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39章:遁去的一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星移斗转,夜色渐尽,当第一缕曦光划破黑暗之时,叶凝缓缓合上了手中的《论语》。

  前世在水星之上,叶凝也曾多次读过论语,只是相较于今时,那时所读的论语中,有不少“不符合时代”的部分内容都已被删减。

  并且相较于此时更为接近孔子当初思想的注释,他当年所读的论语注释中,有很多都被人断章取义甚至故意曲解。

  前世曾因为某段历史的原因,很多人都对儒家思想有着极大的误解,甚至有很多极端的人认为儒家思想就是华夏文化的毒瘤,造成华夏文明衰落的源头……

  在那时,叶凝虽然有自己的想法,对于那些思想并不认可,可对儒家却也没什么好感。

  来到这个世界后,时至此刻,得到楼观道倾尽全力的培养,他自身更是博览群书,对于曾经击败黄老思想、政治的儒家有过极深的了解。

  此刻再看鲁妙子收藏的这本论语,却是不由对于儒家尤其是孔子的思想大为改观。

  叶凝刚刚翻阅的这本论语乃是一本古籍,不但出自于大儒之手,其中更是有着鲁妙子自身的些许注释,不仅将孔子之道阐述的相当清楚,甚至还从中衍生出了那位大儒和鲁妙子自身的思想。

  孔子的思想在于一个“仁”字,这个“仁”,并不是一般人认为的无私奉献宽恕之类的意思。

  仁者爱人,爱自己,爱家人,由己推人,在爱自己的基础上,一步步扩大到爱亲戚,爱家族,爱国家,乃至爱天下,由亲亲而扩大的大众。

  同时这种爱也非圣母之爱,仁爱之道,由己推人,由近到远,层层推之;当然,这也不意味着所谓的亲亲相隐之说法,儒家亦有大爱,爱国爱民,大义灭亲。

  这种道德观是十分实际,而且符合大多数人意愿的。

  鲁妙子在卷末更有着注释:仁心之道,重在爱人,由己推人,由人而推天下,由天下而推万物,以至于无穷,层层递进,或可为一条踏破虚空之无穷大道!

  除此之外,文中各处亦有鲁妙子的注释,不过其中大多带有他的个人色彩,不及最后一句贴近儒家思想,却又由此书而升华至他个人自身的“道”。

  此书之中鲁妙子那隐约可见的“道”并未彻底成型,但却也已初具规模,且其中之笔迹已有数年之久,或许此时的鲁妙子已经悟出了独属于他的遁一之道。

  叶凝移步至崖前窗外,仰望着光明即将驱散黑暗,一轮红日渐自遥远无尽之处升起,俄而又俯视山崖,俯视鲁妙子的安乐窝。

  这栋安乐窝,可谓是一花一叶一美景,一崖一楼一和谐。

  小楼内的每一处都可用“鬼斧神工”来形容。

  不论是小楼内各种家具的摆放位置,还是各种精雕细篆的图腾花纹,尽有其理;

  一株花一棵草,都完美的融入到这一座安乐窝之中,显得无比的自然和谐,观久便令人心生安详宁和之感!

  俯视着鲁妙子这鬼斧神工的园林、建筑技艺,和他那以堪称大成的遁一之道,叶凝的心神却是已经鸿飞冥冥。

  此际天光将亮未亮,月儿与星辰似隐非隐,但朝阳却又将升,天空中的一切朦朦胧胧,非五感敏锐者难见,叶凝自不在其中。

  眸光萦绕于这世间少有人见的日月星齐出之美景,叶凝的心中忽而升起了一种“一切众生,皆如草木,生死一秋,而苍茫世间,除头顶星空,再无可敬者”之感。

  时至于此刻,如他这般境界修为几乎已然超出了“凡人”界限,开始掌控超凡力量,若是再进几步,踏足天人道境,籍由天人合一之秘力圆满蜕变后,那时之修士足可称“非凡”、“非人”!

  无论是寿元,还是其他方面,都远远超过了“人”,普通之“人”,翻掌可灭!

  此等境界,有人自称为神魔,也有人称之为陆地真仙,甚至亦有人执着于“人”之名,如斯种种,若要界定自身之种族阵营,大多还是由心而生。

  不过此刻的叶凝虽还未踏入那一境界,但以他之天赋,这两者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

  三世为人,时空转换,世界变迁,身份更易,于叶凝之心中,却唯有这头顶的茫茫星空似永恒不变!

  人生一世,至多百岁春秋,与天地相比,不过蚍蜉一梦。

  百年激荡,人道沉浮,任你如何壮怀激烈,曾经如神如魔,天下无敌,千百年后也不过一胚黄土,或可有几许苍白文字记述于书籍之上,泛起命运长河里的几点浪花。

  但终究,这一切迟早都会被风吹雨打去!

  蓦然间,叶凝的心中一种玄之又玄的感悟油然而生,前世他曾在一本书中看到过一句话语,大致的意思是:当地上的人开始仰望星穹之时,他便有了罪!

  这既是罪,也是野望!

  正是这种仰望天地的渺小感,人族的智者才升起对天地的敬畏和对生命的珍视,才有了求道者从上古绵延至今的对天道的追求!

