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八章:散真人谋,和氏之璧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唔……若是我所记不错的话,当初在宁道奇刚崛起之时,佛门确实是帮了他好几把,因此使得宁道奇与佛门的关系一向良好……”

  歧晖那充满智慧的双目微微一眯,眸中露出深思之色。

  “我不敢确定宁道奇和佛门的关系究竟有没有那么密切,但显然,凭借着宁道奇出身的羽衣观,是绝对不可能供奉得出他这样一尊大宗师级别强者的……那么,师弟所言未必为虚!”

  说到这里,歧晖目中已然是寒光大放,身为道门至高主义者,对于佛门对道门的侵蚀,他是最看不过眼的,再加上涉及的又是那位散真人,因而他此刻已是勃然大怒。

  “我原先只以为宁道奇和佛门勾搭在一起,一个是为了借助宁道奇之力打压我楼观道;一个是想要夺取我楼观道道门之宗的位置,二者正好狼狈为奸,互相勾结,可没想到他们居然关系这么深!”

  “师叔可知,昨日我楼观道举行完法会之后,宁道奇那厮竟然跑到玄都观找我论道,而且论的就是与佛门和解并且相联合之事!”

  严达老道皱了皱眉头,深切的感觉自己这一次出关应该没看好黄历,下次一定要注意此事,再不能有此疏漏!

  只是……现在既然其歧晖都这么说了,那么这件事定非是小事……

  “与佛门和解,并且相联合?这是为何?难不成是想与我们一起合作,打压刚刚胜了他们一筹的魔道?甚至是一起在暗中对抗杨广?”

  歧晖闻言,当下愤慨的道:“不愧是师叔,这世间就没有什么人、什么事能够瞒得了您!不过这次宁道奇可还不止如此,他居然在暗中劝我支持佛门,代天下万民选择天子之举!”

  “我呸!胡门乃域外妖教,仗着口吐莲花之能,上则迷惑百官君王,下则灭亡黎明百姓之血性,又好大修佛寺,以青铜黄金等贵物塑造佛像,如此掠夺土地、愚民伤财,与那些门阀之举无异。

  那佛门更又自予出家人,不事生产,于事于人,皆有害无益,实乃天下蠹虫,还不如一些乡间地主老财。宁道奇此举,实是让人不齿,所以我今天才匆匆忙忙的过来找您老人家。

  只是没想到居然从师弟的口中,听到了这么一条惊天动地的消息,哼,我看按这个态度,宁道奇那贼子要不了多久,恐怕就要学那地尼一样叛道入佛了,要不然他别的不去看,非去看那慈航剑典做甚?”

  “我看不至于。”严达老道人呵呵的笑着,瞳孔中却是射出无尽的智慧,但很快便消敛散去,恢复了之前的澄澈。

  “宁道奇身为我道家大宗师,一身之修为都是建立在庄周大道之上,他若是真要叛道入佛的话,恐怕连大宗师之心境都未必保持得了——

  再者我道门源远流长,底蕴可谓是深不可测,至今真正有记载破碎虚空的那二位,都与我道门有着密不可破的关系,他宁道奇只要还想奢望那一境界,想要破碎虚空,就断断不会作此之事。

  毕竟区区胡门不过外域而来,又怎比得上我道教正统?他们至今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可还没听说这世间有哪一个和尚破碎虚空!”

  叶凝思索着自家师叔的坦诚之语,心中却是结合自己所了解的“未来”,用以揣测这位在大唐双龙传中大名鼎鼎的道家大宗师,仅片刻后,他便露出了一丝丝的了然。

  “多谢师叔开示,师侄明白了。”叶凝向着老道人稽了一礼,果然啊,姜还是老的辣!

  严达从鼻孔里轻轻哼了几声,显然对于叶凝之前的“背叛”,他还是心有些许“不满”,因此不愿与他说话,但对他的悟性却又颇为赞赏。

  叶凝摇了摇头,自家师叔这些年真是越来越像个老顽童了……他略带无奈的转身,看着依旧还有些困惑的歧晖,当下坦然道。

  “师兄,宁道奇的确与佛门关系极好,甚至颇为排斥咱们楼观道,但在真正的大是大非面前,他还是分得清楚自己的屁股究竟坐在哪边的,对于佛门代天选帝之事,他既然过来与你说了,那么很显然,他在其中肯定是想动些手脚……”

  歧晖本就是一位智者,此刻虽拘于宁道奇之前的表现,没能彻底明白严达话中的意思,但此刻叶凝一说,他便立刻了然了。

  “师叔的意思是说——佛门若是想要宁道奇帮上一点小忙,他肯定愿意出手相助,但若是涉及真正的大事,如佛道两门道统存亡之博弈等等,他却未必会真正的按佛门的意思去做,反而会在暗中动自己的手脚?

  倒也是,这家伙若是意志不够坚定的话,恐怕也不可能成得了大宗师之位……”

  歧晖沉吟片刻,随后继续开口说道,“这么说宁道奇这次找上来的意思是说佛门与他有恩,所以此事他不愿意直接出手,但却希望我能够阻止或者在其中动手脚?

  那他为什么在前次居然以自己多年来的名望为踏脚石,去扬慈航静斋的声势?”

