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9章:十二正经与奇经八脉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见过青玄道长,通行道长,两位小道长,老身尤楚红,有礼了。”

  尤楚红的一对眼睛本是眼皮半掩着,像是已经失明,但是此刻她突然睁开眼睛望向叶凝等人时,那看似苍老的眼眸之中,却是锐利而又精明。

  “难怪我清晨时,见有白鹤自长安东来,落在我家院内,原来这是几位楼观道的高人来我独孤府的征兆啊!”

  尤楚红一见大厅内的众人与自家儿子隐约间似乎有所隔阂,当下苍老的脸庞上带着笑容,声音和蔼,却是丝毫不摆自己那一品诰命、前辈高人的架子。

  “母亲!”

  独孤峰虽是不甚成器,但一向极为敬爱自家老母亲,此刻见了老母从内门而出,当下便快步踱出,直接来到尤楚红的身边,搀扶着她,坐到了主位之上。

  独孤峰自己则是坐了次席。

  “终南山青玄,见过尤老居士。”

  见此,叶凝目光微动,玄机长身而起,首先向着尤楚红稽了一礼,随后才在尤楚红和声还礼中缓缓坐下。

  在他坐下后,通行老道方才哈哈一笑,“几年不见,尤居士近来安好否?”

  显然,他和尤楚红是认识的。

  至于他之后的玄虚和玄慎两个小辈,则连说话的份都没有,只能在通行老道的身后拱手作礼。

  “近岁别无他事,过的尚还轻松,只是顽疾缠身,遏而不止。”尤楚红轻轻叹了一口气,最终将目光放在了近些日子名声大噪的叶凝身上。

  但见叶凝肌肤莹润如玉,双眸亮似寒星,五官端正而又和谐。虽是少年,但叶凝周身之气息好似涓涓不断的长河,看似清澈见底,实则深邃难明,连她这等四大门阀阀主一级的人物都看不甚清!

  眼前少年的修为高深莫测,纵然是在道家炼气化神的上境之中,也走到了极高深的层次,不逊色一些经年苦修的道家宗师……

  这让尤楚红既是震惊,又忍不住叹息,楼观道这一代传人的天赋之高,恐怕还要冠绝当年的十老,若不出问题的话,这一个时代的江湖,未来恐怕都要在她眼前这个年轻人身前黯然失色!

  唉,可惜啊,这样的妖孽怎么就没诞生在我独孤家呢?人家天才辈出,代代都有得意传人支撑道统,为何我独孤家却是后继无人?!

  心中这般想着尤楚红面上微微黯然,但话语中还是一片平和,没有丝毫的怠慢,只是客客气气的道:

  “听闻青玄道长乃是苏真人的关门弟子,不知苏真人近来可好?老身年轻时也曾随着家父去过楼台观,听过苏真人讲解的养生之道,此法至今依旧令老身印象极深,获益匪浅……

  转眼间五六十年就这么过去了,苏真人又教导出了道长这么一个精彩绝艳的弟子,而老身却是虚度年华,一事无成,至今已垂垂老朽,实在是令人不胜感慨啊!”

  叶凝再次拱手回了一礼,旋即答道,“老师早已经参透玄机,开始追寻那飘渺无常的天人大道,常常辟谷闭关,不过终有所得,最近已经开始走在天人道途中。”

  闻言,尤楚红眸光微闪,但并未继续开口谈论此事,而是施展玲珑手段,四处周旋,半盏茶后,不过支言片语,

  但无论是叶凝也好,玄虚、玄慎也罢,竟是不由得对这位独孤阀掌舵人心生好感,再不复之前因独孤峰而起的恶意!

  就在几人谈得和气隆隆的时候,尤楚红突然面色微一白,不住的急剧喘气。

  一旁的独孤峰顿时面色一变,探手向尤楚红输出一股同源真气,借这真气之力,尤楚红忽然深吸一口气,老脸红晕一现即逝,然后停止了喘气。

  “唉……让诸位见笑了,大概是今早才与人动了手吧,刚刚竟忍不住又喘了起来。”

  谈及此处,即便之前一直容光焕发、精神百倍的尤楚红也不由面色微微黯淡,忍不住有些颓然的叹息起来。

  说起来,昔日在她弃剑用杖之时便已是江湖之中少有的高手,后来创出披风杖法后,更一度在四大门阀之中仅次于天刀宋缺!

  岂料最后因这得意手段得了哮喘之疾,不能久战,她和独孤阀的排名不进反退。

  自那之后,数十年来,此病一直纠缠不休,让尤楚红这等自丈夫死后,一直独立支撑独孤门阀的女强人,也不由颓然无奈。

  独孤峰听得尤楚红语气之中带着的几分萧索之意,当下连忙劝道:“母亲何必感叹,先前我初见青玄道长的时候,只是稍稍说了一下你的病情,青玄道长所得出来的结论竟与那些名医国手半点不差!

  可见青玄道长的医术之高明,若是再加上他那一身精纯无比的楼观道先天紫气,请他出手,即便不能让您医到病除,也一定能缓解病痛!”

  “哦?想不到青玄道长的医术竟也如此之高明,真是名师出高徒、天资卓绝啊!我这病若能早点遇到道长,相信定能痊愈,只是这么多年来,此病早已深入我之骨髓,想要治好,难啊!”

