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九章:潜龙将出渊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师叔……那可是传国玉玺和氏璧啊……”

  歧晖措手不及的叫了一声,那可是和氏璧啊,不论是皇权还是修道路上,都是世间少有的珍宝,难道师叔你就不动心吗!

  谁能料到这等宝物竟然落到了佛门的手里?

  歧晖刚刚在震惊过后,心中便下了决定,以后一定要想法子将那象征着中原皇朝正统的和氏璧给夺回来,不能叫那番邦胡教,亵渎了这件珍宝……

  可歧晖的幻想才刚刚展开,不过转瞬间过后,被他倚为最大助力的眼前老道,居然恍若由真实变成了虚幻一般,渐渐淡去,最终消失于无形……

  这却是因为严达老道虽早已离开此地,但他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超过了歧晖的神经反应速度,再加上他先前心神不定,因此一时间才被那一团驻留于原地的残影,给混了过去!

  “行了,你以后少来烦我,有事就找青玄这臭小子吧,我观他此前之话语,显然是尘心已动,再加上他已修成宗师,也是该出去走走,显示显示我楼观道下一代的实力……”

  声音平淡清朗,余音袅袅,好似在歧晖与叶凝之耳边响起般,一时间绕竹楼半日而不散。

  时至于此刻,那一团残影这才渐渐散去!

  随后,那竹楼的门窗等却是在这个时候,在这位大宗师级别的老道人面前,全部都好似长了手脚一般,自动的一一关闭、合拢。

  显然已经嫌烦了的老道,此举是不打算再管这件事了。

  竹楼外,只剩下歧晖与叶凝这一对难兄师弟,相顾无言。

  “唉,师叔的道行越来越高深了,如今就连和氏璧都不放在心上……”

  片刻后,经历过多次如此之事的歧晖率先回过神来,他先是轻轻一叹,多年的修道成果让他迅速定下了因先前得到和氏璧的消息,而波动的心神。

  但旋即,他便双目发亮的打量着叶凝,面上渐渐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意,声音亲切的开口说道,“话说师叔的相术也是世间少有,他既是如此说师弟,那你今日不如与师兄一同出山吧!”

  对于他的这个师弟,歧晖可是一点都不比严达老道了解的少。

  楼观道自田谷十老之后,就一直缺少大宗师级的顶尖高手,因此虽然在势力上依旧还是这世间第一等的道门大派,但是因为缺少大宗师级高手压阵,在声势上总是渐渐滑落巅峰。

  甚至就连道门对外的话语权都被宁道奇把持,楼观道想夺回当初的道门领袖之话语地位,就必须要拥有一位不逊于宁道奇的大宗师级战力才行!

  因此这么多年来,楼观道一直致力于培养种子高手。

  就比如楼观道当代掌教歧晖,他就收了一百多个弟子,甚至至今看到合眼缘、有资质的,依旧在不断的收徒,就是有广种薄收之意。

  只是这么多种子之中,歧晖参照自家历代成就大宗师者过去的经历与经验,自觉还是唯有十余年前收下的青玄这个弟子,拥有晋级大宗师乃至于展望那传说之中的天人道途的潜力。

  也正是因此,在十余年前歧晖见到不论是修道还是修武,又或者自身的智慧,都称得上是妖孽一词的叶凝,为了不耽误他的前途,他甚至忍痛割舍下了自己亲自调教出一位大宗师级高手的渴望。

  歧晖连夜亲入龙涎谷,请当时已经将文始心经修行圆满,开始探索天人道途的苏道标,亲下收下叶凝这颗潜力无比的种子。

  后来在叶凝自幼到现在的一系列表现中,不论是苏道标本人还是歧晖,对此都十分的满意,认为叶凝进军大宗师境界,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罢了。

  但饶是如此,歧晖因为昨日被宁道奇刺激到,再加上当前形势的微妙,今日前来拜访龙涎谷内的大宗师,想请严达出山之时,见了叶凝后,还是忍不住被他所惊艳到了!

  十六、七岁的宗师,突破后就已经明心见性,周身气息开始返璞归真,涉及到了宗师中后期修练……

  再加上他自幼惊艳无比的剑道天赋,若是再经过一场场战斗的打磨与淬炼,恐怕要不了多久,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小小少年,就将名震天下!

