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15章:一招之约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青玄你说笑了,楼观道和我老君观就如太极阴阳中的阳鱼一般,自第一代祖师开始,就是对立而统一的一个整体。”

  静默了片刻后,辟尘面上终于恢复了平静,他微微叹息着用极为诚恳的语气开口说道。

  “我还记得当年的祖师离开楼观道之时,陈祖宝炽道人曾说过,我老君观从那时始至现在,一直都是楼观道第一教外别传!青玄你说这话,却是有些过了。”

  叶凝双眼微眯,露出一丝寒光,却仍是淡淡的一笑,“我明白了,看来辟尘你要和我动一动手,瞧瞧我手底下有几分真功夫哩。”

  “这是当然,青玄你要让我心悦诚服,自然得去拿出你的本事来让我见见。”

  辟尘微微立直了身体,一种奇古的道蕴渐渐从他的身体中萌发,此刻的他,无论是谁见到了都要唤上一句,好一个古韵仙风的真道人!

  “青玄,你可知我同许多楼观长老一样,一向对你赞誉有加,认为你未来必定是田谷十祖那一个等级的高手哩。”

  即便是在即将动手的此刻,辟尘依旧是和颜悦色,没有一丝杀气或者警惕,“只要你如十祖击溃那一代老君观主一样,胜过了我,之后任你对我指东指西,毫无怨言。”

  “呵呵,很好。”叶凝悠悠开口说道,“你与我毕竟不是生死之敌,就以一招为约,如何?”

  “这是自然。”

  辟尘立身于原地,面色丝毫不改,他的一身魔功浑然不可测度,看似周身不动,实则在那无声无息之间所散发出去的气劲,更胜于寻常高手石破天惊的拳脚!

  叶凝悠然轻叹,虽说他与辟尘只是一招之约,而老君观也是隶属于楼观道之下的第一别传,但实则辟尘在魔道之中已久,他的这一招往往便要见生死。

  因此,叶凝霎时间心止如水,静若明镜,道法修炼到了他这个地步,先天识神已经壮大得非常灵敏,辟尘体内的气机之变幻,丝毫瞒不过他的感应。

  “呛哴。”

  三国时所铸就的古式长剑,在此刻伴着轻吟卓然出鞘,银白的剑刃上覆满了一层层紫色的气息。

  这一剑并不快,简单却又衔接巧妙,每一刻都在微微改变着前进的方向和剑刃的位置,直宛如那传说之中解牛的庖丁一般,

  顺着冥冥中的一丝感应,以有刃入无间,如切腐土般轻易分开辟尘所发出的无形气动,从而直指其胸前大穴。

  这是辟尘发动一身魔功、统合全身之力的要穴,亦是能轻易破他一身魔功的最大照门。

  辟尘神色不变,佛道两门的上层功夫最是讲究先天感应之术,身为楼观道的高徒,若是连他的气机都把握不住,这才可笑呢!

  当下他以双足为根,斜斜向后倒去,在恰好避过这一剑的同时,双足再一转一点,他便借着前时的余力化作一道弧光,迅速向着叶凝扑去。

  那精纯的淡紫色剑气被他之前就遍布在周身的先天气劲磨灭,叶凝的脚步随之向左微移……

  然而仅在轰然之间,辟尘便一掌拍出,这一掌似圆非圆,似方非方,隐含方圆奥妙,宇宙妙理,是他生平最得意之绝学。

  叶凝平静的以自己的“心镜”返照着外界,顺着辟尘气机的变幻,长剑划过一道玄奇的弧线,如那水银泻地,隐然间又似高山流泉。

  掌与剑的碰撞之前,二者的气劲先发,叶凝那好似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一般划过的剑气,此刻滔滔如流水,

  霎时就倒灌在了这涵盖方圆的一掌之间,化作铁钻又或者旋风,不断凭借自身之锋锐与速度,磨灭这一掌间圆方转换的先天气劲!

  这一刻——

  恰似那银碰乍破水浆泵,铁骑突出刀枪鸣!辟尘那一身道衣长袖,在这一刻的碰撞间,尽皆化作漫天蝴蝶般破碎飞舞!

  一道道细密的剑气如暴风般袭来,即便辟尘已然施尽了平生得意机变之术,二者在短短时间之内就一连变幻、交手了一二十余招,化解了一道又一道攻击……

  但辟尘却是没有丝毫的得意之感,反而在心中惊骇难言。

  在他的灵觉中,此刻的他直好似一架漂亮的风筝。虽看似翱翔于九天之上,但实则仍有一根细线紧紧的束缚着他,令他无处可逃,一切的手段皆被轻易看穿。

  锵!

  呛哴!

