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阿房宫,皇帝上朝会与大臣们共商国事的朝堂之地。

  此时,正是朝会的时间,从早上七点钟到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了还没有结束。

  突然,一道能量波动传来,穿过阿房宫,向远方传播而去。

  “有人成功开辟丹田了,是从芸香宫传来的。”

  坐在上方皇座上的皇帝嬴彻,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能量波动,因为他是宫殿内修为最高的橙血灵人。

  圣人不出,他当第一!

  正在讲话的大臣,正在认真聆听的大臣,还有敷衍端坐走神的大臣,朝堂内的所有人都静默下来,橙血灵人更是放出灵人感知向能量传播的方向追逐而去。

  “能量波动竟然又达到了一百公里!不对,还在传播,竟然达到了一百二十多公里!”

  皇帝修为高超,灵人感知很容易就感知到了能量波动传播的距离。

  其他大部分橙血灵人由于修为不够,没能感知到能量波动传播的真实距离。但是,能超过他们灵人感知范围的能量波动,说明修武天赋已经超越了他们,将来的修武成就也必定会超过他们。

  “微臣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我大秦国之国运昌隆,又诞生了一位橙血灵人修武天才!”

  这时一位大臣站起身,向皇帝躬身行礼,大拍马屁。

  “微臣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微臣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

  于是,一时之间,其他很多大臣也都有样学样,大拍马屁。

  皇帝并没有去理睬这些拍马屁的大臣们,他已经见的太多了,早已有了超强的马屁免疫力。

  “比上次的能量波动还要强!”

  “这次是谁?是赵云?还是芸儿?”

  “那上次的又是谁?”

  “两次都达到和超过了一百公里!”

  “但是以芸儿一百一十六分的修武天赋,不应该啊?她要是开辟下丹田成功的话,产生的能量波动不应该能传播这么远啊?”

  “但不是芸儿又能是谁?”

  “难道是芸香宫中的女官不成?这怎么可能?”

  皇帝想到八天前,嬴芸儿来找他借用一千块下品灵晶的事,当时他心念一动,就多了一个心眼,给了她三千块下品灵晶。

  “真是太古怪了!”

  “既然猜不透,那还是去芸香宫看看为好。”

  皇帝决定尽快结束朝会,准备亲自去芸香宫探视。

  芸香宫。

  嬴芸儿在度过了成为灵人的激动期之后,现已经变化身体缩小到了凡人时的身高身材,正在学习赵云传授给她的十行鸿蒙武道中的灵武级道法,好为下一步巩固灵人修为做准备。

  嬴芸儿这次突破修成橙血灵人,总共消耗了两块下品灵晶,当然其中大部分的灵力能量都被赵云给吸收了,只有不到一半的灵力能量,也就是接近一块下品灵晶的灵力,转化为武力能量被嬴芸儿吸收炼化,还有很少量的灵力能量消散于天地之间了。

  毕竟嬴芸儿的修为只是达到了灵士后期,能吸收炼化接近一块下品灵晶的灵力能量已经是极限了,要知道那可是相当于接近一千块极品武晶的武力能量了。

  要不是有赵云帮助转化输入,嬴芸儿肯定无法吸收如此多的武力。如果是嬴芸儿自己单独修炼的话,也许能吸收五百块极品武晶的武力能量就不错了。

  另外,嬴芸儿单独修炼对武晶的浪费也会很大。

  一般武者在冲破凡人界限、修成橙血灵人的过程中,武晶的利用率不会超过百分之十,也就是吸收一千块极品武晶,需要消耗至少一万块极品武晶,相当于十块下品灵晶,其余的九千块极品武晶都被浪费了,化为能量消散于天地之间了。

  当然,嬴芸儿是非常知足的,能达到灵士后期,已经远远超过了她心中的期望。

  加上改造肉身消耗的五百一十八块下品灵晶,总共消耗了五百二十块下品灵晶,还剩余二千四百八十块。

  此时赵云把剩下的下品灵晶全部收储到他的下丹田空间中,与赵云突破时剩余的一百九十七块极品武晶存放到一起。

  直径六百零八米的丹田空间还是很大的,能存放不少物品呢,以后再携带什么东西就方便多了。

  反正嬴芸儿不会缺少这点儿资源,有一位皇帝老爹,在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调用大批修武资源。

  赵云现在还是比较“穷”的,等日后机制武晶研究所建好成立了,就再也不会为修武资源发愁了。

  三千块下品灵晶,也才等价零点三块极品灵晶而已!

