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40章:飞马牧场两代场主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论及在天道之上的感悟,纵然是放在整个天下,鲁妙子也也排得进前五。

  但谈及眼界、心境等因素,叶凝却也从来不差,此刻,这二人便籍此在这安乐窝之内对于鲁妙子的遁一之道相互探讨研究。

  随着时间的推移,鲁妙子穷究百家之精华,叶凝以超卓之眼界,双方妙语连珠,高谈阔论,越谈兴趣越浓,不论是鲁妙子又或者叶凝,在此刻均颇有所获。

  不多时,当话题重心渐渐从遁一之道移至他处后,叶凝忽而从袖内取出一卷装订好的书稿,上以甲骨为文,正是叶凝在宋家船上自行抄录的、破解了大半之后的《长生诀》。

  “鲁老可知长生诀?此书以玄金丝线织成,以甲骨文为载体,全书上下共七千多个甲骨文字,即便穷尽我楼观道数百年的研究,也不过堪堪破译出近半文字!”

  “若问这世间谁最有可能破译出《长生诀》全书,小道以为,舍集百家之精华的鲁老外,再无他人!”

  鲁妙子眼中精光骤闪,他将目光望向桌子上的手稿,顿时不由浑身一震,“你小子还真是出人意料啊,想不到就连失落了几百年的长生诀都落到了你的手里!

  嘿!不过你没将《长生诀》的真本带来,只是带了近些日子抄录的手稿,这么小心,莫非你还真从这本《长生诀》中得了什么好处?”

  “我也不瞒鲁老。”叶凝悠然道,“只要再破译出这全文剩下来的三四千个甲骨文字,修炼长生诀的所有步骤,我便全部洞明!”

  鲁妙子闻言,一边取过叶凝摘抄的手稿,仔细探寻、解析其中甲骨文字,一边好奇地问:

  “啧啧,这本当年不知道难住了多少道家大宗师的鬼画符,想不到还真被你参悟出了什么,快快说来让老夫听听,这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奥秘,竟敢自号,长生二字!”

  “若说真正修成长生诀的,这天底下或许一个都没有,但像我这样以高深境界和心灵,感知铭刻在长生诀内部的广成先师之精神烙印,从而取长生诀之精华融入自身的,

  从古至今,这样的高人绝不在少数,至少据我所知,当年两晋时期的稚川先生葛洪便是其一!”

  叶凝摇了摇头,缓缓道,“长生诀因该是上古炼气求仙之法,只有人和仙两个境界,善于延年益寿,以求长生飞仙,与这个时代,追求破碎虚空的武道并不大相同。”

  “竟是这样?!传说中的上古仙师广成子竟然在长生诀中,留有一道精神烙印……怪不得啊,那本长生诀由玄金丝线所织成,原来是为了承载广成先师的精神烙印啊!”

  鲁妙子恍然大悟,玄金本就是一桩奇宝,长生诀总本皆由玄金丝线识成,他当年第一次听闻长生诀的来历,便觉得其手笔之大……简直是浪费!

  时至现在,他再从玄云的口中进一步的得知长生诀之秘,方才知道,原来当年的广成先师之所以用玄金丝线织成整本长生诀,不是浪费,而是有原因秘密藏于其中的!

  当下,鲁妙子对长生诀研究得更起劲了,当年那位广成先师所在的时代,距今至少已经过去了上千年左右……

  可他的精神意志仍能长存到现在,或许也有些许玄金丝线的原因,可对方当年之强大却也是毋庸置疑的,就算对方没有修成不老长生之仙,可最低也在悟通天人道途那一境界!

  “三阳为经,二阳为维,一阳为游部,此知五藏终始……宇宙在乎心,万化生乎身。天性,人心;人心,机心。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鲁妙子时而回味上下文,自言自语;时而取过纸砚笔,低头默写。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九窍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动静……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之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

  大约花了一两个时辰的功夫,鲁妙子忽而皱眉,忽而喜悦,却是渐渐的在那剩下来的三四千字甲骨文字中,逐步翻译出了两千余为时下通行的文字。

  不过,其中有不少的地方被他留有空白,还有的地方被他特意圈了起来,后面批注着“也许”,“可能”等的字样,表示自己也只是根据上下文大致推测。

  “内以养己,安静虚无。原本隐明,内照形躯。闭塞其兑,筑固灵株。三光陆沉,温养子珠。视之不见,近而易求。黄中渐通理,润泽达肌肤……”

  最后再将整篇《长生诀》回忆了一遍,又陆陆续续的添上、抹消几许文字后,鲁妙子面色疲惫的将译文交给了叶凝。

  显然他在重伤初愈之后,又聚精会神的翻译长生诀,消耗了太多的精神,令他有些疲惫。

  “好一门练气之术,虽然已不符合这个时代,但其中可借鉴之精华,仍是深不可测!

  青玄你再给我三、五年时间,让我查阅一些典籍,我必可将剩下来那一千多字给你全部翻译出来!”

  鲁妙子疲惫的微叹一声。

  “什么练气之术?什么不符合这个时代,鲁老头,你在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小楼之外忽然传来一道娇俏悦耳的声音!

  鲁妙子顿时浑身一震,立刻收敛疲惫,装作一幅精神抖擞的样子立刻行至窗前,带着掩饰不掉的喜悦扬声道,“青雅、秀珣,你们来了,快上来吧!”