  此时此刻此地,此夜,叶凝在此仰观天地,茫茫星空之中,无数星辰变幻之下,诸子前贤之像似在其中形成,众位前贤高人面带笑容,似是在为这天地他们又多了一个“道侣”,从而感到喜悦。

  这一刻,叶凝的道心前所未有的清明、澄澈而又通透,后天识神如满月一般充盈,先天识神萌发。

  “非先天不能生后天,非后天不能成先天”,二者相互依存,盘旋纠缠为一体。

  在这等无私无虑,自然虚灵的奇妙境界之中,叶凝已然把握到了自己的本性所在,知晓了心灵深处最为根本的梦想和需求。

  此刻执此,识神心灵豁然开朗,灵神清明一片,嵌入这天地之中,与这山崖、这小楼合而为一,此时阴神悸动,隐隐间就要出窍。

  叶凝执道守虚,一身先天紫气前所未有的活跃起来,于周身百骸之中沸腾运转,直至头顶泥丸宫。

  不多时,一股无形的力量自他体内觉醒,乏他在这黎明之前的昏暗中,尚可将外界天地的一切完美洞察、收入心中,此刻的世界在他眼里,又有所不同!

  他的心灵清晰地感应到了那充斥于茫茫天地之间,一股玄之又玄,深不可测的浩瀚力量!

  天门开阖,无穷的天地精气涌入。先天紫气鼓荡不休,筋骨齐鸣,内至脏腑骨髓,外至毛孔窍穴,在这一刻共同受到无穷精气的冲刷,提升着他的资质本源!

  无穷的精气,在此刻随着他那早已偏离文始心诀修炼之法的先天紫气,在周身百骸、奇经八脉之内奔腾呼啸,即刻迅速转化为一身功力,使他在宗师境界之中无需苦磨时光,便能迅速臻至巅峰!

  此刻乃至未来,他只需执已道而行,当百折不悔已道大成、阳神出之时便是入大宗师之刻,当已道圆满、天人合发,阴阳混合为元神之刻,天人道途便在足下!

  ……

  “嗖嗖!”

  鲁妙子之前穿云破空而去的轻微声响,此时由飞鸟园方向向安乐窝疾速飞至,将叶凝从那天人化生的妙境之中惊醒。

  此际,首先入目的便是那已然直升东天的浩大红日,之前隐现的星与月,早已不见了踪影。

  刚刚那种阳神出窍与天地间某种秘力亲密接触的状态,与此刻就像是在做着一个无比清晰的梦境一般,虽是似如梦幻空花,但一切的一切却又在他的记忆之中深刻无比!

  不多时,鲁妙子那疲惫中难掩兴奋的声音,此刻略带讶然的从她身后响起。

  “咦?《淮南子》、《孟子》、《论语》……原来青玄你对儒家的经典也有兴趣啊。”

  叶凝从容转身回座,目光温润,声音恬淡如水:“儒家昔日能在西汉之时,战胜我道家黄老思想,并能蛊惑汉武帝作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事,自然也是有着几分精华的,

  与我而言,知识乃是无价之物,但凡能对我有益的,我都不吝于汲取。”

  鲁妙子闻言,依旧端坐于他之前离去时的位置之上,此刻举杯畅饮了一杯六果液后,方才叹道:“青玄此言甚得我心,你能有此想法,可谓大家之风已成矣,未来之成就必不可限量!”

  “这三十年来因为心境不同的原因,我醉心钻研的就只有园林、建筑、机关、兵器、历史、地理和术数七方面的学问,青玄你可知,最后我竟得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发现!”

  “哦?”

  叶凝注视着此刻好刻小孩一般炫耀着自己三十年来所得的鲁妙子,心中难掩好奇之意。

  鲁妙子唇角溢出一丝笑容,“青玄你先后救了老夫和青雅的性命,老夫无以为报,唯这三十年来阐述天道至理的理念颇有玄妙,今日老夫就将他授予于你!”

  鲁妙子缓缓起立,移到窗旁,瞧往对崖的陡峭岩壁,背着叶凝沉声道:“天地之间,莫不有数,而万变不离其宗,数由一始,亦从一终。”

  “不错,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复衍三,三和二,二合一……”

  叶凝目光炯炯的盯着鲁妙子,静心等待着他之后的话语。

  “孺子可教也!”鲁妙子徐徐道:“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这两句乃易经系辞中的两句,

  术家一向视之为教人卜筮之法,皆因卜筮时用着五十茎,演数之法,必除其一,却不知天地之理,这两句之中。”

  “术数之事,因天机不可泄漏,前贤高人总是藏头露尾,不识此道却也正常。毕竟接着那句“分而为二以象两”,便是起卦之法,使人误入歧途,不知上两句用中藏理,理中藏用,实术数最深层的意义。”

  叶凝摇了摇头,随后接着说道。

  鲁妙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五十乃完满之数,当数处五十时,天下万物各处其本位,无有动作,可是若虚其一数,生成四十九时,便多了个虚位出来,其它四十九数便可流转变化,千变万用,无有穷尽。”

  “所谓遁甲之道,遁的便是这个一!”

  鲁妙子顿了顿傲然道:“天下间无论哪种学问,至乎武功、人生,其最高境界,都在怎样把这个失去了的一找出来,

  有了这个一,始可重返天地未判时的完满境界,这就是我经三十年苦思偶得的最大发现!”

  “这“失落的一”又或“遁去的一”随着天地周游不息,流转不停,同时存在于万物之中,老子名之为“道”,释迦称之为“佛”,佛正是觉悟的意思,千变万用,尽在其中!”

  “鲁老此道,已至天道矣!”叶凝击节而叹,平静如水的面容上,此时终于露出钦佩之色。

  “此法乃是大道至理,放之万物皆准,用之于武则为武道高深心法,用之于儒,则是格物至理!晚辈佩服!”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