  掌与剑在一次轻轻的温柔碰撞之后,伴着一声轻吟分别向后弹开,旋即章武回旋入鞘,辟尘退步低眉。

  叶凝握着尚还震颤不休的长剑,蓦然间发出一道悠然叹息,“避尘道友,看来这一次似乎是你输了半招呢!”

  辟尘沉着脸、低下头,目光不由得缠绕在他那一双白晳铁拳之上的几道清亮剑痕间,目光阴郁而又深沉,心中在暗自后悔。

  当初见到了真和尚退去之时的样子,他就该警醒了,叶凝虽然年轻、经验不足,但一身之智慧与实力,绝非轻易可欺之辈!

  他原先来此,本是为了和这位差不多已经定下的楼观道下一任道主谈一谈,看看能不能摸清这位“小道主”的脾气,日后也好打交道。

  除此之外,则是为了向刚出山的叶凝介绍一些魔门以及当今天下间的隐秘变化。

  毕竟——有某些不和谐的东西,不太适合楼观道这等高大上的宗门插足,一般都是由真传道出手的,这些都要与叶凝这位楼观道下一任道主,一一交代清楚。

  然而就在他见到叶凝打退了真大和尚之后,看着这个不过二八之数的少年,来自于魔门的桀骜与武者之心……

  却是令他忍不住想要去试试,这位楼观道恨不得遍传天下、大名鼎鼎的天才之深浅。

  因此他才会改换装束,化身为避尘道人前来,如此,纵然是击败甚至打伤了对方,也不用担心事后楼观道的怒火……

  可谁能想到,对方竟然一见面之时就揭穿了他的真实身份,随后在战斗之中,叶凝手段之奇妙,道心之灵敏,竟令他都难以招架……

  “小道主天资绝代,辟尘佩服至极,日后若有所命,但见其令,辟尘定当前仆后继,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辟尘心中思绪变幻间,面上露出一丝苦涩无奈的微笑,旋即坦然行了一个大礼直接表示臣服。

  若是面对他人,以他邪道八大高手之一的身份,说出的话承不承认,都只不过在他一念之间罢了。

  反正他自信自己的轻功卓绝,只在邪王之下,叶凝剑法、道心虽深微玄妙,但毕竟年轻,修为较之于他甚至还要薄弱几分,他若一心想走,叶凝是万万留不住他的!

  只是……

  叶凝可不是孤家散人,他背后的楼观道目前虽是在走下坡路,但至今仍旧是老君观身后最大的靠山,其势力之大、之广,若是一朝全力发难,便是此刻臻至权势巅峰的隋皇杨广也要头疼。

  慈航静斋、净念禅院也须有着玉石俱毁之准备,也就是孤家寡人的宁道奇没有身后势力之束缚,自身之修为又踏入了大宗师之境界,这才敢上楼台观,摸一摸老虎的屁股……

  辟尘虽然心气颇高,但较之于那位三大宗师之一的散真人,却还是自知万万不及的。

  故而既然事到如今,局势已经成了这般模样,他此刻究竟愿不愿意认下那句话,都已经无所必要了。

  反正他不承认,楼观道自然可以找老君观、甚至是真传道的其他人承认!

  既是如此的话,为了他自己之安危,便是不要这面子又如何?反正他这种大魔头一向是没皮没脸、无耻之由的。

  况且他之前也是在楼观道手底下做事,现在换个年纪更轻,天赋更好,前途更广大的老板,未来之收获岂不更好?!

  这般在心中安慰着自己,辟尘迅速的转换好了思维方式,迅速向着叶凝露出了一个大大的、谦卑的笑容。

  ……

  叶凝的手指轻轻弹着剑柄,他若是愿意,此刻在一霎那之间便可拔出章武之剑,刺入自己面前的辟尘之头颅,只是……

  最终他还是缓缓松开了五根筋骨分明的白暂修长手指,声音温和的道,“起来吧,同我说说目前的佛魔两道的情况和当今天下之局势。”

  “是!”

  似辟尘这等名为道人,暗为魔头,而实际上差不多已经快要彻底变成商人的存在,其底线之低,远超一般人的想象!

  就如此刻,面对着有楼观道在背后做靠山,有自身的实力为底气……的叶凝,

  辟尘的声音之诚恳,语气之谦卑,已然到了极致,差不多都要比叶凝低一个乃至于两个头!

  “自从数年前,在杨广和杨勇的继位之争上,魔道暗中胜了慈航静斋一筹后,如今之天下,佛门虽在暗中鼓风弄水,但若非大事,已经很少插手江湖之局势了。”

  “而魔道则恰恰相反,最近有不少人都在江湖之中,混的风生水起,作恶不断……”

  辟尘略微低着头,恭恭敬敬的将自己所收集到的情报,向着叶凝一一道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