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42章:荡寇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怀揣着鲁妙子压箱底的宝物,来此的目的更是已经圆满达成,再关上机关,回到二楼满怀兴致的饮了几杯六果液后,叶凝便洒然告辞。

  鲁妙子本还预备为他送行,只是但见叶凝大袖拂动,如同船浆划在水中一样拍打着四面八方的空气,飘飘然如仙人乘风,横空挪移,不染尘地,只是足尖偶尔在一座座小楼、矮房之上轻轻点过。

  如斯轻功,大病初愈的鲁妙子显是不及,因而只能用浑浊的目光遥望着叶凝远去的背影,直至他彻底消失在自己的目光之中后,方才无奈的摇了摇头,回到了安乐窝之中。

  为求安全计,飞马城堡乃是依山而建的一座山城、堡垒,它的背后是一座陡峭险峻的绝壁高峰,便是鲁妙子本人,不借助飞天神遁也很难跨越,因而此地虽也有布防,但却是最为稀薄之处。

  叶凝此刻忽然来了兴致,在普通人眼中不可攀登的陡峭悬崖,于他而言,却不过是他脚下的小小山包,抬脚可上。

  他以绝佳的轻功驾驭清风,如大鹏一般扶摇而上,两旁的景物如浮光掠影一般的倒去,眨眼间便掠过了数十丈的距离。

  每当真气将尽之时,叶凝足尖偶尔轻点山崖,体内真气分合成一阴一阳两股,阳气正转,阴气反转,在兼没有属性的先天紫气环绕在其周围,倒是化作了一个幅阴阳两仪之图。

  阴性真气反向旋转与阳性正向旋转的真气形成一股离合之力,他便借着这股真气,再度如离弦之箭一般划破虚空、翻越山崖。

  当叶凝臻至山峰之巅向下飞驰之时,借着向下的趋势和迅猛的清风,

  宽大的袖袍好似方向盘又或者滑翔翼一般,一身列子御风之术此时借势臻至最巅峰,几乎只差一步,便可真正离地飞行!

  ………………

  日升日落,时光流淌。

  至叶凝下山之时始,时至今日约摸已过了二三月有余,已然快要进入隆冬之际,天气渐渐转寒,颇有秋风秋雨寒煞人之意。

  不过纵是景寒意忧,如那凄凉黄昏,却也难掩叶凝心中之喜,此次下山的几个目标,除却最后一处的杨公宝库外,可谓是圆满完成。

  不但得了《长生诀》修得部分神通,听了鲁妙子的遁一之道、得了他的易容和机关之术,甚至还将这二人引入了楼观道,于他而言不但是一番功绩,更是大大壮大了楼观道的底蕴……

  因为鲁妙子与商青雅此刻正值干柴烈火之时,尚有一月才会启程前往终南山,所以叶凝在通过就近的楼观道分观通知了终南山之后,

  便不急着赶路,反倒是四处游山玩水,沉溺在这大好山河之中。

  此界较之于前世,或是有着灵气的滋润,山河草木都格外的活泼有精神,各具姿势,意态并露,景色动人,能一揽九州美景,倒也不枉他来这一世走一遭。

  这一日,黄昏时分。

  叶凝流连于某座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的清幽小山,在一览其中之美景后,这才缓缓下山。

  在他正准备于山上所见附近一个不远的小村庄投宿之时,却是忽然听见一阵群马奔腾、金铁交击、喊打喊杀的嘈杂之声。

  叶凝神色微微一变,据他所知,在这竟陵附近有四股穷凶极恶的大盗结团而行,便是飞马牧场和竟陵守卫多方围剿,却是始终无法将之灭绝。

  甚至那些贼盗在领头大盗的带领下竟是越剿越众,如今若是四寇合流,便是竟陵或者飞马牧场也不敢小觑!

  砰!

