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45章:剑败天君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所谓的‘紫气天罗’,紫气代表的是施功者的肌肤将会在运气之时化为紫色;天罗则代表着如蛛网般的细密气劲,好似天罗地网,让人无处可逃。

  此功施展至最盛时,能在敌人四周布下层层气网,牵制绑缚敌手的动作,将吐出丝劲以柔制刚,令对手陷入死地,威能诡异莫测,几乎不输于阴葵派的天魔功。

  而修练到随意布网的大成境界,便能将网劲收随心,任意改变形状应敌,游丝劲更可笼罩方圆两丈的空间,从任何角度袭击敌人,威力霸道至极。

  若有人真的能将紫气天罗修炼到此登峰造极之境,据传眸珠外围会产生一圈紫芒,此现象被称为‘紫瞳火睛’!

  此时的席应便是已经领悟到了这一重境界,只是尚还未能运转如意,这才是他此次暗中潜回中原的底气所在!

  当下他狂吼一声,瞳孔中竟似放出了丝丝紫芒,其两手高举,如大鹏展翅,十指伸张,再迅速合抱,盘在胸前,同时探步趋前,如莲花般次第绽放,招数怪异非常……

  千百计游丝随着席应十指织出交错组成的天罗气网,再往叶凝“撤“过去。

  这张无形的网不单可抵御敌手的气劲攻击,且收发由心,可随时改变形状。

  当他两手盘抱聚劲时,天罗收束为车轮般大小的气劲,缩小乃至隐藏那破绽所在,随后便直接打横向叶凝割去。

  欲以自身几十年苦修的真气内力,集西域之精华的手段,堂堂正正的碾压眼前这个毛头小辈!

  锵!

  这一刻,章武剑终于出鞘。

  如钱塘潮涌又似银瓶乍破水浆泵,雪亮的剑气密不透风的铺开,向小丘下的席应涌至。

  在席应的眼中,此时的叶凝,章武剑,都与小丘的凸起程度形成了完美的配合,将角度这一优势利用到了极限!

  在这好似彗星袭月的一剑下,对方竟似与这小丘,这云台山的环境融为了一体,反而将率先出手自己排斥了出去。

  席应顿时亡魂皆冒,始知对方年纪虽幼,但实则深不可测,如今虽是因应付自己而出招,但却一出手就夺尽了先机、地利,形成了足可令自己败逃的优势,

  若是不能立即挣回先手,今次他必然输得惨不可言!

  席应终是魔门宗师,绝不可小觑,当下他面容之上紫青之色一闪而过,旋即掠过一抹飞红,他手上的轮状气劲此刻不但再度缩小,甚至还高速旋转起来。

  带着“嗡嗡”的破空声,席应迅速一步踏出二丈有余,那高速旋转、密度极高的气轮此刻毫不犹豫的笔直向着那羚羊挂角般的一剑切去。

  “席应,你这次不是输给了我,而是输给了你自己!”

  下一刻,叶凝含笑开口,章武剑上如毒蛇吞吐的剑气,此刻迅速分化,那一道道剑气如有灵智般、追寻着他匆忙变招导致的各处破绽而来!

  只听得“叮叮当当”一阵细密的声响,无数的剑气让席应一阵手忙脚乱,他手中那看似凶残的气轮,不过在十余剑气之下,便瞬间土崩瓦解!

  席应面色狂变,他不是无智之人,此时见得自己吃了大亏,立刻便回过神来,知道因为先前被对方如此轻松的窥破魔功,使他的心灵有了破绽,这才在叶凝的剑下表现得如此不堪一击。

  不过时至此刻,即便他醒悟了此次失败的前因后果,可却已经晚了,他想暂避锋芒,然而那弥天漫地的剑气早已封死了所有退路,

  令他避无可避,更加厉害的是,直到现在都只是那一道道剑气在对他造成威胁,他还不知道叶凝刚刚斩出的那一剑,最后究竟会落到自己的哪处要害!

  于此等生死危机之下,常人或许会求饶求生,但如席应这等视他人之生命如蝼蚁的经年大魔头,此时却是蓦然被激起了与敌谐亡凶气!

  席应本就是极度凶残、狡诈之辈,当年他因灭情道和岳山的一些小怨,登门溺战,仅以一招之差落败,自此对岳山怀恨在心,于极度愤怒之下,他竟趁岳山不在以凶残手段尽杀其家人!

  由此种下了二人之间的无法解开的深仇大恨!

  要知道,岳山论年纪比席应大上十多岁,成名时席应尚是刚刚出道,席应那时因一招之差败在岳山手下,足可称虽败犹荣……

  在那之后不论因为什么原因,岳山并未追究他登门挑战之事,已是相当大度了,然而他却趁其不备亲手杀了岳山全家,如此之想法与行径,简直超乎正常人心理范围,凶残至极!

  “杀!”

  席应厉吼一声,将一身魔功催至史无前例的最巅峰,不但全身上下肌肤皆尽紫黑,甚至就连头发眼珠,尽接在这一刻化为紫色,整个人活生生像一个紫茄子。

  他没有做丝毫的防御准备,而是以恶狼般的目光盯着叶凝,直接驾驭着嗡嗡乱鸣的轮状气劲朴实无华的直切叶凝,在这等生死关头,欲要拉他一同死亡!

  “本座不得不承认,你这天君的名号还真不是捡来的,你这家伙还真有几分实力哩。”

  叶凝略带讶然的开口道,他的肉身极关重要,自然不肯因为区区一个席应而被毁坏。

  就目前而言,肉窍仍是他成仙成圣的唯一凭藉,若他肉身被破,必将重陷轮回转世的循环,继续受缚于太上镜!