  直至此刻,叶凝口中的一句话与方才缓缓道出,“鲁老无需着急,莫说三、五年,便是十三、五年,对于已经恢复的您老和我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早在百十丈外,叶凝那敏锐的五官便已经感知到有一行人正在向安乐窝行来,不过因为那时鲁妙子正在聚精会神的翻译长生诀,所以叶凝也没有提开口提及。

  “哼,要不是娘非要我一起来给你送饭,我才懒得理你你这负心之人。”

  “秀珣……”

  一道温柔、成熟得仿佛要醉死人的声音中带着些许责备,伴着极道细微的脚步缓缓向二楼行来。

  “娘……”

  第一道略带稚气的声音,此刻不服气的吐出了一个字眼,便在第二道声音主人的安抚下,很快消失不见。

  不多时,伴着愈发接近的声音,一行人很快踏上了安乐窝的二楼。

  ……

  此刻将鲁妙子翻译过后的长生诀大致翻看了一遍后的叶凝,不由深深的为鲁妙子的才华感到钦佩,不过现在却不是谈及此事之时,叶凝收起手稿,将目光望向楼梯处。

  但见一名十四五岁的妙龄少女率先至楼梯处露出身来,这少女一头乌黑漂亮的秀发,像两道小瀑布般倾泻在她刀削似的香肩处,脸庞虽略带稚气,但却美得异乎寻常。

  她身着劲装,肌肤不是寻常女子那样的雪白,而是被太阳晒得如小麦色一般的,散发着灼热的青春和健康气息。

  简洁淡雅的装束,使她看起来既带着少女特有的明媚,又有着几分英姿飒爽,格外吸引人的注意!

  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她那对眼眸,她的美眸深邃难测,浓密的眼睫毛,更为她这双像荡漾着最香、最醇的仙酿的凤目,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少女手中握着一个乌木食盒,面上那几分略带拒绝的不服气中又藏着一丝亲近和开心,淡淡的眼圈,显是鲁妙子昨夜治疗商青雅之时,她亦一夜未睡。

  在少女身后,则是由几个侍女搀扶着一位中年美妇缓缓上来,待其转身向着鲁妙子和叶凝二人之时,鲁妙子的嘴角不由露出来一丝温柔甜蜜的浅笑。

  这是一个美妇人,其气质清纯高雅、温柔娴静,脸容与先上来的商秀珣有七、八分相似,云鬓高髻,青衫罗裳,一双似如脉脉含情的大眼睛扫过众人,流露出商秀珣所没有的成熟风韵。

  苍白的面容中带着丝丝红晕,显是有伤在身前,且尚未彻底痊愈。

  商青雅第一眼就看到了看到疲惫的鲁妙子,她那双大眼之中闪过一丝心疼与责备,直看得鲁妙子略带无奈的回来一个甜蜜笑容。

  此刻的鲁妙子再也不是之前那个博学多才,自成一家的杂家大宗师,而是个刚谈恋爱、身上散发着浓厚狗粮气息的腐臭青年。

  以原著时间线来推断,显然此刻的商青雅不知因什么原因寿命无几,甚至在不久之后,很可能就会香消玉损……

  因此在这个时间段,若无叶凝插手,商青雅与鲁妙子的感情不但会迅速达至巅峰,甚至死后会成为鲁妙子心上的那一抹白月光、朱砂痣。

  不过此时因为鲁妙子转修北冥神功,凭借着此法和融合长生诀所得的精纯生气,即便没有彻底治好商青雅,但肯定也大有好转。

  故而使得此刻这二人的感情不但继续升温,甚至就连一直表面上敌视鲁妙子的商秀珣,此刻和他的关系都大有好转。

  ——怪不得鲁妙子回来后,笑得那么开心,原来是家庭自身双不误,老婆孩子两开花!

  商青雅秀眸微转,温柔的目光很快就从鲁妙子的脸上移至叶凝,事实上自先前突破后,就算是不特意鼓动气势,叶凝亦是能让人一眼注意到的存在。

  就如商秀珣,她进来时的第一道目光便是落在五官端正英俊,气质卓尔不群的叶凝身上,他温和儒雅,顾盼之间潇洒自在,浑身气息已得老子在道德经中叙述的“上善若水”之真意。

  他立在人群中,便如鹤立鸡群一般!

  商青雅缓步上前,向着叶凝温柔笑道,“多谢青玄先生的救命之恩,先生超卓之资,高雅之气,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在妾身看来,已是不逊色于当初妾身所见的苏真人了!”

  “秀殉见过青玄道长,多谢青玄道长救了娘……和那人……的性命!”

  在商青雅之后,商秀珣将食盒放在桌上,一边轻声向着叶凝道歉,一边摆出了几盘珍馐美食。

  从她的话语中可以得出,她虽然在心中关心鲁妙子,但在明面上仍是有些不待见。

  “夫人、秀殉姑娘谬赞了,小道不及家师远矣,倒是秀珣姑娘英气高华,倾国倾城,不论公功立或其他,都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矣!”

  叶凝摇了摇头,相比至于那位深不可测,很可能已经快要踏足天人大道的老师,自己还差得远呢。

  到是商秀殉,此时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虽然功法等级不高,但一身修为却早已踏入先天境界,不逊色于叶凝先前所见的宋师道。

  “青雅、秀珣,你们来了。”

  鲁妙子一脸笑容的大步行来,“不用和青玄这小子多礼,我已决定加入楼观道,现在已经是这小子的长辈哩!”

  “见过鲁长老,鲁夫人,秀珣师妹。”闻言,叶凝毫不犹豫的道。

  “哈哈!青玄你说的好!”

  听得叶凝及时送上来的助力,看着商青雅那略带羞红的面容,鲁妙子忍不住大笑,顿时感觉自己先前费心费神的给叶凝推延长生诀,果然不亏!

  “呸,你这负心的鲁老头,谁是你夫人……”商秀殉挺俏的鼻子中轻轻哼了一声,不满的又转向叶凝,“谁是你师妹……”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