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七章:谷外道人来,红尘是非多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师叔啊,如今外道昌盛,不兴正法。邪佛遍地,不顾民力衰微,四处新建佛寺,再加上文帝时对这些邪佛的优待,若非魔门扶持了杨广上位,佛门之势是恐怕已经要超过当年的南朝四百八十寺了!”

  正值清晨之际,龙涎谷内,有一中年道士屹立在某座竹楼之下,正声音悲切的向着楼内的另一位老道人悲声言道。

  但见此人面容清奇俊秀,领下留着三缕长须,其肤色的晶莹白晳,显然一身功夫已入化境。

  其面容温雅,令让人一看就有如沐春风之感。他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既兼有洞察世情的了然,又有着对尘世爱恋,予人一种奇异的亲切之感。

  此人之名为歧晖,乃当代玄都观之主,同时亦是楼观道道主,天下声名极盛的道门宗师。

  “佛门、魔门,接连操纵皇权之更替以至于兴盛,而我道门便因之而衰,今日恰逢您老出关,正可重振我楼观道道祖亲传、道门正宗之声势,更当在此道法衰微之时,光大道门法统,以彰咱们楼观道……”

  “停、停、停、停!”

  面色红润,隽永古雅,苍冉白发,鹤骨仙风的老道人转身从竹楼之中走出,他银眉轻皱的看着这位当代楼观道道主,面上满是不高兴之色。

  “臭小子,你这话忽悠谁呢?每次逢我出关之时,你就算好了来龙涎谷里啰啰嗦嗦,是不是见不得老道过几天清爽日子?”

  老道人颇具仙风道骨的一振衣袖,似是有几分恼怒的样子,但却并不让人敬畏,反而带着一种“赤子”之性。

  歧晖无奈的再度叹了一口气,自家这位严师叔道行高深,不同于年龄极大的苏道标,他如今已是楼观道内,唯一一位还具备着常态大宗师战力之人。

  只是随着这位的道行愈发高深,修行之年愈长,却是愈发的有种老小孩的模样,玩世不恭、率性而为、赤子心性,再没年轻之时奏对隋皇、传法众大臣、举手抬足间坑压佛门的威严气度了。

  “师叔……”

  “停!现在都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了,你小子怎么动不动就不知道自己努力,三天两头来龙涎谷里找我出手,一点都没有你师傅和师叔我当年的气度,真是不成器!”

  歧晖才刚开口,老道人严达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语,他银须微张,气呼呼的开口说道,“你就不能让我这个早已老朽的家伙清静几日,好好的探索探索天道?”

  看着一脸“别来烦我,管你做什,让我好好修自己的仙,求自己的道”的师叔,歧晖顿时脸色一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郁闷之感。

  打压佛门,广传道法,复兴宗门,他歧晖自接过楼观道道主之重任后,什么时候退让过?

  一直都是急先锋好不好?!

  可问题是,他一人之力面对着,如今差不多已经快要彻底恢复灭佛之前声势的胡门佛教,实在是有些力有不逮啊!

  佛门势大,这可不是说说的,他们扶持出了杨坚这样一尊皇帝之后,所得的好处简直难以计量,如今之高手,不说天下胡寺里几十万的武僧。

  单是顶尖宗师,便有慈航静斋的梵清惠、静念禅宗的了空、大石寺的大德、四大佛宗的四个秃驴……若是算上一些隐修的,以及其他的次等宗师,佛门顶尖强者之数量,差不多已已经比如声势最大的世家门阀和魔门高手加起来都要多!

  这股庞大的势力,虽然暂时还没诞生出自己的大宗师,可若是倾巢而出,也足以改变天下之格局!

  他歧晖虽贵为楼观道道主,可论实力也不过宗师之境界,甚至在这一境界之中,战斗力还算不上第一流,又怎能担当得起镇压胡门,广传道教之重任呢?

  他毕竟不是大宗师那个级别的高手,就不说别的,便是如今的道门法统,也有很多不受他的约束,且阳奉阴违。

  若非是田谷十老之威尚未完全退去,而宁道奇虽然修为强大,但背景不高且与佛门相近,立身不正,楼观道统领天下道门的牌子都要被人给摘了!

  “师叔啊,您又不是不知道,师侄这一辈实在没什么出彩之处,至今无人步入那练神还虚之至境,又怎能对付了势力庞大的佛门,还有宁道奇这个几乎都要逼上楼观道的道贼!”

  “您若是再不出山,给咱们楼观道镇镇牌面,恐怕就不要说是佛门了,道门内部就有人要推翻咱们楼观道……”

  歧晖说着,忽然闭上了嘴巴转头望去,却只见十几丈之外的叶凝迎着霞光而来,其周身气态醇和,隐有返璞归真之势,而且距他如此之近才被感应到……

  显然,这位楼观道第一天才已然踏破了宗师之门槛,甚至在这一境界之中,也算得上是强人!

  歧晖顿时欣喜不已,“想不到几个月不见,青玄师侄你这一身功夫就已经踏破了练气化神之境,并且十分巩固,这在这天下间也算得上是一方豪强了,十六岁的宗师啊,此当真是我楼观道之大幸,天兴我道啊!”