  “师兄,你可别忽悠我。”叶凝微微一笑,旋即平静的开口说道,“我年纪还小,正好再打磨几年,何必这么着急着出山呢?”

  “青玄师弟,你是我道门数百年不遇的绝世天才,不过区区十六岁就能够修行到如此地步,有你相助,我楼观可大兴矣。”

  歧晖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声音真诚的开口说道,“不要说是宁道奇了,即便是师叔他们在你这个年纪也未曾取得过你的成就!相信要不了多少年,你就可以向宁道奇发出挑战,重新振兴咱们楼观道,夺回道门第一之名!”

  “若是你能在入了这万丈红尘后,再超脱而去,必然可以道行大进,悟得大宗师境界的些许奥秘……”

  “师兄啊,你的口才还需要多练练,你画的这个大饼,对我来说真的一点诱惑都没有。”

  叶凝一边打断了歧晖继续准备开口说的话语,一边带着他回到了通道观,“就算你说的对,未来的我能够做到这一步,可与现在又有什么关系呢?”

  “咳咳……”听着自家师弟认真中带着不屑的眼神,歧晖顿时尴尬的咳了咳,随后老老实实的道。

  “师弟,我也不瞒你,你别看咱们楼观道号称道门第一,似乎势力很庞大的样子,可论势力咱们拼不过佛门,论实力我又打不过宁道奇,师兄现在真的是过得苦啊,

  再加上佛门、魔门,甚至是不少道门在暗中的小动作……师弟,我若是再不抓紧机会,振振咱们楼观道的士气,这队伍就不好带了啊!”

  看着歧晖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甚至恨不得就要哭出来的样子,叶凝顿时不由脸色一黑,有龙涎谷在身后作为依靠,不说扩张,但守成总是足足有余的,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不过叶凝也知道,由于上一次佛门斗法失败,杨广上位,这次为了万无一失,佛门决定统合道门战线,彻底压制住魔门。

  道门传承远远流长,虽然真正论实力,其实并不逊色于佛门,甚至若是将那些缩在深山老林之中的修道者抓出来,恐怕还要在佛门之上。

  可是道门之道,贵生、贵逍遥,真正的顶尖高手大多崇尚隐修,求仙问道,远不如佛门团结。

  如今之道门有四大宗派,楼观、上清、天师、灵宝各有各的打算,不过天师道以前因为天师孙恩的那一次造反,却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现在元气大伤,可以忽略不计。

  自孙恩之后,上清早已衰微,如今形势低调,而宁道奇与灵宝一贯关系良好,若是宁道高肯付出一定的代价的话,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说服上清、灵宝二派同意与佛门结盟,并不是问题。

  至于楼观道,如今则后继无人,几个顶梁柱都早已衰朽,虽然经验丰富,可若是真正的再度经历几番血腥搏杀,恐怕真的就撑不了多久了。

  所以类似于严达、苏道标等等存在,都只是楼观道压箱底不可动用的“核武器”!

  歧晖今日前来劝严达出山,也不是让他去拼杀,而是想让严达在外面时不时的露个面,再开一堂法会,表示自己现在依旧相当的有活力,寿命还长着呢……

  如此,足矣!

  只可惜随着年纪越来越大,道行越来越高,严达已经懒得折腾这些琐事了。

  因此楼观道势力虽强,但现在却拿不出一个能够拿得出手的“双花红棍”,想要在这个武力至上的混乱江湖上混,确实是渐渐在走下坡道。

  也正是因此,一向心高气昂,不落于人的歧晖,这才大肆收徒,想要培养出一尊年轻的大宗师,好振兴楼观道统。

  不过想要拥有大宗师强者,这可不是短时间能够达成的,但若是自家师弟这么在江湖走一趟,以他的身份、天赋和楼观道统的资源与实力,到时候一个未来大宗师的名号是绝对少不了的。

  正好可以借此稍稍振奋一下楼观道的名气,让那些越来越张狂之人心有忌惮……

  看着歧晖那虽略有夸张,但还是满含憋屈与期待的样子,叶凝微微一叹,旋即开口说道,“也罢,既然师叔命我去江湖中走一趟,那便去吧,正好看看这大好山河,试试我十余年来精修不缀的玄功。”

  歧晖闻言顿时面露笑容,略微有些放松的道:“甚好,有师弟此言,吾道将兴矣!”