  当下,叶凝重重的向着足下青石一踏,但听得“砰”的一声,一股旋转如旋风的真气,便直接将那青石炸为尘埃。

  而此刻,叶凝便借着一股反弹之力,如惊鸿掠影一般,直扑那已有血腥之味传来的小村庄之处。

  叶凝虽号乘奔御风,但又并非是真正的仙人,他的速度虽快,可两地毕竟还有一段距离,因此在他还未赶到那小村庄时,那村庄便已被贼寇得手,此刻正值火光冲天。

  在极速奔腾之时,叶凝运足目力向那村庄看去,却只见那约三四十余户的小村庄之内,此刻大半茅草、黄土之屋中,已有浓烟滚滚,火光燎天。

  村头村尾用来布防十多个用竹木搭成的篱笆,均无一幸免地烧得僻啪作响,大量的木屑浓烟自那小村庄滚滚向干净晴朗的天空升去。

  火光映照之侧,狞笑哀嚎之声不绝如耳,鸡飞狗走,呼儿唤娘,哭喊震天,使人不忍悴睹。

  众多头缠各色长巾的贼寇把村内居民除却青年妇女分作一队外,其他的混成一团,而贼寇则团团散开包围,防止有人逃走。

  在众多贼兵的包裹之下,那一大团混杂的村民之中,有几十个贼寇正追逐在其后,以看村民狼奔鼠突,哭号逃跑为乐。

  甚至有贼寇嬉笑交谈之间,挥动刀剑砍杀手无寸铁的无辜村民,就连外围包裹的贼寇中,亦有人弯弓搭箭,射杀跑得最快的村民!

  他们并非是指定某个目标选择杀戮,而完全是一副如猫戏老鼠般的神情,显然是将杀戮这些村民当做消遣游戏!

  在那妇女一队之中,四个头缠白巾的壮硕贼寇高持火把,簇拥着几个贼寇衣饰各异,但身具高手的气度神态,显是领导之人。

  带头的四人更是面目可憎、形象,极可能就是横行这一带凶名四播的四大寇本人,年纪约摸在三十余岁之间。

  以这四人为首的贼寇在那青年妇女之中挑挑拣拣,动手动脚,**毕露……

  叶凝那平静如水的心湖之中此刻风浪汹涌,已是怒极,此刻狂吹真气,如闪电一般划过百十丈虚空,迅速接近那些贼寇。

  当叶凝奔到村前时,只见遍地血迹,一个个村民的尸体躺倒在地上,身上血肉翻卷,没有一处完好。

  他的耳朵在此刻确实灵敏的听到了一道充满猥亵意味的声音,发巨贱肉横生、还长着丑陋肉瘤的贼首。

  “曹老大,你看兄弟帮你把这个村子一同绞杀干净啦,以后定无什么后患,兄弟也不要别的,这个村妇颇有几分姿色,不如让给兄弟我吧!”

  另一贼首阴测测的道:“房三弟你这性致越来越好了,连这些个村女都下得去手,我毛躁佩服。”

  此人身材高瘦,一副坏鬼书生的模样,上留了副两撇八字须,背上插着个尘拂,打扮得不伦不类,正是在四大寇中排名第二的“焦土千里”毛燥。

  先前发话额长肉瘤的大汉既被他唤作叁弟,该就是被称为“鸡犬不留”的房见鼎。

  剩下的两个大寇,不过根据他们所占的位置和态度,显然应该就是剩下的两个大寇——“寸草不生”向霸天,“鬼哭神嚎”曹应龙!

  四大寇这几年横行大江南北,四处流窜抢掠,所到处像煌虫般破坏成灾,奸*淫掳掠,无所不为,鸡犬不留,恶名昭著,可以使小儿止啼。

  其中最为残忍恐怖的,还是向霸天,据传此人手段狠辣,残忍嗜杀,最喜欢将人扒皮抽筋,以各种酷刑活活折磨而死,再剖腹挖心,做醒酒汤,故才有着寸草不生的名号。

  房见鼎其人不仅残忍好杀,而且好色如命,看到稍稍有些姿色的女人都不放过,而且他天性残酷,喜欢虐杀女人,落在她手中的女人没有一个能活过三天的,故而人送外号,鸡犬不留。