  叶凝平静的走上前,对于歧晖的称赞他并未放在心上,只是稽首行了一礼,然后沉声道,“原来是道主在严师叔这里,青玄拜见严师叔,道主。”

  “免礼、免礼,不错,不错,没跌了你师傅和我们的面子。”老道人严达摸了摸自己的得意胡须,笑呵呵的看着叶凝,目光莹润,显然是极尽满意。

  “哈哈,咱们之间何必这么见外,叫我歧师兄就好了,话说你小时候可还是我带的,真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你就已经跨入了宗师境界,实在是让师兄惭愧。”

  “师叔谬赞了,师侄不敢忘却师叔之教诲,目前尚需多多努力。”

  “歧师兄最近可好。”

  叶凝没有多礼,他和在场几位的关系都极好,严达曾在他师傅闭观之时教导过他,令他得益良多。

  而当初若非是歧晖的一力坚持,他未必就能够拜在苏道标这位老牌大宗师门下,因此对于这位当代道主,他一向是颇为尊敬的。

  真正的一方世界,远远要比大唐双龙传所描绘的要精彩、全面得的多。虽然这位歧师叔在大唐双龙传里并没有被提到,但在正史中他却是名列青史之上!

  此人眼光之准确,性情之果断,均非常人所能有。

  在未来李唐起兵之时,这位楼观道当代道主出力之多,甚至更在于佛门之上!

  他不但出钱出力,而且还亲自摆名车马支持,派出了八十位武艺高深的弟子参加李唐大军!

  因此在李唐之后,楼台观成为皇家道观,楼观道受到李唐皇室的支持,道门大兴,这位的功劳绝对不可磨灭。

  再者,据叶凝所知,这位他的这位歧师兄,还是一位大名鼎鼎的道家至上主义者,极端排斥佛教,心中最大的理想就是光大道门,驱逐佛教这个异域胡门妖教。

  不得不说,身为正统道士,有这种思想并不为错,可问题是在这方个人真正拥有伟力的世界里,这位之实力在宗师境界中都算不上顶尖,可却将这杆大旗举的比谁都高,这不是讨打么?佛门不打你,打谁?

  所以,也难怪他每年三番五次的前往龙涎谷哭诉,请求楼观道隐世不出的前辈出山,振兴楼观道。

  ……

  楼观道目前有四代,最上一代就是田谷十老这一辈,但大都已经老去,寿元无多。

  故而这一辈如今一心在龙涎谷里避世清修,对于佛道之争,曾经将楼观道发展到巅峰的他们早就已经不感兴趣了,他们现在追求的是羽化飞仙或者延长寿元。

  除非楼观道遭逢过不去的大灾大劫,不然,他们一般是不会出世的,只会在谷内全心修炼……

  也正是因此,歧晖这么多年来虽然一直奔走,恳请谷内的众多楼观道老牌强者出山,但却一直所得甚微。

  “师兄这次前来,莫非还是为了请严师叔出山?师兄所说的道贼宁道奇,又是所谓何事?”叶凝轻笑着开口说道,却是在不动声色间助了歧晖一臂之力。

  “唉。”歧晖闻弦歌而知雅意,忙趁势说道,“宁道奇此人名为道首,实为道贼,他天天与胡教沙门沆瀣一气,甚至与之一起打压我楼观道,简直毫无廉耻之感!若非师叔您已经避世不出,又哪来他这个道门之首的称号?”

  叶凝闻言眉头不由微皱,却是淡笑着继续开口道,“我听闻宁道奇并非出身于我辈道门大教,因而年轻之时虽个人天赋卓绝,但却声名不显,

  不过在他崛起之时,似乎曾多有佛门助益,这才能接续道统,踏入大宗师之途,因此他与佛门混在一起,倒是正常……”

  至于佛门打压楼观道,叶凝虽然心中微怒,但却也知道那再正常不过了,昔日楼观道在最巅峰之时,田谷十老相继辈出,其地位就如同现在的四大圣僧一般,论实力可谓冠绝天下诸门派。

  再加上楼观道一向自诩老子真传,乃是道门正宗,故十分排斥佛教,供奉老子化胡经,直斥佛门为胡门妖教,对其攻讦不休,甚至在北周武帝灭佛之时,楼观道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也是主力之一。

  如今楼观道后继无人,而佛教却又大兴,他们反过来打压楼观道却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叶凝的屁股坐在楼观道的位置上,身为楼观道这一辈最为出色的天才,只要不出什么问题,下一任楼观道主他几乎已经定了。

  因此佛门打压楼观道与打压他无异,他心中自是有怒,不过此刻有歧晖在,便并未表现出来。

  老道人严达长长的银眉轻轻颤了颤,不满的瞪了一眼偏心站在歧晖那一侧的叶凝,随后却也是略带好奇的说道,“青玄这臭小子说的是真的假的?宁道奇又如何与佛门沆瀣一气了?”

  宁道奇身为道门自他们之后唯一晋升的大宗师,严达自是听说过也知道他与佛门一向颇为亲近,但却从不知宁道奇与佛门的关系,居然如此之深。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