  “且待我与师尊告别,再换身衣物,便出山游历一番,见见这天地与众生,师兄身为玄都观掌教,俗物繁多,就无需再此等我了。”

  叶凝很清楚,自家师兄将他看得如此之重,可不仅仅只是因为他一个人,更多的还是站在他背后的龙涎谷众多宗师、大宗师!

  他自幼便在谷中修行,几乎与所有人都相识,以他的心性,自然不会做什么讨人厌之事,可以说时至于今日,他在龙涎谷内的众多隐世老道眼里,即便算不上衣钵弟子,可怎么也能捞到个真传!

  再加上自己身为昔日大名鼎鼎的、楼观道大宗师苏道标的关门小弟子,仅仅顶着这个头衔出去,不论是江湖中人,还是佛道两派都得给他个面子,给那位昔日桃李遍天下的大宗师之面子。

  毕竟,观那位大宗师竟还有余力与心境,调教出这样一尊天资妖孽的弟子,某种程度上也可见,那位大宗师距离寿元枯竭,可还有一段时日呢!

  如此一来,不说别的,至少楼观道与歧晖,总能少点麻烦。

  歧晖现在尚不知他心中隐秘层次的想法已然被叶凝洞悉,此刻正面带笑容,颇为高兴的对着叶宁点了点头,又在一起随意的说了几句修行之事后,便告辞离去。

  望着这位坚定反佛的道门斗士的背影,叶凝微微摇了摇头,只看原著中师妃暄代表佛道两门游走天下,代天下万民挑选天子,天下群雄竟无人对其资格有所疑问……

  可见师妃暄在那个时候,差不多已经能够代表佛道两派的意志,而当时的慈航静斋,也必然统一了佛道两门的意见。

  毕竟看今天这样子,严达师叔是打定心思不会出谷了,没有大宗师的坐镇,面对佛门和宁道奇结合的大势,若无意外,歧晖退缩让步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如此说来,看歧晖这副样子……

  如今楼观道的形势恐怕有些不太妙,慈般静斋差不多已经开始行动了,宁道奇心中或许有着自己的想法与勾当,但单看此刻,却是偏向佛门无疑。

  叶凝心中静静的思索着当前的局势,身为楼观道统的下一代继承人……

  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对于慈航静斋这个敢号称“代天下万民,选择天子”的势力,自然是看不过眼的,甚至在他强大起来以后,必然要对此予以打击,重振楼观道统……

  既然如今佛门已经开始在暗中落子了,那他自然也不能落后,倒也是时候出山历练了……

  想到这里,叶凝依旧不紧不慢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静静的默诵了一遍《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文始真经》还有《道德经》之后,这才缓步踱到自家老师闭关之地前。

  他先是恭恭敬敬的对着那扇石门一礼长揖到底,随后才缓缓开口,将今日与歧晖之交谈与自身对于如今楼观道目前局势的猜测,一无所漏的轻轻道来,随后他略微沉默了片刻,这才继续道——

  “师尊,我之修为目前已然踏入了宗师境界,如今较之于歧晖师兄等人,却是稍欠历练,尚需打磨一二,今日出山游历江湖,却是不知何日方归,再不能时刻侍奉于师尊座下,还望师尊恕罪!”

  言罢,叶凝稍稍静默片刻,见其中并无声响后,便再度深深的长揖一礼,旋即缓缓转过身来,向着这静室之外行去。

  行至大门前,叶凝却是如同忽然想起了什么般转身说道,“此次出去,若有机缘,弟子必定会去寻来长生诀又或者其他修身养命之法,设法为师尊延长寿元,还请师尊,等我!”

  此次说罢,叶凝直接转身合上大门,带着坚定的决心与意志离石室而去。

  许久、许久,久到叶凝差不多都已经离开了这栋通道观,在那石门之后,方才传出了一道极低的沙哑声音。

  “痴儿……”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