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穿越,太上镜说给叶凝一个方便,这方便倒还真不小,他竟是直接将叶凝送到了这方世界的“他我”,刚刚被孕育出一点生机之时!

  甚至可以说,在太上镜的玄奇手段之下,他就仿佛是一个转世的仙神,生而知之,此身之一切皆由母胎孕育而成,唯一点真灵不昧,带来了前世之记忆。

  叶凝在前世之时也曾读过几卷佛经,他至今还记得某卷佛经上讲过,一般大阿罗汉与大菩萨在转世之时,都会有隔阴之迷。

  入一个胎,或者住胎,或者出胎,即便是那等大修行者都会被迷失,将前生之事尽皆都忘却、隔开,因此这一劫便唤做“隔阴之迷”。

  在佛经之中,弥勒菩萨是仅排在释迦摩尼佛下一位成佛的大菩萨,但他有次转世,居然也被隔阴之迷迷失了,始终不能悟透前世,后来还是在旁人点醒之后,方才参破迷障!

  ……

  在那隔阴之迷中,即便是有大定力,能够做到入胎不迷,这也远远不够,入胎不迷,仅仅只是开始!

  接下来还有第二步,住胎不迷,也就是在胎儿阶段,需达至正觉不衰,不忘却记忆。

  最后才是第三步,出胎不迷。

  唯有将这三步修行圆满,才能够做到生而知之!

  而若是在这个过程中记得前世发生的每一件事情,没有一丝遗漏,甚至还可以上涉过去诸世的一切因果缘由,那便是佛的正觉境界了。

  弥勒已经是即将成佛的大菩萨了,非常接近佛陀的境界,但在转世之时,他尚且受此迷失,更何况修行远不及他者?

  可今生的叶凝却做到了,虽然他也有所迷失,但那大多是因为年幼而无法承受如此之多的记忆,这才有所遗忘。

  可自他前些年修炼道家心法有成,逐渐进入先天境界之后,心灵通透,灵魂澄澈,前世之记忆与经历,除非某些特别浅的,其他的如今在他看来,却是如同掌上观纹一般清晰而了然!

  修真修真,去伪存真。

  在叶凝如今近乎先天宗师的道行境界里,他回溯自身之记忆,明明白白的记得清清楚楚,该朦胧的地方绝不清晰,该清晰的地方绝不会朦胧。

  甚至于他还在母胎之时,那红尘五蕴之气,无法近得自己那一点意志灵光之身,他都隐隐有所觉,知晓那是太上镜的位格之压迫,使得那些污秽不能靠近他的那点灵光,保住了他的记忆!

  昔日有人向颜渊询问孔子给他的感觉,他曾说“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

  如今叶凝管中窥豹,太上镜予他之感觉亦是如斯,甚至于更甚!

  ……

  叶凝缓缓闭上眸子,观想自身化为一汪湖泊,澄澈清明,水天一色,波澜不惊。

  诸般感慨又或者其他的缤纷杂念,此刻尽皆在他心湖中乏起,却是如微风拂过的般,于这一汪湖泊之中吹点涟漪,但在荡漾过后,不过片刻便自然消弭。

  忽有一道清净如月的剑光自心湖之中卓然斩出,带着坚定不移、决绝凌利的意志,一剑便斩断了一根根束缚着他心灵的枷锁,以及诸般阴暗杂念。

  我有一剑心湖起,也斩他人也斩我!

  借着机缘,以此剑光斩断诸般杂念之后,叶凝顿觉自己的心灵一清,好似真正的化作了那一汪通透湖泊,外魔虽在湖面泛起波纹,但却不能动摇其心,混乱那一汪澄澈湖水。

  近些时日因他濒临宗师境界,却屡次不能破门而入所产生的种种如焦躁、质疑、恐惧等引起的外魔杂念,在此刻借助那九天之上亘古不移的明明月光,终于一斩而尽!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斩却种种杂念之后,叶凝没有再继续修行,他知道自己这些日子被困于宗师之前,一时之间却是有些过于急躁了。

  当下他再望了望天穹之上的那弯明月,依旧还是那么的皎洁、淡雅,似乎一直未变,但叶凝心中之渴望虽依稀还在,却再也无法影响他的心灵。

  叶凝双唇轻启,早已烂熟于心的《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自然而然、字正圆腔的从他口中吐出,“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三者既悟,唯见於空;观空亦空,空无所空……”

  “但遭浊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真常之道,悟者自得,得悟道者,常清静矣。”

  ……

  在他全神贯注的静心诵经之时,天穹中的那一轮上弦之月也在缓缓的移动着落下,不复升起。

  直至他诵《常清静经》、《文始真经》等足足九遍之后,月夜已淡,时近黎明,已是他每日早课之景。

  默默估算着时间,以叶凝之修为,早就已经达到了数日不睡而精神蓬勃的境界。

  当下,他缓缓走出偏房,净心洗手漱身,收拾好自己出屋,平静的遗忘了过去之不顺,满心今日之新生活。

  叶凝脚踏七星之步,内藏八卦之数,熟练的按照自家过去所行走之时的涓涓小路,不急不徐的向着山谷附近一座小山登去。

  山谷幽静,叶凝沿小径穿行于古松青柏之间,在修行步法之时偶尔抬眼望去,但见芝草遍地,清香郁郁,林涛阵阵,鸟啼山幽。

  叶凝之步法已可谓极妙,他独自一人在幽静的松林中行走之时,便是那些栖息在松林间极易受惊的鸟雀,也未曾惊醒飞走一只!