  尤楚红收起先前的几分颓然,听着自家儿子的话,顿时不由微微叹了一口气,但话语声中却依旧是滴水不漏。

  “母亲勿扰,只要青玄道长能让您的病情能有所好转,儿子一定亲上楼观道,请出几位道家高人为您治病!到时候除了这哮喘之疾,对您来说,纵然是恢复青春,也未必不可能啊。”

  闻言,尤楚红眉头微微一皱,自家这个儿子说话不经大脑,还是欠磨砺啊!

  大凡上乘武学,都具有驻颜的功效,尤其是先天高手,常常年近百岁,看起来也不过是三十来岁的模样,不过若是一旦身受重伤,伤及根基,就很可能迅速衰老。

  由这种因素导致的外表衰老,几乎是不可逆转的,就算以后伤势能够恢复,可其外貌也几乎不可能恢复如初。

  就如百年前的道门第一高手铁拐仙李玄阳,就是在修道之时遭遇焚经之祸,由一个俊逸潇洒、恍如散谪仙的逍遥真人,变得形容枯槁,有若乞丐。

  虽然自己这哮喘之疾比不上焚经之祸,可自己的手段功夫更是远远无法与那李玄阳相比啊!

  想要恢复青春,除了修得那传说之中的长生妙诀,又或者得到邪帝舍利,否则的话都是不可能之事!

  “老居士,我的医术虽不甚精湛,但先天紫气最善养人,而我在这方面的修行还是颇有心得的,请!”

  叶凝静静的伸出三根手指,其上有紫雾隐隐,不似凡尘。

  尤楚红先前还不以为意,但见得那三根泛紫的手指后,却是不由一惊,眼前这人虽年纪较轻,但能施展出这般本事,在道家气功之上的修行,显然已入了化境!

  当下,尤楚红的心中不由生起一抹希望,她不再言语,而是直接伸出之瘦骨嶙峋的手掌,挽起衣物,露出腕脉。

  叶凝微微坐近后,将手指搭于其上,在通行老道等人的注视下,将目光放在了尤楚红的脸上。尤楚红的两眼深陷,呼吸略显急促,显然是给哮喘病折磨得苦不堪言的样子。

  叶凝一边诊脉、沉思,一边开口向她寻问道:“老居士这哮喘病,怕是有二十多年了吧?”

  尤楚红叹了一口气,旋即振奋精神道,“确实有二十来年了。道长的先天紫气不仅正宗精纯,竟还兼备着勃勃生机,虽只是在我体内稍一运转,但却化解了我刚刚压下哮喘的反噬,果然不愧是苏真人的关门弟子。”

  “老居士的哮喘病虽然形式上与普通的哮喘很相似,但实际上因为是练功而起,所以却完全是两回事,真正的原因乃是出自于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的不协调……

  老居士的披风杖法,以十二正经为主,奇经八脉为辅,与您之前所修炼的以奇经八脉为主的内功刚好相反,而在当初转修之时又颇为急促,从而导致一时不慎,出了问题。”

  尤楚红听得精神一振,许多医术高明之辈都能指出她哮喘的原因是因为伤了肺腑经脉,但像叶凝说的这么清楚了然的却是没有几人。

  当下不由坦然说道:“道长看得真准,老身此病起于当年练披风杖法时出的岔子,初时并不在意,还以为是暂时的现象,岂知终至不可收拾的地步!只是不知我这病情与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有何联系?”

  “对于这些问题,我道家欲求成仙得道的前辈,倒是研究的颇深。”

  叶凝缓缓说道,十二正经外通四肢,内络脏腑,贯通全身绝大多数穴位,犹如大地之江河,草木之脉络,乃是负责沟通全身脉气的通道。

  十二正经若不畅通,则人身脉气不同,就会出现种种病患!

  而奇经八脉则没有属于自己的穴位,所走的都是十二正经的穴位,是任、督、冲、带、阳跷、阴跷、阳维、阴维这八脉。

  因其不拘于常,不似十二正经般分阴阳之属,故谓之奇,类似于大地上的湖泊水泽,具有汇聚调节脉气之能。

  故而奇经八脉无论是干涸还是溢满,对于人体来说都是大病患!

  “人体气血,循环流注于十二正经,周而复始,维持正常。以水作比喻,十二正经有如江河,而奇经八脉则是湖泊。

  寻常人习武,真气凝聚之后,必以某一窍穴为主,循奇经八脉积蓄内力,人身湖泊,看似微弱芥子,实则大如洞天,不用担心有溢满之时。”

  叶凝微微蹙眉,似乎是在思索着救治之法,“但是老居士的行气功法,乃是以十二正经为主,循环往复,真力自生,因循环故,必定比其他的真气更加精纯精炼。

  这虽是优点,但十二正经循环循于天时,若是以人之意念干扰,一着不慎,就会因有失时序,造成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间协作失调,祸及肺经,初时并不起眼,但经年累月下,却是极易由小患变大病。”

  望着一脸恍然与渴望之色的尤楚红,还有面带惊喜的独孤峰,叶凝的眉头缓缓松开。

  “想要彻底治愈此疾,最简单的方法无非是停止继续修炼披风杖法,随后再以先天紫气驾驭针炙之法缓解那不协调之处。

  最后通过修行养生气功、服食药物,便能彻底化解此疾!”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