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6章:帝都洛阳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妖道辟尘毕竟是邪道八大高手之一,虽然在暗中也属于楼观道之下,但叶凝身为楼观道的下一任道主,在大众广庭之中,确实不太适合与辟尘待在一起。

  再加上辟尘如今已经开始步入商道,他的洛阳商会即便是在这天下间,也是鼎鼎大名的巅峰商会之一,他这个掌舵者自然不能长期失踪。

  因此在辟尘将他所知道的各种消息、秘密,都一一告诉了叶凝之后,叶凝便让他直接离开了。

  反正有楼观道在背后为靠山的他,已经有底气做出如当年诸葛丞相七纵孟获之类的事情。

  辟尘在暗中潜回洛阳城,而叶凝自身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在悠闲的行在官道之中,向着千年古都洛阳城而去,并不在意暗中究竟有多少探子跟随着他。

  ……

  洛阳雄踞黄河南岸,北屏邙山,南系洛水、东呼虎牢、西应函谷、四周群山环抱,中为洛阳平原,伊、洛、瀍、涧四水流贯其间,既是形势险要,又风光绮丽,土壤肥沃,气候适中,漕运便利。

  故自古以来,先后有夏、商、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等八朝建都于此。

  所谓河阳定鼎地,居中原而应四方,洛阳乃天下交通要冲,军事要塞。

  杨广即位后,于洛阳另选都址,建立新都。

  新皇城位于周王城和汉魏故城之间,东逾瀍水、南跨洛河、西临涧河,北依邙山,城周超过五十里,宏伟壮观。

  杨广又将以洛阳为中心,开凿出一条南达杭州,北抵涿郡,纵贯南北的大运河,把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连接起来,洛阳更成天下交通商业的中心枢纽。

  这日,天光初亮,高大的洛阳城门已然在“吱哑”的声音中微微开,雄壮的守城卫士分成两队守卫在城口,大批等候入城作买卖的商旅,与赶早市的农民在详尽的检查过后鱼贯入城。

  早已来到此地的叶凝并不急着展露身份,而是顺着前排入城的百姓,缓缓自洛阳南门入城,向这座千年古都行去。

  洛阳的规模果是非比一般小城,只南城门便开有三门,中间的城门名建国门,左为白虎门,右为长夏门,型制恢宏。

  大业五年的大隋朝廷此刻正处于最后的巅峰时期,而洛阳又为帝都之所在,兵家之重地,因为守门的兵位极为严谨,个个都至少是修出了真气一流的武者。

  想要入洛阳城,除非那些经常进出的熟面孔,否则一般的陌生人必须要经过几道繁琐的手段,这才能进入这座千古名都,当今的帝御之都。

  不过,很显然,只要是“人治之地”就必然会有一定的缺陷,毕竟人心之欲是无穷无尽的。

  叶凝身为楼观道下一任道主,他的行踪自然从来都不是什么隐秘之事,至少在洛阳附近的楼观道分观就已经预料到了他的到来,并且为他准备好了一切的入城手续。

  甚至此刻,洛阳分观观主,更是亲自带着几个徒弟来到这里迎接叶凝。

  “通行”老道一见顺着往来的人群缓缓行至大门之前的叶凝,立刻便亲自上前行礼。

  至于他带来的两个徒弟,则被他派去与那守门的兵卫交谈,在两者几句简单的问候后,这些兵卫记下了叶凝的名字和面容,便毫不为难地放他们进城。

  此时此刻,在这洛阳城内颇负盛名的通行老道好像化作了导游一般,情这洛阳城内的情况,向着叶凝缓缓到来。

  叶凝一边倾听着通行老道的话语,一边踏入城门,初抵贵境的他迅速就对这座大城市繁华,有了大致的了解。

  但见宽达百步贯通南北两门的大街”天街”,在眼前笔直延伸开去,约摸有七、八里之长。

  街旁遍植樱桃、石榴、榆、柳等各式树木,中为供帝皇出巡的御道,际此秋收冬藏之季,依旧有着四季常青之树,长青之花盛开,且其他雕梁画栋之物,极尽工巧,使得这附近景色如画,美不胜收。

  大道两旁店铺林立,里坊之间,各辟道路,与贯通各大城门的纵横各十街交错,井然有序。

  在洛阳城的大致情况都被通行老道说了个遍后,他的一个名为玄慎的徒弟,不由微微躬身,开始向叶凝介绍洛阳美景:“洛阳有三大特色美景,小道主若有兴趣的话,不可不知。”

  待见得叶凝的目光渐渐向他移来,玄慎道士顿时摸了摸胡须,面容和蔼的继续介绍道:“首先就是洛水天津,以南北为中轴,让洛水横贯全城,把洛阳分为南北两区,以四座大桥接连南北。”

  “而城内洛水又与其它伊、瀍、涧三水联接城内,使城内河道萦绕,把山水之秀移至城内,予人天造地设的浑成感觉。”

  此时前方忽现奇景,一艘帆船在隐蔽于房舍下方的洛水驶过,从他们的角度瞧去,只是帆顶移动,宛若陆地行舟。

  在这时,通行老道人带来的另一个玄虚道士也道:“较之于江南水乡城镇的秀丽风光,洛水却是有着天下少有、甚至近乎唯一的宽深笔直,再加上前人的开恳,使洛阳别具严整调谐的气象,绝非寻常水乡城市可比。”

