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7章:独孤门阀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无量天尊!原来是独孤阀主,久仰,久仰!”

  通行老道人念了一声无量天尊后,便轻声向着叶凝介绍道,“小道主,这位便是右武侯大将军,最近刚被陛下封为禁军统领的独孤门阀之主,独孤峰。”

  “无量天尊,小道青玄见过独孤将军。”叶凝遥遥一礼后,这才开口说道。

  说起来,独孤阀这些年最富盛名的高手除了老一辈之外,就数独孤峰、独孤霸和独孤盛了,只可惜这三者虽然小有成就,但皆不是能挑得起独孤家大梁之人。

  独孤峰和独孤霸是亲兄弟,都是老夫人尤楚红所生,是正房嫡系。而独孤盛则出自于独孤家的某一偏房旁系,独孤盛和其兄长独孤彦都是独孤楷的儿子。

  独孤家自独孤信发迹,一举成为顶尖门阀,北周柱国大将军独孤信有七子,这位独孤阀主的父亲独孤罗正是嫡长子,不过此人过去与其他几家关系处的并不融洽,就连继承赵国公之位也多有波折。

  当年若非文献皇后独孤伽罗发话,只怕这赵国公之位还轮不到独孤罗来做,独孤峰更是没有机会成为独孤阀的阀主……

  独孤峰这个先天巅峰的高手放在江湖中虽是一流,但想要做四大门阀之一的独孤阀阀主还是差了点,因而导致独孤家的大权,大都为老夫人尤楚红所把持。

  不过他既入了先天,五感自然相当灵敏,此刻听得通行老道的介绍,当下哈哈一笑,但面上却是不无得意。

  “通行道长,许久不见,近来可好?想不到连你这等道家高功居然也知道了这件事实,陛下之厚赐实在是令本官惭愧啊!”

  说到这里,独孤峰还忍不住抚了抚自己的胡须,一时间神采飞扬的他到是收敛了几分深沉的气息。

  独孤家自柱国大将军独孤信以来就盛产俊男美女,其基因多半是遗传至这位名流青史的美男子。

  或许是因为这个世界有武功与灵气,再加上但凡修行之辈都在不断的使自己向“道”靠拢,因而修行者都能够使自己的面容气质发生蜕变,并且越来越美,即便是丑者也会别有一番特殊魅力!

  叶凝在幼时也曾看到过那位大名鼎鼎的美男子之画像,着实称得上是风宇高旷,独秀生人,其魅力已然超乎男女之界限。

  也怪不得其七女个个不凡,甚至其中有三个当了皇后,并且还是接连更替的三个皇朝之皇后,在历史上留下了一门三后的佳话!

  此刻在这位独孤阀主喜上眉稍之刻,叶凝倒是从其眉眼间,稍稍看出了当年那位上柱国大将军的风范,只可惜性格影响心性,心性影响面容,倒是令得他之容仪大失分数。

  独孤峰在一阵喜悦之后,倒也没忘记自己的目标,即眼前的叶凝,当下他笑着向着叶凝道:

  “通行道长,想来这位应该就是最近名震天下的青玄小道长吧,我听说他前些日子曾单剑大败净念禅院的了空大师,当真不愧是楼观道传人,英雄出少年啊!”

  听得这话,通行老道没有回答,而是稍稍后退一步,站在了叶凝的身后约摸半步之地,至于他的两个徒弟,则后退到了两步之外。

  “无量天尊,大将军谬赞了。”

  看了一眼通行老道和他的两个徒弟,叶凝虽并不拘泥于礼数,但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对于自己的名气和刚传出去的战绩,他并没有什么疑惑,其实这么多年来,无论是佛魔道这三者之间争斗得多么激烈,但一般死的都是下层弟子,真正有身份的上层门人,陨落者几乎少之又少!

  毕竟不论是佛魔道,时至于今日,都不是这个世间真正的主流,而能够传承道统的精英弟子,皆尽屈指可数,自然不容轻易损失,故而在暗中,渐渐也就有了这一默契。

  当然佛魔道三者之中的明争暗斗,可不会因为这一点默契就会停歇下来,甚至因之而更加激烈,而且争斗的最为凶残的,便是佛魔道三者之中的执牛耳者,以及他们的下一任继承人!

  叶凝身为楼观道下一任道主,楼观道又为道门执牛耳者,可以说无论道门暗中的斗争如何,只要楼观道一天没衰落下去,他下山后几乎就可以代表道门在某一方面的看法!

  因此,佛魔二道虽然会与叶凝发生争斗,甚至已经有不少人磨刀霍霍,想要对叶凝下手。

  但无论如何,但凡与叶凝交手者,其结果哪怕是失败,这场战斗中的大致过程也会被各自背后的势力迅速流传出去,颇有默契的帮助他这位楼观道下一任继承人成名。

  这也是佛魔道在暗中养成的一种默契,行互利互惠之事。

  他们的传人之所以能一出山便可名震天下,甚至其今日败了某人明天就能将之传遍大隋江山,在暗中做推手的,可不仅仅只是那位传人本身的势力。

  当然,除了互利互惠的帮助各家传人成名之外,还有一大原因则是被隐去不提,那就是为了揭开被扬名者的手段,使得他人能够对其有所了解、警惕,甚至是破解……

  独孤峰瞥了一眼他刚刚还热情无比的通行老道,嗯此刻见到对方退开后,便直接将其抛到了脑后,转而热切的向着叶凝道:

  “青玄小道长,你莫要太过谦虚了,这件事情如今差不多都快要传遍洛阳上下了,即便是陛下都有所耳闻,时至今日,了真大师虽然回了净念禅院,但却一直闭关疗伤不出呢!”

