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四章:终南山里道人家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终南山为道教发源地之一,此山地形险阻、道路崎岖,大谷有五,小谷过百,连绵数百里,丽肌秀姿,千峰碧屏,深谷幽雅。

  据传楚康王时,函谷关令尹喜便在此山之中结草为楼,每日登草楼观星望气,后来尹喜得传老子五千言道德经之后,更是弃官不做,于此山之中修行。

  自此之后,此山之中的道家隐修之事更是层出不穷。

  终南山又有太乙山、地肺山、中南山、周南山等别称,不过最为常见的简称还是南山!

  家喻户晓的祝寿对联“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中的南山,便指的是此山。

  李白更有诗云:“出门见南山,引领意无限。秀色难为名,苍翠日在眼。有时白云起,天际自舒卷。心中与之然,托兴每不浅。”

  终南山属于秦岭山脉的一段,它西起陕西咸阳武功县,东至陕西蓝田,千峰叠翠,景色幽美,自古素有“仙都”之美名,又被道家列为“洞天之冠”和“天下第一福地”。千古以来,都是无数道门隐士的隐居之所。

  道教的“龙半天,华一角,尹喜派摸不着”之说中,这尹喜派说的便是,得传文始真人尹喜道统的楼观道。

  故而楼观道尊老子为老祖,开派祖师为尹喜!

  有关道教文始真人尹喜的传说极多,但最有名的还是他的观星望气之法,据传他曾凭此法,观紫气东来,吉星西行,预感有圣人东来,于是守候关中,正巧等到了骑青牛而西行的老子!

  于是乎,尹喜将老子请到楼观之内,执弟子礼,请其讲经著书,故有老子在楼南的高岗之上,为尹喜讲授《道德经》五千言,然后飘然而去的故事。

  当然,尹喜所得的《道德经》五千言,不同于外界流传的《德经》,更有一套神秘莫测,几乎无人能够将之修成的《道经》!

  此经被文始真人尹喜篆刻于石碑之上,随着时间的流转,此经始终无人修成,故而渐渐的就成了楼观道正统掌教之象征!

  道家文始真人之名流传千古,自是非凡,尹喜自身虽也未能修成道经,但却参悟其中之奥义,结合自己一生所学,创出了楼观道镇教文始真经,为道教修行之法的鼻祖之一。

  由北周至大隋,楼观道已然进了鼎盛时期,隋文帝即位之时,曾在终南山之上,为楼观道修建了雕龙刻凤、金碧辉煌、恢宏大气的玄都观,共计修建殿堂阁楼近百间,有道士数百余名,诏以王延为观主,复以延为道门威仪。

  不过,玄都观虽已是天下景仰的名观,隐为道教祖庭,每日都有无数人前来参拜,但却并不是楼观道真正道士的修行之所。

  楼观道真正道统的所在之地,乃是当年文始真人尹喜得传道德经五千言之后,弃官深入终南山的隐修之地,也就是终南山深处的一处风景秀美的幽谷。

  那幽谷却是在群山之内,其侧三面环抱,山势陡峻,笔直高耸,上下有数百丈高,向上望去,直如天柱,半山悬崖之上随处可见松枝斜挂,藤萝遍布,景色秀丽,宛如仙境。

  一道数十丈的飞瀑从松林对面的山崖飞流直下,径如崖底深潭,轰隆之声,不绝于耳。那深潭阔又数十亩,水色深幽,深不可测。此地正是那传说中的跃龙潭。

  传说这跃龙潭中曾有一条蛟龙在此潜伏修行,后来那蛟龙功行圆满后,于风雨之中化作神龙破空而去。

  此龙在飞升之前,曾流下了几滴龙涎滴在这谷中,因而此谷便名为为龙涎谷!

  后来楼观道的修士在这谷中栽种药草,却是发现此谷中栽种的药草之质量格外上乘,再加上环境清幽,正宜修士修行,因而渐渐的将自家之真正道统都转移到了此地……

  于那深潭岩石之旁,楼观道的历代前辈搭建了一些竹屋茅亭,各依地势,散落而居,清净雅致,既不乏人文气息,又完美的与自然融为了一体。

  山谷环境优雅,草木茂盛,其间竟有不少可以入药的药物,只不过大多数并不是什么珍惜的药草,而是食药两用的植物。

  楼观道虽然号称道祖亲传,但亦修炼方术,而且兼容并蓄,符箓与丹鼎皆习。楼观道的某代祖师梁谌,便“食炁吞符,大尽其妙,又广索丹砂,还而为饵”。

  又如祖师马俭晓遁甲占候之法,又断谷、服药、行气、导引,还能役使万灵,制役群邪。

  尹通则“服黄精、雄黄、天门冬数十年”,又能为人治病。

  其他楼观道士也大都如此。

  不过,在历代的楼观道士之中,服食药物者一向最为普遍,因而在此地之中的众多药材,除却炼丹之外,大都是山谷内众多道士日常的吃食。

  ………………

  日落西山,霞光焚遍天穹,一泓残阳映入山谷之内,为谷内的众植物、深潭、竹屋茅亭披上了一层昳丽的金纱。

  “当、当、当……”

  外界,玄都观中心之位置的景阳楼为铜铸仿木结构,四角飞举,饰有珍禽异兽,其上供奉着一尊早已染上了层层铜绿的青铜古钟。

  此刻,一名中年道人缓缓登上景阳楼,不疾不徐的念了一遍道家法咒之后,手握钟锤,准确的在那大铜钟之上接连敲响了九下。

  顿时,原先那香云缭绕、经声重重的玄都观不由为之一静!