  松林尽头,有一弯山溪在密密层层、挺拔粗壮的树林中蜿蜒而来,潺潺流动。

  在山溪平缓之处有一座简单朴素的小木桥,木桥过后,便是一条由青石垒成的小道,小道饱经岁月的沧桑与痕迹,扭曲如龙蛇般蜿蜒而上,没入深山密林深处。

  叶凝几步便轻松踏过木桥,当下沿着小道拾阶而上,渐渐消失于深山老林,一座小山之中。

  小山之上有一崖,崖上有一台,此台唤做迎紫台,乃是叶凝每日吞吐先天紫气的修行之地。

  所谓先天紫气,便是每日朝阳出生之时的那一抹紫霞,此气精纯刚正,宏大养生,又蕴含着朝阳蓬勃之意,实乃食气修行者的上上之选!

  楼观道承尹喜之道统,奉老子为祖师,对于先天紫气的研究极深,当初老子那等如龙似仙般的高深境界,紫气纵横三千里之象,自然没人真正达到。

  但论这朝阳紫气的汲取之法和凝炼之术,漫漫岁月而来,楼观道对此却是颇有一番手段。

  叶凝自幼拜在田谷十老苏道标的门下,在极早之时就显露出了早慧之象,约摸一、二岁之时就开始观看道典,四岁之时正式入楼观道修行。

  从那时至现在,无论刮风下雪,只要有日出,这每日采紫霞之功夫就断断不会忘却。

  今日自然也是如此!

  这小山之上虽略有坎坷,但叶凝自幼不知行了多少次,早已将小道中的一切烂熟于心。

  只不过短短一盏茶的工夫,他就已经端坐在了迎紫台上,手掐法决,静候着日出之刻的到来。

  时间缓缓流淌,或是老阴生少阳,极致的黑暗之中孕育着光明……

  某一刻,一道锋利的黎明之光如那发硎之剑,斩断了天地间过去那浓郁的黑暗,为这天地间带来了第一缕纯粹的光明。

  紧接着,这一缕光越来越浓郁、越来越灼热,直至于将笼罩着这方世界的黑暗都逐渐驱散、抹除,那一轮圆圆的红日这才千呼万唤始出来。

  天光正晴,正在遥远的大陆平面之下,一轮金红大日已逐渐升起,这轮大日的速度极快,几乎只不过片刻功夫,就到了叶凝所在的小山之巅。

  艳丽的朝霞掩映着红日,碎金色的阳光从云缝里照射下来,像无数条巨龙喷吐着金色的瀑布,铺天盖地似的照亮了整片神州大地。

  在那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大日升起之时,一道浓郁的紫霞便自其中一闪而过,向着神州大地弥散而来。

  青山苍翠,险峻陡峭,一行白鹤排空而上,淡淡的白色云朵云遮雾绕,显得今日的终南山上颇有几分飘渺虚无的仙气。

  从天空俯视如巨龙一般伏在神州大地上的秦岭山脉,首先映入眼帘的便种各种千姿百态的古木奇树,树木的枝梢交错着,伸展开来的繁盛的枝叶如碧绿的云,晨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大大小小的粼粼光斑。

  此时此刻,在那迎紫台上的叶凝直视着那一轮金红大日,双目之间却似乎有些呆滞……

  持续了足足十数年的吞吐紫气之功夫,在今日之叶凝的身上,竞是罕见的停了下来!

  此刻,叶凝那如一汪波澜不惊的湖泊般的心灵,已然沉醉于其中,倒映出了刚刚出现的如诗美景。

  那在黑暗之中孕育成形,但却出于黑暗的一抹执着无悔、如发硎之剑斩断黑暗般的第一缕黎明之光辉,还有那初升之时,便要驱荡黑暗,照破山河万朵的大日……

  在这一瞬间,叶凝心中忽然有感,只觉那黎明第一缕光辉就好似出现在了他的灵台之中般,也是如此坚定不移、执着无悔的斩断了他对于宗师境界的种种困惑……

  那一轮大日散发出无穷的神圣光辉,则好似将他的心灵与灵魂,都映照得通明澄澈,使他仿佛要与那大日下的光芒,融合为一一般!

  诸般缭绕在心头的阴翳,常年积累下来的不谐之处,在此刻的阳光之下自然而然的化去。

  一股明悟与喜悦涌上心头。

  他知道了,他终于明白了!

  束缚自己一直未能突破的,并不是为功力不够,境界不深,而恰恰是因为自己那早慧的智慧和前世所带来的藩篱!

  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

  一直使他的心灵境界彻底无法圆满的,正是因为前世的种种实在太过玄奇,再加上太上镜的存在,更是令他没有一丝安全感,故而在这段岁月中产生了种种外魔。

  这种缺失安全感的心理,在他起初修行之时,是促进他修炼的源动力,但现在却又是他突破至更高境界的束缚。

  一得一失,就中玄妙,若非是此刻之叶凝,又有何人能知?

  然而……

  昔日地球之上的自己,不过一碌碌庸人耳,被缚于规则之中,日复一日重复昨日之事,看似活着,实则早已“死去”……

  而今生的自已,却能步履诸天,足踏万古山河,遍揽不同世界之风光,走上修真修行之路,这是何等之机遇?

  便有后患又如何?

  债当偿,恩当还,仇当报!

  能有这一番机遇,在此生,活过,灿烂过,在这世间留下过自己的余晖,便足以!

  至于其他,该还的自然得还,剩下的,不过问问能否胜得过我掌中青锋之剑罢了,若能胜,便是坦然赴死又如何?

  若不能胜,他未必不能一脚踏出个生路来!

  大丈夫生不能九鼎食,死亦九鼎烹,此生此世,不过我自求我道罢了!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