  毛燥阴狠毒辣,诡计多端,是四大寇的智囊,四大寇能多次逃脱各大势力的围捕,多半是其的功劳,其人性情阴狠冷酷,最喜欢破坏,所过之处必放火,所以有焦土千里之称。

  曹应龙在四大寇中武功最高,最难对付,其人来去如风,睚眦必报,如此刻一般,曾因为一句话就灭人满门,故有鬼哭神号之称。

  这四大寇如今之声势,虽还及不上寇徐二人来到飞马牧场之时,但已是初入狰狞,江南之地,除了那些大家族,大宗教,大势力外,一提到四大寇人人自危。

  此刻见得已经确认了这四大寇的位置,叶凝毫不犹豫手中长剑出鞘,挥手间轻易斩杀了最外围的几个贼寇后,就向那四大寇迅速扑至。

  这四大寇能流窜江南之地,无人能遏制,自然也有些本事,此刻见到身后有人扑来,顿时四大寇附近的护卫弯弓搭箭。

  “嗖嗖”箭矢划破空气后发出如蜂鸣一般的声音,箭支密如雨下,笼罩着叶凝周身的数丈方圆!

  叶凝体内真气激荡,对射来的箭雨视若不见,右脚轻点在左脚尖之上,借着丝丝余力,真气螺旋爆转,裹浇在周身画作旋风,隔离并借助空气推着叶凝前进。

  使他瞬间跨越十丈距离,虽有箭矢射中她的身影,却如射中幻影一般穿行而过,只有少许贼寇的幸运箭矢,能够落到叶凝身上,但往往连他体外的螺旋真气都无法刺破,便颓然落地。

  几个呼吸后,叶凝已经极度靠近神色各异的四大寇,当下他手起剑落,在这螺旋之中,他纵然只是轻轻几剑递出也快逾闪电,瞬间在一个个扑上来的贼兵喉咙间划过。

  他的身影如梦似幻,以快到让人都看不清的速度在人群中穿行,迅速凿穿四大寇的护卫圈,直扑最为接近他的寸草不生向霸天。

  向霸天是个五短身材的胖汉他的外貌卖相确令人不敢恭维,可其修为确实极高!

  那对像是永远眯起来的眼睛精光闪闪,还且带着邪异的蓝芒,使人知道他不但是内功精湛的高手,走的更是邪门的路子。

  他两手各提着一只银光闪闪边沿满是锐齿的钢环,更使人感到他的危险和诡秘性。都不知有多少人饮恨在他这对“夺命齿环”之下了。

  不过此刻,这对夺命齿环确实再也无法被他挥动了……

  在叶凝向他扑杀过来之时,向霸天虽是已有所察觉,但尚只容露出一个惊讶茫然的狰狞面孔。随后伴着霜白的长剑自他脖子之上向外抽出,

  他便失去了意志,刚刚提起的夺命齿环也随之颓然落下!

  当先前被他斩杀的四大寇护卫此刻如草芥一般木然倒地之后,向霸天脖子之外一个细长的剑痕才开始向外淌出鲜血!

  然而在这时,叶凝已经转身杀向了附近的鸡犬不留房见鼎。

  房见鼎没有丝毫犹豫,本能的将两个重逾百斤的狼牙棒提起,挡至身前,自以为能够及时挡住来人的那夺命一剑后,方才露出一个带着些许恐惧与庆幸的笑容。

  此刻,距离房见鼎不远的鬼哭神嚎曹应龙已然挥动长矛,神色冰冷凶残的挥动长矛,一矛自背后直溯叶凝。

  另一侧的焦土千里毛燥瞳孔之中有异色一闪而过,但却也跟在曹应龙身后焦雷般暴喝一声,斜冲上天,炮弹似的朝他射去,根根如铁的尘扶横扫虚空,发出嘶嘶的破空之音。

  不过他的身影,却是隐隐落在曹应龙之后,已运转之巅峰的先天真气虽一触即发,却不是用于攻击,而是一见不对,便准备随时撒腿就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