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44章:天君席应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当叶凝的长剑架在曹应龙的脖子之上后,剩下来的一切自然是水到渠成。

  叶凝又不是武安君白起,自然不会想着将这些贼寇斩尽杀绝,而是学着曹操挟曹应龙以号令众贼,没花多大的功夫,就将这些人驱赶到了竟陵城外不远之处。

  毕竟不论是曹应龙还是这些贼寇,都是将自己的生命看得最为贵重,在暴力压迫、生与死的抉择面前,一个个毫不犹豫的放弃兵刃,束手待擒,把贼性显露无遗。

  竟陵守将名为方泽滔,乃是竟陵大户、方家家主,此刻大隋朝廷还没倒,他自是不敢起什么诸如独霸山庄之类的野号。

  他能做到现今这个位置,又没有原著中婠婠的迷惑,自然也不会是什么易与之辈。

  在叶凝首先奉上废掉武功、大名鼎鼎的鬼哭神号曹应龙之后,再看着手无寸铁,低头低脑的数千贼寇,二人之间的py交易迅速达成。

  至于在py交易之间,数千余贼寇不甘就擒的哗变之趋势,叶凝也没费什么功夫。

  毕竟这些贼寇终究不过是由一些没什么见识的贼人组成。叶凝提着长剑呵斥几句,再稍稍露了几手剑气之威,众贼寇顿时便不得不渐渐安静了下来。

  竟陵城高大的城门豁然洞开,一队队装备精良的骑兵驾驭着良马从中奔出,他们先是将这些贼寇团团围住,随后弯弓搭箭,整装待发。

  接下来所发生之事,自然是喜闻乐见,再无半点差错。

  py交易结束后,叶凝也懒得多说,扯着楼观道和杨广的虎皮表示这些贼寇作恶多端、必须严惩,随后便直接飘然而去。

  平白从天上掉下了个肃清四大寇、这番大功绩的方泽滔自是满口答应,毫不拒绝;甚至在交接完毕之后,他还准备邀请叶凝赴宴,以酬其功,顺便搭上楼观道这条大船……

  只是在这个时候,这竟陵城除了留下一个青玄真人降妖除魔,一人一剑降服是数千贼兵的传说外,早已不见他的踪影。

  ………………

  出了这种事情,虽是稍稍坏了叶凝的心情,不过在解决之后,叶凝误入一方“仙境”,在其中留连了数日,翩然忘返之际,过去“坏的”的一切便已被埋葬于其中。

  那“仙境”之中千潭竞秀,林木丛生,风景秀丽,乃是他一路行来,所见的最美丽的地方!

  那里在一处风景秀丽的大山之中,在群峰鼎立的深处,因山势而汇成十多个大小水潭,由千百道清洌的溪泉连接起来。

  最高的一个潭位于一座平顶峰上,聚水成湖,湖畔松柏叠翠,清幽恬静。

  更妙是潭与潭间的峭壁伸展如屏,洞壑处处,积水满溢,泻为飞泉,为隐潭山平添无限的生气!

  在这飞禽汇聚,走兽栖息的好地方,叶凝流涟漪其中,顿觉精神大振,一洗旅途劳累,遂决定要于其中多流连几日。

  他登上最高的水潭,俯视四方地形,看了一会,只见层峦叠翠,万山俯伏,均觉天广地阔,心神延展……

  他缓步前行,游历四方,每行一步,身上的气机便越发自然,寄情于山水,几与这自然融为了一体,忘记来了红尘中的一切,不知来路与归途。

  …………

  自隐潭山离开之后,叶凝倒是再没遇上这等糟心之事,毕竟此刻大隋国力正胜,其中或是有人心怀不轨,但却绝不敢在这等关头激怒杨广。

  说起来隋朝之一朝崩溃,杨广虽需要负最大责任,但不可否认,隋朝因为得国不正,在立国之初就为后来埋下了隐患伏笔。

  从古至今,未曾真真切切凭手下之兵马纵横天下,浴血搏杀出来的皇朝,大多不幸,就如隋朝之前王莽篡汉、司马代魏……

  这两者又有多少年国祚?

  杨坚从勾结权贵执政掌权,到逼迫北周静帝禅让,中间不过区区十余个月,成事之速在历代皇朝之中堪称第一。

  这其中的手段自然令人敬佩,可在暗下潜藏的隐患,却是更加的难以拔除,自此隐患藏于其中。

  隋朝鼎盛时期自然没人敢明目张胆的招惹,可在暗中动手脚做“皇权不下乡”、“乡下由我掌”之事者,由南到北都不在少数!

  若是兵马衰微,无法镇压天下之蛟龙,大隋朝倾覆之祸,便在那一时二刻之际……

  而在原著之中,开皇年间,隋朝以杨广为首的几十万大军,在岭南被宋缺十战十败,最终不得不承认胜宋缺独霸一方,开牙建府……

  此战的失利,更是为这个本就先天不足的朝廷开了个不好的头,滋长了不少枭雄的野心,极大的缩减了隋朝的国祚……

  因此,杨广的失败他自身固然占据主要因素,可天时、地利、人和这三个方面以及大隋得国不正先天有缺的因素更是绝对不容小觑!

  很多人都说隋炀帝喜好酒池肉林什么的,极度浪费,可实际上对于一个王朝来说,这根本算不了什么,自古哪个皇帝吃穿用度不是远超常人的?

  一个人纵使再怎么穷奢极侈,实际上消耗也是有限的,若不是隋炀帝非做坐下那几件“大事”……

  不要说隋炀帝一个人了,哪怕是他儿子、孙子也和他一样浪费,有着开皇年间的积累,对于隋朝国祚而言,半点问题都没有!