  收拾好下品灵晶之后,赵云也盘腿坐到蒲团上,运转十行鸿蒙武道之灵武级道法,开始修炼巩固灵士巅峰期的修为。

  八天前突破修成橙血灵人之后,没有来得及巩固修为,就开始帮助嬴芸儿突破了,所以赵云不能再耽搁了。

  一个多小时过后,赵云巩固修为完毕。

  他从蒲团上站起身,伸伸胳膊、扭扭腰,活动活动筋骨,准备再一鼓作气,把上丹田也开辟出来。

  现在有了充足的下品灵晶,资源已不是问题。

  就在这时,传来敲门的声音。

  “砰砰砰……砰砰砰……”

  “谁呀?”赵云问了一声,走到房门口,打开房门。

  一个身穿蓝色碎花连衣裙的宫女正站在门外。

  “赵先生,太子殿下来了,要见你和公主,现在正在客厅等候。”宫女一见到赵云,连忙开口说道。

  “太子殿下?”

  赵云有些吃惊,他还没有见过太子,但知道他叫嬴秀——一个颇有些女性化的名字,是皇帝的二皇子。

  “哎呀呀——”赵云忽然恍然大悟:“原来是二舅哥来了!”

  “好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告诉公主,我们一会儿就过去,你先回去替我们好好招待太子。”赵云吩咐道。

  “好的,赵先生。”说完,这个宫女转身向客厅的方向走去。

  赵云也转身回到房间内。

  他走到嬴芸儿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

  嬴芸儿抬头看向赵云。

  “二舅哥……啊不……是太子来了,正在客厅等我们呢。”

  赵云差一点说漏了嘴,辛好反应够快、够机敏,这才及时挽救过来。

  嬴芸儿抿嘴轻轻一笑。

  那真是一笑百媚生,再笑倾人城啊。

  赵云差一点又看得痴呆过去。

  他连忙摇摇头,清醒过来。

  “真是迷死人不偿命啊!”

  赵云在心中感叹了一番,痛苦但更快乐着。

  “既然是二哥来了,那咱们就赶紧去见见吧。”

  嬴芸儿向来是喊太子嬴秀为“二哥”的,当然,她叫其他皇子、皇女也都是喊哥、喊姐的,从来没有叫过什么皇兄、皇姐。

  一来她觉得叫哥、姐显得亲切、亲热,二来她嫌叫皇兄、皇姐太麻烦、太拗口。

  她向往的是平民般的无拘无束的幸福生活,而不是皇族这种束手束脚的憋屈日子。

  嬴芸儿站起身,拉住赵云的手,走出房间,向客厅走去。

  芸香宫的会客厅内,大秦国当朝太子嬴秀正端坐在沙发上,品尝香茗。

  前几天他就来过一次,但却吃了闭门羹,当时的女官说,公主和赵云正在闭关修武,谋求突破,任何客人一律不见。

  但是今天,他不得不再次来到芸香宫。

  因为就在不到两个小时之前,他又一次感知到了从芸香宫传出的能量波动,而且这一次的传播距离又超过了他的灵人感知范围,这说明芸香宫又出现了一个很罕见的修武天才。

  芸香宫连续两次出现远距离传播的能量波动,那这已经是一种奇迹了。

  他已经开始怀疑小妹的修武天赋了,怀疑她是不是有了什么奇遇,因而修武天赋有了很大的提升。

  所以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和期盼的心情,太子心急火燎的就赶来了芸香宫。

  “二哥!”嬴芸儿人还未到,但声音已传到。

  一道熟悉的叫声从客厅的门外传来,传入太子嬴秀的耳中,嬴秀从沙发上站起身,看向客厅门口。

  声音过后,一道靓丽的倩影出现在客厅门口,然后冲到太子嬴秀身前,双手抓住太子嬴秀的一只手使劲的晃来晃去,眼看就要把那只胳膊晃掉了。

  “二哥!你都多长时间没有来看我了!你是不是已经把芸儿给忘了呀?”

  “还有大哥,还有三姐,还有四哥,他们也都有好长时间没有来看芸儿了!”

