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1章:隋帝杨广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洛阳皇宫,洛阳八景中西苑烟雨所在之地的西苑内,即便此刻已是金秋之季,却依旧有着鲜艳的花儿在白石雕筑而成的各种花坛之内绽放。

  隋帝杨广束手矗立在某一朵由灰石雕筑而成的虎形花坛外,静静的看着坛内月季花、万寿菊、秋海棠、文心兰、仙客来等几花争奇斗艳,各展芬芳。

  杨广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是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的模样,此时正意气风发、雄姿英博,满目都是桀骜之意。

  他的脸色白皙,为他英俊的五官增添了一种奇异的魅力,那是一种近乎妖异的魅力,仿佛磁石一般,让人一看就想深入的看下去。

  在其身后,一个灰衣太监躬身侍立,神色间略微显得有些奇异,但他低着头,却是无人知晓。

  此刻的杨广尚是一位雄才大略的雄主,尚未显出昏庸之兆,因而深得宫内宫外之人敬重,故而眼前的这太监虽也是踏入了道家炼气化神之境界,却仍不敢有丝毫不敬之处。

  杨广随手摘下一朵仙客来,眸子中邪意之色一闪而过,顿时那朵妖艳的花儿,就好似在太阳底下被暴晒了三日三夜一般枯萎干涸!

  “楼观道,苏真人,先天紫气……啧啧,黄大监,你看,这道祖真传还真是气运不竭啊,精才绝艳之辈虽称不上是代代皆有,但每隔几代总能出几个,而且这一代隔得还特别近……”

  那个被称作黄大监的太监没有丝毫的迟疑,当下立刻说道,“楼观道亦在我大隋境内,有此等天才出世,正是陛下励精图治、文采武功得上天嘉奖,气运鼎盛之表现啊!”

  闻得此言,便是杨广也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个老家伙,嘴里说不出一句有用之话……不过楼观道一直视佛门为域外胡教,乃生死大敌,如今佛门之势已难以压制,若楼观道能崛起,倒也正好……”

  “陛下所言甚是!若是今后佛门能被楼观道牵制住,以陛下的龙凤之资、天日之表,必然能够做出超三皇,胜五帝的功绩!臣在此为陛下贺!”

  ………………

  洛阳之南,深藏在重重树林之中的净念禅院,建筑加起来己达数百余间,俨如一座小城。

  禅院内主建物都依次排列在正对寺门的中轴线上,以稍小的铜殿为禅院中心,七八座更为宏大的大殿分立周围,规模完整划一。

  除铜殿外,所有建均以二彩琉璃瓦覆盖,色泽如新,尤以三彩中的孔雀蓝色最为耀眼,可想见在阳光照射下的辉灿情景。

  铜殿前有一广阔达百丈,以白石砌成,围以白石雕栏的平台广场。白石广场正中处供奉有药师、释迦和弥陀等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佛。彩塑金饰,颇有气魄。

  在白石平台四方边沿处,除了四个石阶出入口外,平均分布着五百罗汉,均以金铜铸制,都是栩栩如生,与活人无异!

  在白石广场文殊佛龛前放了一个大香炉,燃着的檀香木正送出大量香气,弥漫於整个空间。

  “当!”

  悠扬的钟声,从山顶的寺院内传开,潺潺作响的溪流环抱着山下,不远处有八百零八级石阶直通山顶。

  此刻,在灯火辉煌的白石广场右侧一间禅房内,一个手托铜钟丶高挺俊秀的青年和尚端坐于主位之上,神态严肃而又沉重。

  在他的下方,则是面色已然恢复如常的了真大和尚和一位身着蓝色袈裟的壮硕和尚。

  此刻了真老和尚双手合十,神色坦然平静,“阿弥陀佛,师兄,我前些日子与那青玄道子之战,便是如此了,不知师兄为何突然前来问我此事?”

  手托铜钟的青年和尚,自然就是做净念禅院之主,修行了数十年闭口禅、名震天下的宗师巅峰高手,了空!

  谁能想道,这位在数十年前就已经名震江湖的了空禅主,非但是个愁眉苦脸的老和尚,竟还如此年轻俊秀,横看竖看都不会超过四十岁?

  了空的身材修长潇洒,鼻子平直,显得很有个性。上唇的弧形曲线和微作上翘的下唇,更拱托出某种难以言喻的魅力,嵌在他瘦长的脸上既是非常好看,又是一派悠然自得的样儿。

  其下领宽厚,秀亮的脸有种超乎世俗的湛然神光,神态既不文弱,更不是高高在上的盛气凌人,而是教人看得舒服自然。

  最使人一见难忘是他那对深邃难测的眼睛,能令任何人生出既莫测其深浅,又不敢小觑的心。

  此刻,修炼闭口禅的了空自然不会说话,但他旁边的那个蓝衣和尚却是代他道,“阿弥陀佛!”

  “这些日子师兄你一直在禅房内闭关养伤,可能还不知道,那位楼观道的道子目前已经到了洛阳城,他先是去了独孤家,刚才又回了那玄贞观。”

  “独孤家?”了真和尚一时有些不解,但旋即便恍然明悟起来,“楼观道的丹药医术乃是一绝,莫不是他治好了独孤家那位尤夫人?”

  “阿弥陀佛,正是!”蓝衣和尚长念了一声佛号,道。

  “治疗尤老夫人的方法并不难,但难就难在尤老夫人自身放不下!”