  在这大唐双龙传世界之中,他唯一看到、能把握得到摆脱太上镜的方法,就只有破碎虚空一途可走,至于这最后无论成败与否,都不是他现在需要考虑的……

  他现在要做的,仅是努力向那一层次迈进!

  “锵!”

  章武古剑轻鸣,原本飘渺无常不知前路的这一剑,此刻虽是被迫改变剑路,正面迎向席应的轮状气劲,但从叶凝那无迹可寻,既无开始,也无终结的剑路变化之中,却是丝毫看不出来。

  当!

  轮状气劲与章武之剑相交,爆发出一道恍若洪钟敲响的金属碰撞之音,席应面上一根根青筋狰狞,他咬着牙,疯狂催动轮状气劲高速旋转,直破叶凝的剑锋!

  然而叶凝双剑之中蕴含着的一阳一阴两股真气,却是让他的想法直接破产。

  玄阴之真气浓缩而又柔和,当它缠在那轮状气劲之上时,那转状气劲就好伙陷入了淤泥污水之中,寸步难行。

  玄阳之真气刚猛而又霸道,直好似一把火爆的大锤,一浪又一浪,一锤又一锤的硬生生轰击在那轮状气劲之上。

  在席应的感知中,叶凝此时一改先前的飘逸无力,抽之不离;反而感觉到一股庞大无匹的力量透过剑锋袭击而来,重重的击打在他的十根手指乃自至五脏六腑之上!

  噗!噗!噗!

  席应连退三步,脚下的青石被他瞬间踏碎,裂纹狰狞,背倚着一块奇形怪石,他却仍像喝醉酒般满脸赤红,往后跌退打转,鲜血不要钱一般狂喷而出。

  呼!呼!呼!

  粗重的呼吸自他那好似破炉一般的胸膛之中呼出,呼啸生响,口鼻之间皆染上了些许艳红,那早已慢如蜗牛般旋转的气轮,此刻却是无力的在他手中消散。

  不过,叶凝这神鬼莫测的一剑,却终是给他挡住了!

  叶凝抽剑反身,“席应你倒不愧是成名几十年的天君,竟还真是挡住了我这一剑,只可惜我接下来的这一剑,你已经挡不了喽!”

  “你敢动我……”

  席应胸口忽地剧烈起伏,他狠狠地叫道:“灭情道,还有两道六派,甚至是邪王、阴后,都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你身后有人,难道我背后的楼观道就是死的不成?”

  叶凝悠然自在的漫步前来,面上说不出的闲适写意,随手便是一道剑光闪过虚空。

  云台阁道连窈冥,翠崖丹谷高掌开!

  此时的他仿佛变成了一名艺术高超的画师,手上的章武之剑也变成了丹青妙笔,挥毫泼墨间写意风流,刹那间成就云台美景之图。

  剑光敛去,席应停下身子,伸手朝额头按去,但其脸上却带着一种奇异的表情!

  片刻后,一道细细的血流,忽然自他按住额头的指掌间淌出,不过须臾,他那欣长的身子便无力的倒在了小丘下的碎石、泥土之中,再也动弹不得。

  一剑毙命!

  锵!

  叶凝收剑入鞘,不无遗憾的轻轻叹息道,“如此灵山妙境,无上乐土,为何却总是有人看不开,非得向贫道寻死,污染这一方净土呢?”

  看着这方因为他和席应交战之于波,而面目全非的小丘,叶凝默默的哀悼了片刻后,便直接转身离去,仍是潇洒无比。

  叶凝来时行的相当之慢,可此刻当他准备离开之后,不但改换了方向,更是格外的果断,没花费多少功夫,他就迅速离开了云台山。

  …………

  “咦,这小子好敏感的灵觉,宗主,咱们还要追吗?”

  在叶凝离开小丘已有一段时间之后,一阵阵破空之声,忽而“嗖嗖”传来。

  下一刻,婆娑树影之下忽然现出十多道人影活像来自幽冥黑暗世界的众多幽魂恶鬼。

  领先者乃是一个高髻云鬓,脸盖重纱,衣饰素淡雅丽,身材婀娜修长,体型高挑诱人,眉目清秀无伦的女子。

  她只是静静站在那里,便有种令人观赏不尽的感觉,又充盈着极度含蓄的诱惑意味。

  更关键的是,她清丽秀美的脸上绝无半分邪气,令人完全无法将她与魔门联系到一起。

  若非相识之人,谁也想不到她竟然就是魔门之中大名鼎鼎的“阴后”——祝玉妍!

  十余个阴癸派、魔门之中大名鼎鼎的高手分成两行排开,列在她的身后,其中又以两男三女为尊。

  这五人各自气质不凡,甚至隐隐形成包围之势,将席应的尸体围绕在最中心。

  只见那男的一身文士服,看似温文尔雅,高德隐真,但身上却带有一股邪魅.淫,乱之意,此人便是魔隐边不负。

  而另一位清秀俊雅、动作潇洒的中年文士,则手横铜箫,资态潇洒风流,正是“云雨双修”辟守玄。

  有两女站在一处,一人肌肤雪白,满头银发,乃是旦梅;一人目中隐泛红光,一身紧身黑衣勾勒出玲珑的身段,在一身黑色的武士服下尽数显现。

  此人则是与银发魔女旦梅并列为阴癸派教主座下、天魔四魅的霞长老。

  最后一女艳丽足可直追祝玉妍,肤色胜雪,黛眉凝翠,桃腮含春,那对翦水双瞳,更像荡漾着无限的情意,顾盼间勾魂摄魄,百媚千娇,年龄更是年纪横看竖看都不超过二十五岁。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