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43章:擒拿曹应龙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凝的这几剑并无什么玄妙的变化,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快字,可当这个“快”字,快到超越了向霸天的神经反应速度时,便拥有了莫大的威力。

  尘封百年的名剑,此刻出鞘之后,第一次以他人之生命祭剑,令得这一剑较之于上一剑,更胜一筹!

  房见鼎以为他挡得住叶凝的这一剑,因为他的两根狼牙棒已经拦在了章武剑前,只要他能稍稍挡住一时半会,曹应龙的长矛和毛燥的尘拂便必然能够落在叶凝的身上……

  如此前后夹击,就是这个杀掉向霸天的刺客是个铁人,此刻也必死无疑!

  只是萤虫之光,岂知皓月神辉?

  叶凝本就快若风雷的这一剑,此时剑光微转,其速度却是更胜一筹,赫然快到连房见鼎的肉眼也无法捕捉的程度!

  在他的视觉里,那一柄长剑已然快要被他的狼牙棒挡在身前,可在下一刻,赫然又有一道人影握着长剑,直接出现在他的面门之前!

  剑未至,一股无坚不摧的庚金剑气自剑尖之前吞吐蔓延、刺破空气,于他面门之上一划而过,锋刃无比的剑气便瞬间激射而出,切入了他催发的护体气劲之中,生生钉入其眉心三寸!

  房见鼎瞪大了眼睛,只感觉灵台一冷,便无力的顺着两根重逾百斤的狼牙棒扑倒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锵锵……”

  先前无坚不摧的章武剑此刻自剑尖碰在那狼牙棒之上时,却是丝毫未损,更是伴着细密的金属碰撞之音,长剑突然由刚转柔,弯成弓状……

  当剑身崩到即将断裂之时,一直前突的叶凝此刻却是突然向后一弹,长剑闪电般弹起,一式轻飘飘、柔弱无力的苏秦背剑,便横截在矛锋之侧。

  曹应龙目光闪过一抹狂喜之色,对方之实力绝对远在自身之上,可在这一刻,却是终于露出了破绽所在!

  当下正待他催动全身真气,一茅荡开章武剑,如过去一般杀人饮血时,却是忽然忍不住面色狂变,心中惊骇莫名,隐隐想起一人……

  原来当那一柄真武剑搭在他的长矛之上时,绵绵无尽的深紫色先天紫气,便随着长剑的运转化作一道漩涡,曹应龙的长矛落入其中后,不但软绵绵的上下不着力。

  甚至在那漩涡的牵引之下,竟是不由自主的一矛向着毛燥击来的尘拂架去,替叶凝架住了这一击!

  “砰!”

  毛燥面色狂变,他本就只是装模作样,而非尽力攻击,此刻出乎意料的受到曹应龙的全力一击,顿时手中就尘拂一下就被磕飞。

  他那高瘦的身体剧烈抖颤了一下,虎口之处已是血色隐现,一道阴森毒辣的矛劲自他掌心之处,顺着手臂向上延伸,倒刺入经脉之中,流窜于五脏六腑之上,使他面上青白交加,难过的要命。

  若非是先前周身真气大半留于体内,以防不测,此刻就要在自家老大那如同一根根钢针般刺入手掌和五脏六腑之中的真气下,口吐鲜血,一时动弹不得,只能束手就擒!

  “不,不死,印,印法?”

  到了这时,感受着正向自己体内涌来的、一股熟悉的狂暴气劲,曹应龙那恐惧不已的话语,方才颤颤巍巍的从口中吐出。

  这四个安仿佛有着无尽的威严与魔力似的,竟是让这个凶名赫赫的大寇吓得四肢无力,一身真气都续接不上,令得叶凝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先前的那一矛直接引向了毛燥!

  耳畔听得“不死印法”四字,再见得连杀数人,却是不染丝毫血色的霜白长剑此刻极速抖动,化做一条白鳞大蟒蛇,吞吐着可怕的锋芒荡开长矛,隐约间即将要向着他刺来的一点寒光……

  毛燥目中恐惧之色一闪而过,当下毫不犹豫的尖声叫道:“蠢才,还不一起上来杀了他!”

  两侧正因向霸天、房见鼎二人无声无息的死亡而胆寒和目瞪口呆的众贼终于如梦初醒,一个个挥动兵刃朝叶凝攻去,震耳喊杀声,再次直冲霄汉。

  然而在这时,毛燥面上青红之色一闪而过,先前被曹应龙那一道矛劲击散的真气,此刻因为对自家老大手段的熟悉而不顾后果的轻易压下伤势,真气疯狂聚集于体内、足下。

  当下他口中一口血雾喷出,好似有个人在他身后推着他似的,瞬间就化作一道流星掠过十丈距离,转身就超过外围的护卫,逃到了附近房屋之顶。

  叶凝眼神一凝,当下那荡开曹应龙长矛的白鳞巨蛇如同寻找猎物似的,迅速抖动鳞甲,铮铮作响。

  “嗖嗖!”

  细密连绵的剑气自那白鳞巨蟒之上向外射出,锋锐无匹、无坚不摧的划过空气,有若泻地的水银般向四周一圈圈的荡漾开去。

  那些意欲扑上来围叶凝的众多护卫们,此时还未扑来,就被一道道森寒的剑气侵入体内,或是震得吐血抛飞,或是倒毙当场!

  与此同时,叶凝足尖轻点那染血的大地,一团紫气裹挟着黑红的沙土,像有灵性的生物般,急旋着离开他的掌握,无声无息的在众多贼寇上方掠过,会认人般朝着毛燥追去!