  了真和尚有些唏嘘。

  对于尤楚红的病他以前也是去看过的,可惜他虽然有解决办法,但尤楚红自己却根本不可能放下!

  因此他也就没有多言,只是没想到这一难题,居然被那位青玄道子给解决了。

  “师兄却是不知,那位治疗此患的方法并不是让尤老夫人放下披风杖法,而是以自己的先天紫气化作绵绵生机,

  再用太乙针法调解十二正经与奇经八脉之间的矛盾,渐渐化解那缠绵了尤老夫人二、三十年的沉年重坷!”

  “哦?这种医治方法,我过去也思考过类似的,只是……”了真和尚面带回忆之色,但旋即他便肃然一惊,目瞪口呆的道。

  “你的意思是……怎么可能?那小家伙横竖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他所修炼的先天之气居然能够化解尤楚红体内的沉坷、矛盾?”

  “不错!”蓝衣大和尚叹了一口气,心中也有些苦涩。

  他虽然也是净念禅院大力培养的嫡系弟子,年纪虽比了空、了真等几位师兄轻些,但也算得上是叶凝的长辈,可无论手段功底较之于他,却是远远不如!

  “按照确切的消息,那位青玄道子治疗约摸花了一盏茶左右的时间,便初步化解并调整了尤老夫人十二正经与奇经八脉之间的联系……

  禅主今次前来是想问一下师兄,你和那位交战时,对于他的真气有什么感觉?”

  “两个字,一个是“凝”,第二个是“多”!”

  了真和尚回忆着那潺潺若流水的一剑,不由若有所思的道,“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他所修炼的应该是上善若水之道!”

  “他的真气和剑法看似简单,实则有两大特点,第一个就是沉凝,如果说一般宗师高手,体内的真气是流态的话,那他真气至少已经具备了一些胶质的特点!”

  “第二个就是绵绵不断,就好像一处涓涓流淌的小河一般,你可以截断它,但却无法阻碍后续的河水继续流淌,甚至会带来更大的冲击……因此我判断,他的真气比一般的宗师高手要多得多!”

  “果然啊,和我们判断的相差无几。”蓝衣和尚,净念禅院四大金刚之首的了嗔轻轻叹了一口气。

  “楼观道的先天紫气我过去也曾经见识过,其的确是精微玄妙,但想要以如此手段解决尤夫人体内的病,即便是楼观道的老牌宗师出手调理也得花费大力气,付出不小的代价!因此才一直无人去将其治好!”

  “但现在……这位在幼时就被确立为楼观道下一任继承人的青玄道子却做到了,他远远比咱们情报中所收集到的还要妖孽得多!”

  说到这里,蓝衣和尚忍不住面色微沉,“当然,能将楼观道练了上千年的先天紫气变成这副样子,他的功劳虽然不可小觑,但另一个人更是该大大被提及……”

  “那位苏道标苏真人?”

  了真和尚倒吸了一口气,这位苏真人在年轻之时,手段可不是一般的凶残,楼观十老之中就以他的战斗力最为厉害!

  只是后来随着年纪的增大,可堪一战之敌愈发稀少,他这才渐渐收起性子,在楼观祖地之中闭关不出,消失于江湖之中。

  因而在现在,包括他们在内的很多人都以为这位数十年前的苏无敌,即便没有坐化,但想来也应该寿元无几,根本不可能继续在江湖中折腾,他们这才配合着慈杭静斋制定了一系列的大计划……

  但现在……

  “那位楼观道子在独孤家与尤老夫人谈论之时,曾亲口说过,苏真人已经参透玄机,开始追寻天人大道……”

  蓝衣和尚了嗔神色沉重至极的说道。净念禅院之传承非凡,派内也曾记载过那几位破碎虚空者的事迹,因此他们自然知道破碎虚空之前的最后一着,正是那天人大道!

  若是这位苏真人真的踏入了天人境界,虽不敢说寿元大涨,但想来定然也可以稍稍恢复青春、增长几年寿命。

  到时候有这位天人大能在,他们净念禅院和慈杭静斋的选帝计划,还进行得下去吗?

  一时间蓝衣和尚和了真双目对视间,竟是布满了沉重与苦涩……

  “当、当、当!”

  了空禅师心中虽同样凝重,但他的佛心远比了嗔和了真坚定,此刻体内真气一荡。

  激昂清越的钟鸣,便自了空禅师手上铜钟之中响起,打破了禅房内的宁静和了嗔、了真心中的妄念。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被钟声惊醒的了嗔和了真当即双手合十,长颂了一声佛号,将心中的妄念压下,但那一丝丝沉重却是缠绕在他们心间无法祛除。

  而这,即便是禅性高深,智慧如海的了空禅主也无法解决,毕竟若是此事为真的话,依楼观道的脾性,多了一位天人大宗师的话,这天下的局势究竟该如何,那还真不好预料。

  至少,佛门恐怕是有难了!

  ‘只能希望那老道士因为寿元干涸而无法顺利突破吧!’

  了嗔和尚心中突然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但口中却是道,“这件事情,不如还是交给慈航静斋和宁道长处理吧!

  听说慈航静斋最近新培育出了一个远超历代先人的天才弟子,相信他们和以前一样,也能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

  此言一出,了真和了空顿时都不由微微点头赞同,就连这间简单、整洁的禅房内的气息,都好似缓和了些许……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