚空的超凡世界之中,武功可以不够,但眼界若是不够宽阔,和心性不够坚定,歧晖固然可以名震一方,却终无登顶之机!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行动有多够,距离梦想就有多近!

  ……

  轻轻将藏有邪帝舍利的铜罐提起,这邪帝舍利便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凛然的邪气顺着他手中与铜罐的接触冲天而起!

  开始时,邪气、死气尚仅仅只有几缕,但很快就如驴打滚一般迅速壮大,在叶凝不抵挡和暗中的引动之下,立即便如决堤的洪水般狂涌反袭而来,沿着他的经脉狂侵而入,直向着他的脑海百会冲去。

  “轰!”

  叶凝突然只觉一道道或是凄厉无比、或是疯狂肆意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刺破他的脑海,直击的他脑海一片空白,头痛欲裂,一片混沌。

  无尽的惨烈幻象,此刻在他的脑海之中一幕接一幕的出现,有虐杀、行刑、女干淫……无比血腥而又恐怖的场景,一场接着一场。

  既叫人忍不住惊惧万分,又似乎能沟通人心中的情绪,使人发狂、发疯!

  这邪帝舍利之中储存的,乃是历代邪帝的全部精元,同时他们在最终面临死亡时,心中的各种邪念妄念,也被一同储存在了里面。

  这些人多是邪极一时的人物,在面临死亡的时候,内心想法之黑暗邪恶,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除此之外,叶凝还发现在那邪气之中,更是夹杂着历代邪帝的无数残念,这些残念在邪帝舍利这种充满阴煞邪恶的在环境之中,早已变得狂暴癫狂,充满了毁灭一切,破坏一切的念头。

  ……

  叶凝心神宁静如湖,默默的承受着邪帝舍利内一股股邪气的冲击,如果说原来他的内心世界是一方清澈澄静的湖水,

  此刻在那无数邪气杂气死气的蜂泽之下,却是渐渐泛起了波澜,甚至连水质也在逐渐变得浑浊……

  绵绵密密的先天紫气在叶凝的体内四下运转,一缕缕纯净的生气渐渐滋生,将那些来自于邪帝舍利杂气、邪气摒除在外,迅速磨灭……

  此外在他的心中,叶凝抱元守一,不但面不改色的全面承受着各种各样的血腥幻境,甚至还犹有余力,在度过这些幻境后,开始四下净化死气邪气、将之驱除体外。

  在那些幻境之中,除了最多的各种各样的杀戮幻境之外,其中少数最为真实的幻境,竟大都是那些邪帝死亡前,在注入元精之时,顺手携带的、部分印象深刻的记忆。

  这些记忆对于叶凝来说,可谓是一宝藏,虽开发极难,但却极为珍贵。因为他目前最缺的就是经验和一些相关的知识。

  邪帝舍利内的这些知识虽然有些过时,但毫无疑问仍是对他的一大重要补充,可以大幅度消除短板!

  至于藏着无数元精的邪帝舍利,目前尚还相当年轻的叶凝,反而暂时并不打算去汲取其中的元精之力,因为对于他来说这东西的重要性并不是很大。

  只要他将文始心决修炼到巅峰,打开玄牝之门,便可以自如地提取元气,组合元精之气,自此绵绵若存、元精自生,只增不尽!

  ……

  从内部叶凝开始抵御这些邪气的冲击来看,仿佛过去了十天半月,可从外部歧晖略带担忧的看着他来看,叶凝用于驱除杂气的时间,横竖都没超过盏茶光阴。

  不过当那些来自于邪帝舍利的异力被驱除之后,他立即感觉到了不同。

  首先,由于与杂气、死气、邪气剧烈冲突,先天紫气经过如此的打磨,更添了一分灵动和醇厚,就连品质也变的精纯了一些。

  其次,在那些与幻境作斗争的过程中,叶凝的实力虽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增加,但他的精神和信念在这个过程中,却是被磨砺得更加的坚韧和强大!

  许多杂质和以前潜伏下来的种种心魔,在此刻被那邪帝舍利中传出的邪气挑动,发起“叛乱”!

  只可惜这些没能积蓄到顶峰的“叛乱”,又不如之前那样藏得非常隐蔽,也不够强大,因此只是短短数十个呼吸的功夫,便被一一镇压磨灭。

  拔出一点丝丝动摇他心灵的魔障后,他的心灵变得更加的澄清透彻,圆润无暇!

  最后则是舍利中那些杂七杂八的混乱记忆图片,这些个记忆全部全部都掺杂在一起,混乱不堪、极难分辨。

  但将之捋一捋,这也并不是不能一用!

  此时此刻,叶凝身上虽然没有什么功力上的增加,但经过如此磨练之后,他的心灵境界和道行、战力,却是在渐渐发生一种崭新的变化!

  只是目前这种变化并不大,因此纵然是近在咫尺守候他的歧晖,也未曾发现!

  ……

  另一边。

  回过神来的叶凝一边默默体会着从邪帝舍利中的所得,一边向着满目担忧的歧晖微微一笑,然后仔细回忆那些来自于一代代邪帝的记忆,并缓缓将之重新组合成形。

  “师兄,杨公宝库里的机关,除了唯一一条出路之外,我全部都将其封闭了,这其中的甲胄财物你看着处理吧……嗯?走了!再不走,难道你还要留在这里吃早饭不成?”

  叶凝轻笑着提了提手中的青铜罐,自先前那一拨来自于舍利的异力被他降服之后,这邪帝舍力于一时之间,倒是安定了许多。

  “行了,行了!我这就来了。你小子,区区几个月不见,这一身修为竟然进步了这么多,看来最近在山下的收获不小啊!”

  歧晖略带震撼与欣喜的跟着身前渐渐远去的人影,想着宝库中唯一一条通往外界的通道行去。

  ——这个比他还要迅速的去除邪气的少年人,如今这实力恐怕都已经超越了自己,能够顺利支撑得起楼观传承了!

  这让他心中之思绪,一时间复杂难言……

  虽说明知道眼前这个少年乃是一不世出的妖孽,可当对方以小小年龄真正超越自己之后,还是让这位名震天下的歧道主,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与苦涩……

  以及轻松!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