  看着独孤峰那一幅与有荣焉、喜不胜收的样子,叶凝在心中摇了摇头,这就是独孤阀主的这一任阀主?就这样子?

  要知道,独孤阀自文献皇后独孤伽罗时就一直颇为崇信佛门,虽然叶凝也知道,独孤峰和杨广混自然是和佛门不大对付,可你有必要摆出这一副样子么?

  至少在明面上,就算是和佛门很不对付的杨广,都从来没做出过这么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看来独孤阀还真是衰败了呢!

  叶凝没有说话。但那独孤峰却恍若未见般,将那一战翻来覆去的说了一遍又一遍,这才心满意足的转到正题。

  “本将曾听闻楼观道乃是道祖老子真传,其先天紫气妙用无穷,又擅外丹之术,可生死人肉白骨,不知是也不是?”

  “阀主说笑了。”叶凝心中微微一动,立刻便想起了一事,当下缓缓说道,“楼观道曾经得到过部分抱朴子祖师之传承,因而颇善医术,但这世间岂有能生死人,肉白骨之丹药?不过都是坊间传言罢了,不能当真。”

  闻言,独孤峰笑道,“小道长还真是实诚,不过本将虽未听说生死人肉白骨之事,但却曾见楼观道主的妙手回春之法!

  家母近来哮喘之疾缠身,常常苦不堪言,故今日本将听闻小道长到了洛阳,便想请你前去为家母看病!”

  果然……

  叶凝虽然长居终南山,但却也曾听说过因为几个儿子的不成器,独孤家真正的话事人尤楚红为了提高自己的实力,

  于六十之龄弃剑用杖时,虽然创出了得意绝技“披风杖法”,但却因练功时险些走火入魔,从而留下哮喘病的后患。

  披风杖法行功的路线比较独特,乃是以十二正经为主,奇经八脉为辅,与大多数以奇经八脉为主的内功正好相反。

  由于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间协作失调,伤及肺、肾两经,尤楚红当时就差点走火入魔,后虽幸及时自救,却仍留下了后患,至今仍不时复发,状似哮喘,折磨得她苦不堪言。

  独孤阀这些年来虽然请了无数的名医,但因为此病之根底出在尤楚红自身披风杖法的心法运转上,或有名医能勉强压制一二,但尤楚红却不可能放弃自身的得意绝学,因而最终都束手无策,无法彻底根治。

  只是没曾想到,独孤阀这次竟然找到了楼观道,找到了他的身上……

  叶凝不动声色的道,“哮喘病想要根治的确颇为棘手,但洛阳城乃是帝御之都,不仅名医众多,而且以独孤阀的权势,定然可以请到那几位德艺双馨的太医,难道就连他们也不能医治好尤老夫人的病吗?”

  “我虽也曾习过一些医术,但毕竟年纪尚轻,学艺不精,若是连众位太医们都治不好的话,我也无能为力啊。”

  “怎么会呢,楼观道身为道家之宗,医术之卓绝,可谓天下皆知,青玄你虽然年纪不大,但乃是那位大宗师之弟子,想来亦不是凡人。”

  独孤峰面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但转瞬便消失不见,“家母之病或许颇为棘手,但若能得到那位的指点,想来小道长你定然能够手到病除!”

  叶凝面上微冷,原来不是找他,而是想通过他找老师的!

  呵呵,这独孤峰以为他是谁?老师多年前就已隐退,如今更是在与天争命,这些年老师除了收他为徒外,再夫干涉过其他之事,岂是你这个连宗师都未能修成的纨绔子弟能请到的?

  对于叶凝的面色变化,独孤峰却是视若未闻,直接呵呵笑着向他发出了邀请。

  “小道长,你应该是刚来洛阳城吧,我独孤府的园林可是这洛阳中的一绝,看道长你这样子,今日应该无甚大事,不知能否前往独孤府为家母看病?不论结果如何,我定带道长你一揽这洛阳诸景!”

  叶凝眉头微皱,他的身份虽然与独孤峰相当,但毕竟年纪太轻,堂堂独孤阀主独孤峰能亲自来邀请他已经是相当给面子了,

  不论最后的结果如何,楼观道想要在洛阳顺利的发展,他却是不好拒绝独孤峰,拒绝独孤门阀……

  当下,叶凝微微沉吟,随即开口询问道,“尤老夫人的哮喘之疾,竟然连诸位太医都无法根治,想来亦非寻常疾病,不知阀主可知此病究竟因何而起?”

  “家母的哮喘并非是一般的小病,而是练功出了岔子,令肺、肾两经受损,一般大夫只懂得以药石调养?却对修复经脉束手无策,故而只好请小道长你这楼观高徒出山了。”

  独孤峰面上虽是不大好看,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说出了病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