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3章:隋帝杨广(3)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魔门之所以是魔门,从来不仅仅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称呼。

  所谓的邪极宗阴极圣子、阳极圣子,看似高高在上,其实都不过是养蛊而已,若能成功,自然便能屹立于天下绝顶高手之列!

  但若一旦不成,其结果必然是极度凶险,甚至伤及性命!

  而现在,感知着杨广体内那一丝丝混乱的气息,再结合自家所收集到的情报,叶凝不由有所了然。

  说实在的,当年之杨广虽然也地位不凡,但在被列为邪极宗圣子之时,却还没有资格让那一任邪帝询私,弃祖宗规矩于不顾……

  (当然,那一任并不算出名,也没什么惊人战绩的邪极宗主,即便是想要改变,恐怕也没那个本事改得了。)

  邪极宗自汉朝传承至今,也可自称一声千年道统,他们虽历来行踪诡秘,但在有心之人的收集下,某些特殊的弊端之处却也很难掩盖得了,就比如……

  与杨广相对应的另一位邪极宗圣子,对于杨广的重要性……

  于是乎在当年杨广被确立为太子之后,可以说没过多长时间,就有慈航静斋的某一位“仙子”出手,亲自将另一位邪极宗圣子斩杀于蜀都之外!

  故而杨广虽然将自身那一份传承修炼到了相当深厚的地步,甚至已经得到了另一份修炼之法,但由于帝魔功的凶险多变,且在修行过程中,两大圣子须通过特殊密法“双修”……

  因此,杨广虽以荣登大宝,甚至以他的智慧集一国之收藏,再加上另一份帝魔功修炼法,对自身之修行稍稍有所更易,将那最终之“劫关”来临时间与上限往后推迟了些许。

  但,却依旧无法彻底弥补自身功法之内的缺陷!

  那么……在这方世界的历史上,这位足以称得上是一时之杰的杨广最终落下个隋炀帝之名,倒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毕竟,这位……

  可是自邪极宗另一位圣子陨落之后,差不多就走上了生命的倒计时,他究竟还能多活多久,恐怕杨广自己心中都清楚的很……

  即便能够集一国之精华,但有着佛门等势力四处捣乱……他最多也只能勉强将自己生命倒计时,稍稍向后推几步而已……

  “哈!”

  感知着身后叶凝心绪之上的波动,杨广雷厉风行的转过身来,两行剑眉之下略带邪异的瞳孔莹莹中隐隐发光,目光冷漠而无情的注视着眼前的叶凝,却是发生了一道意味不明的声音。

  “你似乎已经发现了?不用推辞,你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杨广此刻的声音平静而又漠然,似乎此事与他完全无关一般,但在其眼眸中却是略有几丝兴味之色闪过。

  叶凝没有说什么,只是略带无奈的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自己的演技一向不咋地,浅薄的阅历让他根本瞒不过这位在朝堂之上都能得心应手的老狐狸,奥斯卡不知欠了多少小金人的一代影帝!

  “你果然很不凡,楼观道大大小小的宗师,我不敢说全见过,但地位比较高的那批,却也见过七八个,他们的先天紫气虽然并不完全相同,但也大同小异。”

  “可你的不同,你修炼的先天紫气似乎是在他们的基础之上,进行了一次特殊的蜕变……你说那位苏无敌已经开始感悟天人大道,莫非这就是他的成果?”

  杨广的目光炯炯有神,来自于道心种魔大法的魔功,让他的灵觉并不逊色于佛道两家最顶尖的宗师多少。

  因此,叶凝体内的先天紫气之强大,纵然是被他亲手治疗过的尤楚红也仅仅只是稍有所感,但他却洞彻分明。

  叶凝再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但毫无疑问,杨广已经将之视为默认。

  实际上这个说法也并不完全为错,叶凝体内的先天紫气之所以能有这般变化,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来自于遮天世界的那些残缺记忆。