  嬴芸儿小嘴如连珠炮一般,拉着太子嬴秀的手,喋喋不休地说了一堆久别之后才相见的亲情话。

  把太子嬴秀逗得一会儿窃窃细笑,一会儿哈哈大笑。

  当然,太子更是时不时向紧随嬴芸儿进入客厅的赵云瞟一眼。

  此时,赵云站在嬴芸儿身旁偏后的位置,笑眯眯地看着兄妹二人,感受着他们兄恭妹谦的深情厚义。

  这让他对皇帝产生了更多的尊敬和佩服。

  兄弟姐妹间的血缘亲情在普通百姓中间很常见,而被津津乐道、传颂久远。

  但是能让皇子、皇女们之间保留并升华这种血缘亲情,可见和作为父亲的皇帝的日常教育是分不开的。

  也许这也是皇帝不希望如他和嬴子亥那般,所以才极力促成他的儿女之间避免争斗、增进亲情。

  好一会儿之后,太子嬴秀才从小妹的“纠缠”中脱身,走到赵云身前,拱手一礼,说道:

  “想必这位就是赵云兄弟了?”

  太子嬴秀把身态放的很低,不但没有以太子身份相见,更是主动见礼,开口即称“兄弟”。

  赵云见太子竟对自己如此谦恭,连忙也拱手行了一礼,恭敬地回道:“二哥好,我是赵云。”

  他并没有喊“太子”,而是也学着嬴芸儿叫“二哥”。

  人敬我一尺,我则敬人一丈。

  既然太子嬴秀在讲亲情,那么赵云则更加看重这份亲情。

  赵云对这个以前素未谋面、今日第一次相见的太子二哥好感大增。

  “好!好!”

  太子嬴秀见赵云举止大方、言谈得体,对他也不是拘束,而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恭敬,所以也非常开心。

  作为太子,他一直渴望着能有几个知心朋友,就像父皇有一位耿耿忠友一样,但除了自家兄弟和妹妹之外,却一直没有碰到。

  如今竟能碰到一位,真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赵云兄弟既然认了我这个二哥,那二哥就托一下大,叫你‘小云’如何?”

  “二哥,理当如此,在常山城老家,父母都是如此叫我的。”

  一句“小云”,让赵云倍感亲切,对这个太子二哥更是好感倍增。

  赵云感觉这个太子二哥比皇帝更会笼络人心,但他却又是一个真心情之人。

  “那好,小云,以后我们兄弟之间就不用见外了,有机会我再介绍大哥和你们的三姐、四哥给你认识。”

  太子嬴秀真诚地说道。

  “好的,二哥。”

  赵云答复,很自然、很亲切,就如一家人见面问候“吃饭了吗?”那么简洁明快。

  “小云你真是一表人才啊,小妹能与你走到一起一定是良缘绝配!”

  太子又随口夸奖了一句。

  一是以二哥的身份接收了赵云与嬴芸儿的关系;二是也顺便把嬴芸儿拉入谈话之中。

  “那是,二哥,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眼光!”

  一旁的嬴芸儿听了二哥的话,马上得意洋洋的开口说道。

  “哈哈哈……小妹啊,可不带这么自卖自夸啊!”

  太子也很高兴,就开起了自家小妹的玩笑。

  “哼!二哥,什么自卖自夸呀,我家阿云本来就很优秀的!当然,我也很优秀!”

  说完,嬴芸儿走到太子嬴秀身旁,爬到他耳边,又悄声说道:

  “二哥,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和阿云都突破修成橙血灵人了。”

  太子嬴秀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目光在嬴芸儿脸上停顿了一瞬,开口问道:

  “小妹,你是何时突破的?”

  “刚刚……嗯……有两个小时了吧。”嬴芸儿回答。

  “小云是何时突破的?”太子嬴秀又问

  “八天前,八天前的早晨。”嬴芸儿很自然的再次回答。

  “是真的吗?”

  突然,一道洪亮的声音从客厅外传来。

  一道雄伟的身影出现在客厅门口,大踏步向客厅内走来。

  是皇帝嬴彻。

  身后还紧随着两个人,一人是东厂厂督魏晨晨,另一人是皇帝的贴身太监小高子。

  太子嬴秀反应很快,快步迎向皇帝,碰面后,向皇帝施了大礼,高声喊道:“儿臣拜见父皇!”

  皇帝伸手把太子扶起,说:“秀儿不要多礼了,在场的没有外人,都是咱们一家人。”

  说完,皇帝哈哈大笑起来。

  他刚才已从太子嬴秀和嬴芸儿的问答之中了解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

  他完全知道了今天的能量波动和八天前的能量波动,一道出自嬴芸儿,一道出自赵云。

  这和他在来之前预想的最好结果完全一样。

  所以皇帝很高兴,也很欣慰。

  尤其是对嬴芸儿,这个一向对修武不是太热心的小女儿,今日却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开辟丹田时的能量波动竟然传播了一百二十多公里!