  换了在一般悄况下,尽管那一团沙土被先天紫气裹挟、旋转着,未曾带起风声异响,但以毛燥那般级数的高手,定能生出感觉。

  可是他现在有如丧家之犬般动用魔道血遁之术拼死遁逃,先前又被曹应龙的那一矛击伤,此刻那阴寒的矛劲仍在他体内乱窜,使他反应远不及平时灵敏。

  又倘或曹应龙能够及时的指点一声,他亦该可及时避过这杀身之祸。

  可曹应龙刚刚因为叶凝的那一剑回忆起了不死印法和石之轩,正值恐惧胆寒之际,又恨他不顾而逃,怎肯救他?

  刹那之后,那一团沙土在众人眼睁睁下,如箭矢般飞至,迅速追上从屋顶跃下的毛燥,破去其护体真气,贯背直入。

  狂叫声中,毛燥往前仆倒,那一团血土则旋转着自他体内分解四散开来,一粒粒沙子从他体内爆射而出,没入附近的房屋又或者贼寇体内,情景诡异至极点。

  ……

  “杀!”

  在对于活着和自身执念的压迫下,曹应龙终于从噩梦中醒来,狂吼一声!

  他迅速驱除毛燥那本就无几的真气,自己为自己壮胆,自觉叶凝先以剑气斩杀了众多护卫,后又以先天紫气裹挟着一团沙土击溃了毛燥。

  此刻,眼前这个尚未加冠的毛头小子,即便再厉害,是……是那人亲手调教而出……

  可现在经过多番杀戮之后,此时他纵然还没有力竭、耗尽真气,但刚刚用来催动剑气和杀掉毛燥的那一口真气,绝对无法立刻恢复……

  而这,就是自己唯一的一线生机所在!

  曹应龙能够肆虐江南各地,又岂是易与之辈?纵然因为对于石之轩的恐惧和阴影失了先机,可此刻却也仍把握到了关乎性命的重要节点所在。

  当下他拿出压箱底的功夫,几十年积蓄下来的深厚内力狂吐,好似大江海潮一般汹涌澎湃,越行越快,无形的气劲蜂拥而出,令他衣衫飘扬,四五十斤重的精钢长矛之上更是涌现出蓝黑真气。

  曹应龙则人矛合一,好似狼奔虎扑一般向着叶凝扑去,化成一团矛影,遵循着流星陨落划破天空的轨迹,弯向叶凝,声势凌厉之极!

  这一击,可谓是他的巅峰一击,于矛法之上已然登堂入室,便是叶凝也不可小觑!

  他先前尚还在心中暗忖,此刻只要自己做拼命一击,能稍稍击退这位得传了不死印法的邪王真传弟子,便立刻指挥手下的贼寇将其团团围住,然后自身转背就逃……

  可在这一刻,在这一矛刺前之后,一切却都被他忘到了脑后,他的眼前、手中、心内,此刻都只剩下了那一根无坚不摧的长矛!

  那精钢长矛好似是在瞬移一般,围观的贼寇连眼神都反应不过来,就见曹应龙的长矛跨过丈余距离,带着一卷狂飕,直刺叶凝的胸前!

  ……

  曹应龙先前设想的虽然美好,但实际情况与那却是截然相反——因为他远远低估了叶凝的修为和回气速度!

  雪白的长剑此时在曹应龙的长矛之前虚虚一划,一个圆融无泄的太极剑圈,便如行云流水一般缓缓成型。

  叶凝的这一剑没有丝毫的烟火气,就好似五六岁的稚童挥动他手中的玩具小剑一般,朴实简拙而又自然惬意。

  在外界那些被杀退的护卫贼寇看来,这样简陋的一招别说是自家老大了,就算是他们也能寻到个破绽,一枪轰穿那个装神弄鬼的道人的脑袋!

  然而,被他们视作最强魔神的曹应龙,此刻却是难过得想要吐血,因为无论他如何想要变换枪法,可那简简单单的一个剑圈,就如同囊括天地一般,将他所有的变化囊括于剑圈之中……

  就好似他主动凑上门去一般,不但逃不了,反而更是主动的将自己的长矛递入了那剑圈之内!那种浑身充满气劲却被人操纵于掌心之中的感觉让他忍不住要发疯!

  “当!”

  原先那大大的剑圈此刻缓缓收缩,令得那一片空间都似乎渐渐泛起了波澜。明明曹应龙还有机会将自己的长矛抽出,可在这一刻,他却是如同失了魂魄一般纹丝不动。

  原来那剑圈之内的剑气,已是如钱塘潮水一般无孔不入的紧紧锁住曹应龙的长矛,不断磨灭曹应龙向其中狂涌的真气!

  “嘶嘶……”

  一道尖锐刺耳的金属摩擦之声忽然响起,下一刻,一截精钢打造的长矛自那剑圈之中抛飞而出,当其射入不远处的一株樟树、碰到树皮之时——

  原先那沉重坚固的长矛,此时却是无声无息的分解为了一团金属尘埃,激射到了樟树之中!

  曹应龙兀的树立不动,但片刻后却是“哇”的喷出一口鲜血,面上煞白若金纸,手中握着一杆精钢长“棍”,踉跄后退。

  唰!

  一柄泛着淡紫色光辉的长剑妙若天成般的落在他的脖颈之侧,明明叶凝没有用力,也未曾准备即刻斩杀他……

  可曹应龙却是浑身僵硬,不由升起了一种赤身裸、体站在冰天雪地中的感觉!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