  “呵呵,显然。”叶凝微笑着开口,略带暗示性的说道,“一个是他在庄周大道上,对于“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的修炼更进一步;另一个大概就是因为慈航静斋付出了足以打动他的宝物吧。”

  “不错,青玄臭小子这倒是说的不错。”严达老道人忽然笑眯眯的道,“他上次来楼观道时,我顺手帮了他一把,现在他差不多也快要踏入赤子之心的心境了。”

  “至于好处,一本慈航剑典恐怕是不够的,毕竟这本剑典虽然名气大,可到底没有记载破碎虚空之道……佛门在暗中,应该还许诺了他一些别的东西!”

  严达随口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后,却是再未曾去劳神想那些复杂的东西,而是静静的等待着自己面前、这两位楼观道杰出后辈对此的猜测。

  “别的东西?佛门仅在南北朝的时候积攒下的家底就深不可测,会有一些让宁道奇为之心动的,倒也正常……”

  歧晖迟疑了片刻,开口说道,“宁道奇身为道门这一代顶梁柱般的大宗师,目前却还未有继承道统之人,莫非他是想开宗立派,并且获得佛门和他们所选出的那位“天子”的支持,迅速壮大道统?”

  “南北朝时积攒下的家底,唔,在那个时代有什么出名的宝物?”

  叶凝对自己这位师叔的智慧当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至于歧师兄对于宁道奇的看法,却还是略有些偏见,当即他状似思索着道,“而且还是能够让大宗师都心动的……”

  叶凝在思索了片刻后,眼中忽然一亮,“对了,师兄你可知道当年那枚传国玉玺,最后究竟落到了谁的手里?”

  “不清楚,此宝似乎在南陈灭亡之前,就已经从世间消失了,杨广当年曾经大索金陵,几乎是挖地三尺却仍然没有找到。此事已经成了一件悬案,至今还没有一点消息。”

  歧晖开口说着,但旋即他却是眼前一亮。

  这个世界的和氏璧可不仅仅只是天子皇权的象征,更是一件来历莫测的异宝,对于修炼先天真气的高手,有着莫大的功用。

  而叶凝更知道和氏璧更是有易经洗髓、扩充经脉的作用,甚至在心中他早就构思出了几十个夺宝的想法版本,当然这都不是现在,而是未来的某个时间段……

  当下,叶凝开口顺着歧晖的话道,“此宝虽然神秘传奇,但是断断不可能自己长脚飞走的,那么很显然是有人取走了它,不论是谁,咱们先假设有这么一个存在,再进行推演,那么,会是谁呢?”

  在叶凝的提示下,歧晖顿时心中一振,他似乎已经把握到了那一点灵光。

  “当今天下势力繁多,但是能有足够的实力和势力做到此事的,不过三四家而已。四大门阀割据一方,在南陈并无多少影响,略去不提。我楼观道自然也是没有参与的。”

  “魔门与当今皇上关系密切,若是魔门得到了和氏璧,必然会在杨广手中。南朝道门与陈室关系亦是非浅,无论是灵宝派还是上清派都有可能得到……

  不过这两派当年就是重点怀疑对象,其一举一动都在我楼观道和魔门的监视之下,十有八九是没没有机会的。如此说来……”

  歧晖目中灵光闪动,忽而看向叶凝,叶凝顿时毫不犹豫的最后一锤定音。

  “此宝最有可能的就是落在佛门的手中,现在借给了宁道奇,所以宁道奇才肯如此丧心病狂的为佛门出力,甚至愿意以自己的声望做踏脚石!”

  “不错,这是最有可能的!”歧晖眸中精光一闪,“佛门得了此宝,却不献与杨坚乃至于当今,此实是有不臣之心,甚至如今将其借于宁道奇参悟大道……

  看来我过去还是小瞧了那群秃驴,我本以为他们想在杨广的继承人上面动手脚,可万万没想到这群秃驴居然想掀翻棋盘,再开一局!”

  自二武灭佛之后,佛门连吃了两次大亏,终于深切的明白了不依国主,不成法事的道理。

  因此在自幼生长于尼姑庵中的杨坚崭露头角之后,以慈航静斋为首的佛门势力,便毫不犹豫的选择大力扶持杨坚建立隋朝。

  如今慈航静斋选定了大隋继承人杨勇败给了魔门支持的杨广,慈航静斋自是大为不满,再加上他们手中掌握着佛魔道三教之中最为庞大的一股武力,因此早就动了动摇杨广之天下的心思。

  毕竟杨坚得国不正,大隋天下并非血战得来,根基不稳,上至朝堂,下至地方,佛道儒世家大小势力盘根错节,几乎都对隋朝没有多少归属感。

  再加上魔门毕竟不是当今之主流,他们在各大世家门阀之中的影响力远不如佛道儒……

  因此,慈航静斋祸乱天下,其实更符合白道所有大势力的利益,除了歧晖这等对于佛门意见极大者之外,各方对慈航静斋的小动作都很有默契的视而不见。

  “那么在不久之后,传国玉玺和氏璧,这千年来的名望,就是他们造势的主力。”

  严达老道目中满意之色一闪而过,在说到这里时,却是忽然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呵欠。

  “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就是你这个道主所需要做的事……真是的,一大早就来扰人清梦,我要回去补个回头觉,就不送你们了。”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