  隋炀帝之过,不容否认,但他的功,也无法磨灭!

  实质上,大唐之后,李世民、李治几个开科举、征高丽,样样都是学自隋朝,只是他们没有杨广身上的束缚,因此只是步子一放缓,顿时就成了千古一帝,贞观之治。

  甚至,即使征伐高丽大败也没事,这是为何?

  因为大唐乃是百战而成,在建立大唐的过程之中,李家率领兵马征战天下,平灭了一处又一处的蛟龙,将天下百姓都杀怕了,人死得够多,地空出来了,矛盾就自然减少了。

  而像杜伏威、李密、翟让那样的枭雄蛟龙也死伤大半或降服,天下虽也有阴暗滋生,但大体平安无事,休养个几年,照样兵精粮足,最后硬生生将高丽拖垮!

  ……

  “雾里朦胧入画来,云台恰是空中栽。”

  以山称奇,以水叫绝,因峰冠雄,因峡显幽,景色荟萃。

  云台山有世间独一无二的奇峡红石峡;也有这片大陆最高落差的云台天瀑;更有中原第一秀水之称的潭瀑峡……

  数日之后,当叶凝悠然行至河南之时,久慕云台山之风光的他自是不会漏过此处。

  叶凝不紧不慢地沿着山道而上,树木蜿蜒,曲径通幽,绝壁林立,猕猴奔跳,飞瀑流泉,鸟语花香,几乎令人物我两忘。

  沉醉在自然美景之中,叶凝的感知似乎也被降低了许多,若非是他身后那个青衣人故意发出声响,或许他从不知晓有人在两日之前便已一直吊在他的身后。

  这青衣人作文士打扮,硕长高瘦,比常人要高出寸许,表面看去一派文质彬彬,举止文雅,白哲清瘦的脸上挂著微笑,就仿佛一个文弱的书生。

  但只要看清楚他浓密的眉毛下那对份外引人注目的眼睛,便可觉内中透出邪恶和残酷的凌厉光芒,诡异可怕。

  “小道士,你这几日不走大道却偏爱往这些崎岖小路上走,可是已知你那三阳魁首的价钱,故怕被我圣门高手追上,只敢于小路遁逃?”

  青衣书生负手而立,在开口的时候,他的眼睛中射出一道残忍的目光,如打量货物一般上下打量着叶凝,身上的皮肤竟似隐隐泛紫。

  “灭情道,席应?听说你在十几年前给天刀追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不得已之下只好只身逃往西域,今次怎么敢回来了?

  宋缺如今虽端坐磨刀堂内,极少出手,可你要是不改个名号,他可不会放过你!”

  叶凝神色平淡悠然,视若不见,听之不闻,直至他已从那醉人的山水之中回过神来,方才移过一泓幽深的目光,从席应的脸上一扫而过,便不再回顾。

  然而他此言一出,却是瞬间令席应色变,扭曲的面容上已是怨毒至极,再无丝毫文弱书生之状,反而颇有深潭恶龙的残暴之姿。

  他站在那里,就好似山亭岳恃一般,只是他站的神姿非常特别,就算是稳立如山之际,也好像会随时飘往某一位置似的。

  伴着周身环绕的狂暴气机,席应双瞳之中紫芒渐盛,迅速将他对于宋缺的恐惧和憎恨压了下去,将一切怨恨转向了叶凝,不过他此时的语气出奇的平和,但却是阴森凶残。

  “小兔崽子,既然你活腻了,席某现在就取了你的小命,正好顺便找石之轩换点花红!”

  较之于十几年前,席应的修为果然提升了不少,在将一身魔功提升至巅峰后,他虽未彻底修成紫瞳火睛,但却已步入了那一境界,距离运转如意差之不远。

  此刻那一圈圈向外扩张的气劲便以席应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不断膨湃波动,仿佛空间在对外扩展般诡异无比,可牵制叶凝的行动。

  下一刻,席应两掌如穿花蝴蝶般幻起漫空掌影,随着前踏的步法,铺天盖地的往叶凝攻去,一缕缕游丝劲气编织成网,笼罩方圆近乎两丈的空间,威霸至极点。

  锵!

  悬在叶凝腰下背后的章武忽然发出一道悦耳的清鸣,一道无坚不摧的剑气自其中迸射而出,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微妙的弧度,却是直接斩在席应无形有实的天罗气网最强大的一点上!

  “蓬!”

  劲气交击。

  席应浑身剧震,不住的向后暴退,感受着几根如织网蜘蛛般灵巧手指此刻轻轻发抖,他压下胸中沸腾的气血,失声道:“怎么可能?”

  他心里的震惊此刻实在难以形容,因为刚刚的那一道剑气,在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度后,

  竟是恰好杀到了自家气功最薄弱的一点上,使他这一记十成功力的天罗气网不但无功而返,甚至还让自家吃了个暗亏!

  “席应你的紫气天罗虽然练得不错,可惜还未彻底无形,你那气网之中的破绽虽然游走不定,但却未能遁地去一,又怎能逃过我这道‘无厚入有间’之气?”

  听着对方悠然闲乐,混不将自己放在心中的话语,席应虽是一阵暴怒,却也忍不住放在心中仔细思量。

  他虽人品不佳,可也是一代武学宗师,悟性在整个灭情道之中都排得上前列,此刻稍一思索,便知这个年龄不过他零头的小道士所言绝非虚假。

  不过他纵横天下数十年,率性杀人,先后只在霸道岳山和天刀宋缺手下吃过亏……

  此刻自觉一身紫气天罗已经大成,只是稍欠打磨,他又怎肯在这楼观道的小道士面前露怯?

  他混迹西域十余年,如今一身之手段可不仅仅只有紫气天罗!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