  但随后很快却又渐渐变得嘈杂了起来,众多参拜者此刻在一些道童的指引之下,从诸多大殿之中鱼贯而出,渐渐自那盘山石道之路下了钟南山。

  铜钟九响,即玄都观每年四月初八的闭观之音,此日据传乃是文始真人尹喜诞辰,因此每年玄都观都会举行极为宏大的文始法会,法会之结束,便以九响铜钟为号。

  此后,但凡隶属于楼观道门下的道士,若非要事,都必须云集于楼台观前诵经。

  不过对于此事,幽谷内潜心修道的几位楼观老道士,虽也颇为注重此日,但却从不参与法会,更无什么仪式,只是一心在此修行闭关,以图长生又或者飞仙之道。

  这些老道士,大多都是经年的隐修之士,一身功力醇厚深远,虽不擅长征战打斗,但保密养生之道却是为诸法之冠。

  有几个老道士甚至已经开始步入食气之境界,每日在炼气之基础上,只需食用维持自己身体运转的简单食物,有时一日吃足,甚至可以几日不食,恍若那传说之中的餐风炼气之士!

  ……

  在那几栋清静雅致的竹屋茅亭之中,除却一栋由松、竹、茅共同搭建、以常青树之木为匾额,其上篆刻“通道”二字的小观偏房内,有个俊秀青年小道士正闭目打坐外。

  在此间那些苍颜白发、面色红润的老道士中间,他这一个正值二九芳华的年青人,倒是显得格外的令人瞩目。

  此际,那偏房之中的俊秀青年道人双眸似盍非盍,虽端坐于蒲团之上,但却周身以一种玄妙的规律在微微颤动着。

  这种震动很轻微,如同蜘蛛点在水中时乏起的波纹;又好似夏日晴空的霹雳之下,那微微震颤的一层薄薄的窗户纸,虽微不可查,但却以一种玄妙的规律持久不断。

  依这等密法,遵循天地间的规律不间断的运转这种震动方式,又或者合天文地理之气,不断的以最贴切自身的方式,以密法震动……

  这是一种极上层的炼体之法!

  依此法修行,青年道人的骨骼会越来越致密,皮肤越来越光滑如同绸缎一般,体内的肌肉纤维不断地改变结构,朝着更加紧密结实的方向进化!

  青年道人在此法之上的道行早已巅峰造极,甚至更是已经化作了他的本能,此刻他除却在运转此法之外,更是在专心修炼楼观道秘传的文始心诀。

  他自幼修行,道行高深,早已晋入空空明明、一念不起之境。

  “无一物非天,无一物非命,无一物非神,无一物非元……是以善吾道者,即一物中,知天尽神,致命造元。”

  此刻他心静神定,一边默诵着文始真经,一边运转着心法,真气自然化生。

  一股热流自涌泉升起,一股冷流从百会浇下,在上下颚分别凝成金津玉液,汇出一口既清且甜的“甘露”。他喉结滚动吞服甘露,自十二重楼而下,落入下丹田。

  下丹田即华池穴,为藏精之所,主炼精化气,其上下各有一窍,上通内肾,下通外肾,上窍上通可达脑,主还精补脑,下窍通外肾主以泄身内之浊精。

  自其而出的精气,则被转化为丝丝缕缕的先天紫气,先天紫气又不停的游走于经脉窍穴之间,汲取他平日饮食又或者采来的“气”,慢慢的不断壮大,不断纯粹……

  青年道人依着文始心诀而行,足足吞服十二口甘露,运行三十六周天,这一段日子的修行,便已然结束。

  当他再睁开眼时,霜白的一轮上弦弯月已然落在窗前。

  青年道人起身,缓缓踱步行至窗前,仰望着天空中那一轮亘古如斯的明月,宛若染上一层黄晕的银盘,镶嵌在极深邃的夜空之中。

  月光如流水,静静地泄入这秀丽山谷内的花草树木之中,竟似一层银色的薄纱,于那地面之上落下参差斑驳的空明之影。

  一时间,道人心中却是有了些许怅然之意。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自我降临此世始,如今已十六载有余……太上镜,劫焉?福焉?’

  ‘至少对于现在而言,虽说我只是个道标和挡箭牌,但让我拜入了楼观道田谷十老门下,被恩师亲赐道号青玄……这也应当是一桩天大的机缘了……’

  青玄道人目光朦胧,昔日之事便恍若幻影般,在弯月中一闪而过,随后那轮弯月便仿佛映入了他的一双明眸之中。

  ‘明月啊明月,何时我才能够像你这样,一月既出,群星暗淡,皆尽拱服,无人可将之束缚……能立于星穹之上,而随道演变,长存不灭?’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