  此时天色大白,街上人车渐多。

  御道上不时有一队队甲胄鲜明、气态深严,身上有着真气痕迹的兵卫操过,作晨早的操练,使这美丽的皇城添上了些许刁斗深严的气势。

  “另一特色就是另一个就是烟雨西苑了。在外郭城的西墙外,因其天然环境设置西苑,西至新安,北抵邙山,南达伊阙诸山,周围二百余里,比得上古时汉武帝的上林苑,外郭城与西苑连在一起,令洛阳更具规模。”

  玄慎道士继续道,“不过其中最美的还是靠近城西的积翠池,积翠池方圆十里,当今皇上耗费人力在湖中叠石为山,仿海外蓬莱、方丈、瀛洲的叁座仙山建立了三座假山,山湖之中楼台林立,曲折回廊,在烟雨迷蒙之时,彷如人间仙境。”

  四人沿街而行,通行道人面带微笑的在前方带路,很快就抵达了洛水南岸。

  玄虚道士指着横跨洛水,连接南北的大桥,接着道:”这座叫新中桥,只看此桥的规模,便可知新皇的气态之森严与执著。

  据说这位为了使洛阳有都城之实,新皇近些年来从全国各地迁来了数万户富商巨贾,又将河南三千多家工艺户安置到郭城东南隅的洛河南岸十二坊居住,所以眼前才有此气象。”

  “洛阳两景,以是如此不凡,不知那第三景又是何物?”

  叶凝默默的倾听着玄慎等人的介绍,洛阳古城他前世今生皆未曾去过,对于玄慎本人所谓的洛阳三景,自然也是颇有兴趣,当下他便徐徐开口询问道。

  玄虚道士顿时笑道:“自然是洛阳闻名天下的‘牡丹花会’了。‘三春堪惜牡丹奇,半倚朱栏欲绽时。天下更无花胜此,人间偏得贵相宜。’牡丹为花中魁首,艳冠群芳!

  而洛阳城内无论是私家百姓,又或者高门大阀皆爱牡丹,故而广泛种植,时至花卉开放之际,只需稍有身份,便可前去各大世家门阀欣赏千奇百壮的各种牡丹,若是牡丹花期开放之日到来,但凡洛阳之士,岂有不去之理?”

  说到这里即便是前面带路,一派高人风范的通行老道人也不由微微一笑:“牡丹花会之时,确实是艳冠天下,不过此际可不是观赏牡丹之刻,玄虚你提这些作甚?小道主,今日无事,不如我带你来游一游这洛阳古城?”

  “故所愿也,不敢请尔。”叶凝微微一笑,坦然道。

  通行老道带着叶凝一行人,不疾不徐的走向市民、旅客、商户聚集的里坊区。

  在洛阳城内的南市、西市、北市三个市场,其中北市、南市乃是关内外交易的主要集散地,为了贸易的便利,三市都依傍可以行船的河渠,可以直通运河。

  里坊是居民宅院、各宗教寺庙以及中央或当地各种关衙的所在之地。

  里坊的街巷布局包括:东西南北大街、环坊墙内侧的街巷和其他一些小的巷、曲。这样十字街再加上小的巷、曲相隔,这就构成了大隋时洛阳里坊的内部结构,居民住宅就分布在诸巷、曲之内。

  郭城内三分之一的里坊分布洛河以北,大抵是贫寒人家居多,其余分布于洛河以南,则多为达官显贵的邸宅,不少被精心营建为秀美的园林,牡丹自然是其中常见之物。

  ……

  叶凝悠悠漫步在这气态雄壮却又不失精巧的千年神都之中,感知者大隋鼎盛时代的人道繁华之景,一时也不由兴起,身上亦从世外多了几分红尘气息。

  ”津桥东北斗亭西,到此令人诗思迷;

  眉月晚生神女浦,脸波春傍窈娘堤;

  柳丝袅袅风缲出,草缕茸茸雨剪齐;

  报道前驱少呼喝,恐惊黄鸟不成啼。”

  当几人漫步跨上横跨洛水的天津桥时,通行老道油然开口介绍:”天津晓月乃洛阳诸景之首,最迷人是夜阑人静,明月挂空之时,携清净道心来此观明月静水,个中况味,当真是一言难述。”

  叶凝环目一视,显然此地虽有美景,但非静时,不是最恰当的观景之刻。

  这里的水道陆路交通繁密复杂,似乎天下的舟车,都跑到这里来填塞河道和街道。

  加上中外客商来推销他们的香料珍玩,锦绢丝绸,又或粮食茶叶等货品,使洛阳成了中外货物的集散中心,非其他城市所能媲美。

  桥上桥下水泄不通,万人云集,旅店、酒食店鳞次栉比,将洛水南北的市集连成一片。

  若非是四人一看便非常人,加之又有高明武功在身,想要上得这天津桥游览,还真不是容易之事。

  哒、哒、哒!

  就在这时,几声急促的马蹄踏破了此地的繁华,凡在马蹄之前的路人异常熟练的渐渐向着两边散去,不敢有丝毫怨言。

  几人回首望去,却只见一身穿锦袍的中年大汉驾着一匹纯黑的骏马,正向着天津桥奔来,不过在桥下,那锦袍大汉便飞身下马,几个闪烁间就出现在了叶凝等人的面前。

  叶凝目光微动,但见此人面色百晳而有几缕短须,大阳穴高高隆起,嘴唇略薄,狭长的双目中隐藏着凉薄之色。

  显然,此人之修为在先天境界之中极深,且修行的是上等武学,只是并未学透。

  观此人之面像,应当是贪婪、冷血、凉薄而又奸猾之辈,且心比天高,力比纸薄,看似狡诈,实则无能、无才,最多不过一守尸之犬尔。

  ps:感谢读者大佬们的支持,让广白的这本书能够在武侠新书榜中登顶,谢谢!^o^!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