  这是不次于他的灵人修武天才啊!

  同时也将是现今皇族嬴氏年轻子弟中的最强天才!

  包括太子在内的亲哥哥、亲姐姐,也都与嬴芸儿有很大的差距。

  还有赵云,一百公里,不比嬴芸儿差多少。关键是达到了一百公里,就是与嬴芸儿同级别的天才!

  见皇帝笑过之后,赵云也走过来行了一礼:“微臣赵云拜见陛下。”

  嬴芸儿也表现的相当热情,但她并没有给皇帝行礼问安,而是直接开口问道:

  “父皇你怎么来了?来了也不让人通报一声,就这样进来,可是很不礼貌的!”

  一副娇女捍将的模样,与十年前小时候见到父皇时撒娇的样子完全一样。

  皇帝见了,一下子就被勾引出十年前的美好回忆,内心很是激动,又高兴的哈哈大笑起来。

  太子嬴秀看到这一幕,看到父皇和小妹的关系恢复如十年之前,双眼中竟浸满一汪泪水,心中也是又激动、又兴奋。他看看父皇,又看看小妹,最后把目光停在赵云的身上,一瞬间明白了许多,于是也跟着呵呵笑起来。

  笑完之后,皇帝把目光落在赵云身上,开口说道:

  “阿云,啊不!朕也和秀儿一样叫你‘小云’吧,以后这个‘阿云’还是让给芸儿专用吧!”

  皇帝心情愉悦,也小小开了女儿一个玩笑。

  嬴芸儿站在一旁,傲娇地嘻嘻笑着。

  “陛下您随意,只要您和芸儿高兴就成。”赵云狡猾地绕了个圈儿,他才不去掺合这对父女之间的“勾心斗角”呢。

  “呵呵呵……好啊,小云。”

  皇帝轻声笑了几声,继续说道:

  “朕应该感谢你才是啊,小云,朕知道芸儿的修武天赋是什么水平,她能有今日的成就,朕一猜就知道和你有关系,或者说和你师父有关系。”

  太子嬴秀在一旁愣了一下,“师父?小云的师父?听父皇话里的意思,小云的师父应该很厉害的样子呀,以后找机会问问小妹,套套话。”

  太子嬴秀在心中暗下决定。

  “但是,这是你和芸儿之间的秘密!”

  皇帝继续说。

  “朕不会过问!”

  “同时,朕也决不允许其他任何人插手过问!”

  皇帝的表情猛然变得严肃无比。

  “如果让朕知道了谁要是为难你们,朕定当以判国罪论处,必斩之!”

  皇帝抬起右手,随着话音,猛然向下一挥,做了一个劈斩的动作。

  “好呀!好呀!父皇英明!父皇万岁!”

  嬴芸儿高兴的拍手欢蹦乱跳。

  赵云抱拳,行了一个江湖礼节,“谢陛下成全!”

  太子嬴秀心中激灵一下,打了一个冷颤,立马从心中就把刚才的想套小妹话的想法抹除了。

  开玩笑,父皇发布这样的命令,可见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他可不敢去顶风做案啊。

  “呵呵呵……”

  皇帝的脸色重又变得和煦起来,还真是“皇帝的脸,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啊。

  “鉴于赵云对皇族子弟修武方面做出的巨大贡献,小高子,给朕拟旨,赵云的爵位从伯爵升为侯爵,赐名“云侯”,世袭罔替,即日生效,昭告天下。”

  皇帝大声宣布了他的新决定。

  既然想要“抱大腿”,那就要对“大腿”的身边亲人重点照顾才行。把“大腿”的身边亲人也培养成他的身边亲人,那么,他自然就能把“大腿”牢牢抱住了。

  “是,陛下”

  小高子有些措手不及,但还是手忙脚乱地把皇帝的旨意记下了,待一会儿回到御书房之后,再书写正规圣旨,让皇帝用上玺印即可颁布昭告天下。

  九天前,也就是秦历四零四八年九月七日。

  赵云先是被皇帝册封,爵位从男爵升为子爵,升了一级。

  没过几分钟,皇帝修改圣旨重新册封,赵云的爵位又从子爵升为伯爵,又升了一级,一日之间,连升两级!

  今天,皇帝再次册封,赵云的爵位从伯爵升为侯爵,再升一级。

  九日之间,连升三级!onclick="hui"