  只可惜其中虽然也有功法、秘诀,但随着原身记忆的残破和混乱,虽然在这些年来被叶凝大致的捋清了不少,但却根本无法让人用来修行,而他也完全不敢修炼……

  因此在整理出一卷功法后,幼时的他曾借助着当初无意中在楼观道藏经殿内、拾得一本讲述道家神话的残破道书的机会,故意将之损毁,

  然后凭借着自己超凡的记忆,将那卷来自于遮天的功法,颠三倒四的说给了自家老师听。

  当时的苏道标已经开始面临寿元干涸之劫,不过他的境界修为依旧深不可测,因此在听到自家弟子背诵时,他曾从其中某些零碎的句子里得到了不小的灵感。

  当下,他便对那一卷无名道书相当的重视,曾让叶凝多次背诵与默写,在花了大半天,读、写了个七八遍之后,叶凝才将其中的句子,恢复自己记忆之中的规律,递给了自家老师。

  那卷道书在苏道标后来的参悟中,虽然感觉隐隐有所隔阂,许多地方似乎与现在的修炼之法完全不同,但由于并未见过实质的道书,故只好自我脑补,

  或许是因为这门功法的历史时间实在太长,因此与当今之功法有所不同,再加上自家的徒弟所记不清的缘故……

  所以苏道标一方面对于那卷道书愈发重视,一方面却也更不敢去修炼,于是只好提取其中的部分奥义,

  再加上他从中所获得的灵感,结合自己修炼了百多年的先天紫气,千辛万苦的创造出了叶凝现在所修炼的先天紫气3.0版本。

  在这个过程中,苏道标的修为自然也有所突破,因此他的寿命稍有延长,这才活过了原来的寿命大限,开始探寻那破碎虚空之道……

  ……

  杨广白晳的肌肤之上,掠过丝丝金芒,帝皇之威度,此刻一览无遗……

  可是叶凝面对着这种威势,却如同清风拂面一般不萦绕于心,如此之表现,这让杨广已在心中隐隐生起了某种念头。

  “可惜了,即便苏无敌能够解决寿元之限,但此刻恐怕也必须坐死关不出,尽全力以求突破那最后一着,怕是没时间和精力来帮朕解决身上的难题……”

  “不过,朕这几日,倒也听说了你青玄道长的神医之名,不知可否解决朕体内功法之缺陷?”

  此言一出,杨广的瞳孔之中金光大放,甚至就连那略带邪异与混乱的心灵,都已经运致极限,笼罩于叶凝之身上!

  在这的目光与心灵意志之下,叶凝若是说谎,杨广必然能够第一时间发现!

  “陛下……”叶凝稍稍沉默了些许方才道,“贫道颇善先天气功,对于医术也稍有所成,陛下之疾皆因体内武功太过极端,所谓刚极易折,不外如是。若要治愈的话,很难、很难……”

  “哦?既是很难,那就是有方法喽?”杨广剑眉微挑,不动声色的道。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同贫道给有老居士的建议一般,弃此功不用,再修一门道家颇善养生之效的先天气功,必能治愈此疾。”

  “难一点的,陛下先以大智慧修炼一门体修的功法,再得到一卷论述阴阳之道的功法精义,以此或自悟,或集中他人之智慧,将另一份功法之精华融入陛下的修行法中,随后陛下再改修新法。”

  “难度最大的,则是陛下修成道心种魔大法,若由此根本法统御,想来便不会造成现今之问题。”

  “还有呢。”杨广面上神色寡淡,显是不太满意,上述这三种方法他根本办不到,要是能做到的话,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叶凝目光闪动,思绪急转,“还有……第四种方法,不过贫道须先向陛下询问几个小问题。”

  “说!”

  “邪极宗设立两大圣子,且其中之功力能相生相克,其中是否有着些许“双.修法”之精义?其次,这两大圣子的功法,是否如我道家之阴阳?再者……”

  杨广目光深邃的注视着眼前的年轻人,语气中也难免惊异之色,“楼观道五百年第一天才,果然不同凡响!你所猜的那几点虽不全中,但也大致如此……

  对于邪极宗和帝魔功的认识,你恐怕比那些研究了不知多少年的老秃都要强了!”

  “谢陛下厚誉,贫道的第二种治疗方法是——陛下培养出一个修炼另一份功法的女子,或者修炼类似之法的人,再辅以我道家的特殊阴阳双.修法,以之为双.修炉鼎,互进互益。

  想来不仅能解决陛下的问题,其次更可以培养出一个相当听陛下之话的高手,而且类似的双.修法,陛下皇宫之内,应该也有所收藏。”

  杨广沉默了片刻,“这种方法倒是颇为可行,只是将解决方法寄托于她人之上,却是……不合我意,可还有其他方法?”

  “其他方法?”

  当下,叶凝忍不住苦笑一声,但看着杨广那冷厉威严的眸子,还是不由乖乖道。

  “若能得到和氏璧,凭借着它压抑先天气功之能,接引天地某一神秘力量之威,无论是先短暂的压抑住陛下身上的武功。

  还是用其中的神秘力量洗髓伐脉都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后者还能为陛下的武功打下至少踏入大宗师境界的坚实基础,使身体能能够承受得住极端气功的威胁……”

  “这个方法倒是不错,只是和氏璧早已遗失在陈后主手上,想要寻到,难、难、难……”

  口中虽是说着困难之语,但杨广眼中却是精光闪烁,显然对此已经下了心思。

  “此外,我楼观道祖师曾经评价过佛门的某一功法为‘武道禅宗,嫁衣神功’,此功法蕴含天地极致霸道之威,号称有天雷地火之势!”

  “此功法至阳至刚,初步练成之后,真气就会变得如【火焰】般【猛烈】【越挫越勇、遇强越强】,自己非但不能运用,反而要日日夜夜受它的煎熬,那种痛苦实在非人所能忍受,所以只能将真气内力转嫁给他人。”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